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三十八章 赠药
    无尽光,无尽锋芒。

    天地间的灵气剧烈翻滚撕扯,空间露出漆黑的缝隙,一线一线的,看起来倒像是某种狰狞的口器,天地之间,像是要被什么恐怖的存在吞噬湮灭一般。

    宁清秋继无生、无回剑招之后,领悟了太极阴阳剑,但是这是一种关于更高的剑道境界和规则领悟的剑招,重意不重形,却和之前创造的剑招截然不同。

    所以这一招无我剑,便是她真正的自创的第三招剑法,且和前面两剑同出一脉,当真是天纵奇才。

    明远在台下唇角高高挑起,看到这里,便知道宁清秋这是压力之下有所突破,更进一步,此战,已然是胜利了,结果自明。

    “好!”

    他扇柄拍在了掌心。

    乞年面色狂变,一直以来都是自负不弱与人,即便有人一时半会儿胜过他,也不过是因为修为高一点,同阶中,他绝对是不会输给任何人。

    特别是在剑道一途!

    然而,这个想法,此时此刻显得无与伦比的可笑。

    因为他真的从宁清秋身上感受到了一个真正的剑道高手的气息,且和对方比斗,一切都是公平条件,都是绝对实力比拼,没有任何外界因素干扰。

    说实话,他很喜欢这样的比赛,和这样的剑客过招,才是生平乐事,对于他领悟休命剑也是有着偌大的好处,但是他从未想过自己会是失败的那一方。

    这个时候,如影随形的危机却是笼罩了全身,心中拉响了警报,浑身上下的感觉都是在告诉自己,这一剑,接不下,必然是重伤!

    甚至会死!

    剑尖相撞,沛然之力宛若洪荒巨兽,带着恐怖的力道让乞年气血翻滚,完全的抵挡不住,眸光中甚至是带着点骇然。

    实在是这样的恐怖巨力和宁清秋那个纤细苗条的身材全然不符,当然,修士本就是最最不科学不合常理的存在,宁清秋也不觉得自己一定要当一朵优雅的白莲花,在这个危险的世界,还是做一朵食人花比较安全......

    毕竟,不是别人死就是你死,是个人都是知道该怎么选,当然,也是有真正的悲天悯人慈悲为怀的圣母类型的伟大人士,舍己为人这样的高尚品德她也是万分崇拜敬仰甚至推崇,但是自己绝对不会干这样的事儿。

    乞年狂喷鲜血被巨力直接轰飞,然后狠狠地撞上了战斗场屏障上面,力道之大,甚至是让淡蓝色的屏障泛起了阵阵的涟漪,两个剑道高手的攻伐对决,甚至是比得上一些刚刚突破的元婴修士的战斗场面了,实在不得不说一声精彩!

    他的胸口处,有着一道深可见骨的剑伤,上面盘桓的乃是宁清秋锋锐、深寒、凛冽无比的剑气,虽然没有休命剑气那般的伤人无形甚至是可斩性命,但是杀伤力也是极为恐怖,若是不好好修养,必然是要留下后遗症和暗伤的。

    倒也不是宁清秋刻意下狠手,而是两军交战,都是生死一线,压根没有办法留手,面对着乞年这样的敌人还想着怎么留手,不要说赢了,还得把自己给搭进去。

    宁清秋绝不会做这样的犯蠢的事儿,即便是她听欣赏这个乞年也不行,或者说对于一个没有多少接触的修士说是欣赏都是肤浅了点,她完全是因为听了明远和七夜的对于休命一脉的种种言语,对于休命传承有了一点好感,能够被选为这样一脉传承传承剑客,便是可以多少看出乞年的天赋和人品。

    不过宁清秋到底还是最后关头偏了一下方位,不然的话,炼心剑便是要穿心而过,乞年不是重伤反而是要陨命了。

    乞年狼狈不堪,连连咳血,漆黑的眸看不出多少失落,他用手捂住伤口,轻声说道:“你赢了,多谢手下留情。”

    “下一次见面,我必然不会再输给你。”

    “我输给你,是我技不如人,但是绝对不是休命剑力有不逮,这一点,请你不要误会!”

    这也许,是她听到这位休命传人说得最长的一段话。

    主持裁判宣告了比赛的结果,宁清秋顺利入围前十三位,距离前面的位置越来越近。

    其实说实话,乞年是很可惜的,他的实力,怎么也可以排进前五甚至是前三,结果提前和宁清秋相遇,两强相遇必有一人黯然收场,乞年无疑就是那个倒霉蛋。

    对比起来,术鹰那个轮空名额当真是十分幸运了。

    宁清秋下台迎来了又一轮的欢呼雀跃,若说之前说她黑马有着冲击前三甲的实力还会被人怀疑几分,毕竟出道没有多久,根基不稳,实力不明,如今倒是没有人可以说闲话了。

    两个金丹修士过招,甚至是打出了元婴修士战斗的场面,这可以说是目前为止含金量最高的一场比赛,宁清秋开始没有多少人看好,毕竟休命剑名头太大,开赛的时候也是落在下风,没想到却是异军突起,彻底崛起了。

    宁清秋远远看着乞年离开的背影,依然挺直孤傲,像是压不跨是的傲骨铮铮,心里不知道泛起一点什么滋味。

    同为剑修,两人其实有着共同之处。

    对于剑道,他们都是同样的热爱、执着,不然的话,也不会到了今天这个地步。

    散场之后,宁清秋匆匆赶上,在小巷口叫住了他。

    “乞年?请等一等!”

    乞年服了丹药,伤口已然止血,毕竟修士的愈合能力强悍至极,只要不是要命的伤势,便是会慢慢康复痊愈。

    只是脸色依然发白,眉眼底下泛着黑青之色。

    他淡淡的看着她,也不说话,并不觉得她会过来奚落他。

    这样想的话,无疑是贬低对方。

    她递过一瓶伤药:“这是上好的黑玉断续灵膏,对于外伤有着极好的效果,比斗场上无法留手,伤了你虽然情非得已但是仍觉抱歉,复活赛希望你能够参加,你不该止步于此。”

    她说得极为认真。

    是的,为了防止某些意外状况,像是乞年这样的进入前五十名的高手,拥有一次挑战权,胜了便可以取代对方的位置,最大程度保证排名和实力两相对应。m..,更优质的体验。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