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二十五章 永远没有办法拒绝他
    不过伟大领袖曾经告诉我们,在战略上要藐视敌人,在战术上要重视敌人。

    也就是说,虽然宁姑娘认为自己不可能打不过那个召唤师,就算是龙虎在她的面前也得趴着,只要是金丹期的修士,她都是有信心自己可以斗上一斗!

    但是——

    召唤师的厉害自然也不是吹牛皮吹出来的,自然是有着它的厉害之处,才能够在九州闯下偌大的名头,不然的话,一个门徒稀少,高手都是喜欢猫在深山老林里面少有在九州大地上面走动的可以说是隐世的流派,在各种大道盛行的时刻怎么能够后来居上脱颖而出?

    于是宁清秋才这么聚精会神的观看那个召唤师寥寥几次的出手。

    她的名头,是因为太极阴阳剑这样的极致剑法才流传而出,这个召唤师却是把自己的底牌藏得很深,至少目前为止,还没有人能够逼出他真实实力,谁也不知道这位的主召唤兽究竟是什么,宁清秋也很好奇,不知道异次元的荒兽和九州这些荒兽妖兽又有什么不同?

    且空间之道本就是神秘莫测,除了元婴期开始修士能够对此有所接触,金丹期的修士触碰到空间法则相关领域,这个召唤师还是她遇到的第一例,这样的特殊,怎么能够不吸引她的注意力?

    若是自己能够近距离接触这样的特殊大道,在召唤师进行召唤的时候解析一下异次元通道,说不定对于自己的突破有着莫大的帮助,更何况,宁清秋心里还藏着一个从未告诉任何人的野望。

    她的穿越,不就是一次异次元的通道展开?虽然自己也是不明白怎么就稀里糊涂的变成了宁清秋,但是一来必然是和剑有关,二来,肯定是涉及了空间法则和异次元,她的到来,某种程度上是不是可以看做是一种特殊的召唤?

    反正方式非常雷同,所以宁清秋对于这个召唤师异常的有兴趣。

    七夜哪里知道她心里的这些弯弯绕绕?若是真的知道,必然是要想尽办法阻止的。

    她既然来了,哪能那么容易就让人走了。

    即便是真的找到送走宁清秋的办法,她也只有两种选择,要不然就是为了他留下,要不然就是带着七夜一起离开,再没有第三种方案。

    七夜也不会给她脱轨的机会。

    ......

    宁清秋斗志昂扬得让其他的人都是忍不住侧目。

    怎么这么兴奋?

    她虽然没有看到那个术鹰的住召唤兽到底是什么,但是在出线赛的时候因为为了探路方便,此人还是开启了召唤之法召唤了一群小精灵出来,这些小精灵实力不怎么样,但是能够飞,且速度非常的快,很少有金丹期这个级别的力量可以抓住它们。

    有着这样的特殊能力,就让小精灵拥有了无视多种异样环境的长处,故而很是适合当做是探路先锋。

    这些小精灵因为在陶坡这个技能上面天赋异禀,所以相对应的,它们没有什么攻击能力,柔弱到了极致,金丹修士大概是一根手指头都是可以捏死它们,但是因为它们的速度,却往往是抓不到的。

    所以这些小精灵完全无害,就被术鹰用来探路,他倒是没有选择和宁清秋一样收服诸多其他修士的方式,这样的独来独往非常的酷,因而这位神秘的召唤师很是拥有了一大票的粉丝。

    在召唤小精灵的过程中,宁清秋简略的看到了异次元通道打开的情景,而通过那个通道,她感应到了一种陌生而熟悉的感觉,但是因为毕竟是通过灵镜录制的画面,所以那种感觉被削弱到了极致。

    说真的,若不是九州武道会上没有办法进行暗箱操作,宁清秋都是迫不及待的要把自己和术鹰那个召唤师凑作堆......咳咳咳,不要误会,她的意思是,真刀实枪的打上一场,亲眼面对面的去观察一下对方的异次元通道,这对她来说,将会是一场天大的好吃,至少可以解除心中的某些疑惑。

    林惊风哪里又知道其中的因由?他只以为是自己昨日的一番话,挑起了宁清秋的好胜心,正是各种后悔不安,然后迟疑了一会儿,到底是找上了沈柔。

    沈柔俏脸泛红,心里蹦跶个不停,日光下青年身形修长挺拔宛若修竹,英气朗朗,让她心中宛若小鹿乱撞。

    怎么办?他单独来找她,是有什么话要说?

    那么——

    她该不该像是清秋说的那样,勇敢一点,给自己一个交代?

    沈柔极力控制自己的声音不要颤抖:“林师兄,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林惊风顿了顿,有些尴尬,欲言又止。

    说实话,沈柔这样的娇柔姑娘,他向来不知道怎么打交道,且和人也不算太熟悉,之前也不过是想要照着宁清秋的嘱托照顾一二,且沈柔在他回宗的时候便是启程离开了青云宗去往天师家族,两个人也就是打个照面而已。

    他倒是不知道,这个小姑娘其实已经是暗中关注他很久了。

    他清了清嗓子:“恩,是这样的,我昨日与那位召唤师术鹰交手,感觉其深不可测,便是多嘴朝清秋说了两句,她心高气傲的,像是对于和召唤师对战之事跃跃欲试,我是怕她不够重视吃大亏......总之,能不能拜托你去和清秋说两句,让她小心谨慎些?”

    沈柔脸上的羞涩宛若潮水涨落一般急速褪去,很快的便是只余一片空白。

    “......林师兄为何不自己去和清秋说?你既是真心关怀,想必......想必清秋也不会胡闹误解于你。”

    林惊风摇头道:“你与她情同姐妹,小女儿说话比起我说话自然软和些,她性子执拗倔强,我若是这般说她不一定听得进去,你去说更好,拜托了。”

    他也是个不撞南墙不回头的性格,还说清秋倔强,看他,不也是不遑多让。

    沈柔心中酸涩,但是也知道自己这个时候若是拈酸吃醋倒是小人之心了,清秋坦荡不说,林惊风也是为了宗门朋友一片赤诚,再说了他要求她做事,她怎么能够不答应他?

    沈柔永远没有办法拒绝林惊风,无论是什么事儿。m..,更优质的体验。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