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三十九章 兴师问罪
    乞年神色相当的复杂。

    良久,他默默地接过雕刻陶铉螺纹的黑玉瓶,微微一嗅便知道乃是上好的灵药,黑玉断续灵高的大名他也是有所耳闻,据传出自神医陆长生之手,乃是独门秘方,在外界只要流传出一点便是价值千金。

    宁清秋给他的,无疑是正品。

    这就让人纳闷了。

    作为对手,若是手下留情也还罢了,有的修士嗜杀,有的修士在没有到某种程度底线的时候不会刻意杀生,九州论武乃是正大光明的比赛,所以宁清秋留他性命没有下杀手也还罢了,但是反而是巴巴的赶过来赠药.......这就让人无法理解了。

    这东西相当的珍贵,却是给他一个素昧平生的陌生人?

    为什么?

    但是不得不说,这黑玉断续灵膏对他来说极为重要,虽然自己也有极好的伤药,就说不用药自己利用真气进行疗伤也是可以的,但是这些无疑都是需要花费一定的时间,平日里也就罢了无伤大雅,但是复活赛他却是必然要参加的。

    不可能是输了就是一蹶不振,那绝对不是休命一脉的风格,就算是重伤垂死,也是要硬撑着爬上战斗台的,他已然是输了一场,若是就这么落魄消失,休命一脉才是真的完了。

    他不在乎虚名,但是休命剑的名声绝对不能败坏,它在九州的剑道一脉的地位,那可是无数岁月堆积起来的,这一次九州武道会如此盛大,即便是日后他也有信心走到更远的地方不堕休命之名,但是在这样的场合就这么灰溜溜的走,绝对不是他的风格。

    乞年需要在下一场比赛来临的时候,回复最好的状态,于是他接过了黑玉断续灵膏,看着宁清秋,像是牢牢地记住了这个奇怪的对手。

    “多谢。我欠你一个人情。”

    休命一脉,有恩必报,有仇必还,承了她的情,自然是会回报的。

    宁清秋知道对方口里说出这句话无疑是一种承诺,价值千金,世人若是知道一瓶黑玉断续灵膏可以换到休命剑传人的一个人情,想必是会趋之若鹜吧?

    这灵膏虽好,但是用来投资一个若是不陨落必将踏上更高层次的剑修,想必没有人会拒绝吧?

    宁清秋知道乞年必然是有着他的骄傲,既然对方都是这么说了,她自然不会说这是白送的,什么人情就没有必要之类的伤人的话,某些时候,宁姑娘的情商还是很高的。

    “那我真没吃亏,赚了,不多说了,你好好养伤,将来有机会,我们再打一场,休命剑气的厉害,我这一次算是领教了一些,但我知道,这远不是你的极限。”

    她摆摆手,潇洒离去。

    乞年捏紧了手里的黑玉瓶,虽依然面无表情,但是脸部轮廓线条显然柔和了些许,能够得到真正的对手的承认,对他来说,无疑是一种认可。

    两人背道而驰。

    宁清秋在小巷口看到了那个斜斜倚靠的人影,听见声音,看过来的眼神带着些许散漫,却是无与伦比的吸引。

    她不自觉的就带上了笑,眼眸弯弯,背负着手快速走过去,却在路过七夜身边的时候半点儿没有停留。

    男人狭长深冷的眸微微一眯,修长五指牢牢地扣住人的手腕,将人拖了回来,似笑非笑,话语中藏着深深地危险:“怎么,视而不见?”

    他远远地就看着宁清秋缀在那个休命传人身后,又是赠药又是鼓励的,看得他无比刺眼,干脆就是等在巷子口“兴师问罪”。

    结果宁清秋的表现更是气人,本来打算她若是乖一点跟他说些好话,那么他也没那么小气计较一些无关紧要的人,但是!

    她这个态度,就真的有些气人了。

    若是不说出个一二三四来,七夜有的是办法好好地让她长长记性!

    做什么都可以,但是眼里没他,这一点,绝不姑息!

    宁清秋扬了扬下颌:“您说笑了,这可不是对你视而不见。你贵人事忙,这整天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我哪里知道你是不是在等我啊?万一要是会错了情那可就尴尬了。”

    其实心里还是很惊喜的。

    战斗胜利之后,对手的认可尊重、朋友的欢呼雀跃、观众支持者的掌声隆隆,大概都是比不过这个人出现在她的面前。

    一切荣耀和胜利,都是想要和他分享,喜悦哀愁都是诉诸一人之身,不知不觉,就让自己陷得这么深了......宁清秋有些恨恨的想,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家伙!

    小姑娘这话说得很是有点怨气。

    七夜却是笑了,原来是抱怨他不陪着她?

    这丫头也是别扭,他跟着她吧,总是遮遮掩掩的老是怕被这个那个发现,不陪着她吧,就是有小情绪了......

    怎么这么难伺候?

    但是他就是喜欢,甚至是还觉得她无理取闹的样子也是可爱得紧。

    这说出去都是让人笑话,但是七夜还是觉得甘之如饴。

    宁清秋看着他那个笑,后知后觉自己那点小抱怨小情绪外露实在明显,恼羞成怒,狠狠地一把掐在人腰间,语带威胁:“笑什么笑,老实交代,你这两天到底是瞒着我在做什么?”

    凶巴巴的,但是又因为实在是娇颜玉色,反而是平添了两分生动灵气,倒真是任是无情也动人了。

    “我有什么瞒着你的?”

    七夜不紧不慢的反问。

    宁清秋蹙了蹙眉,倒是真的有点探究的看着他,慢慢说道:“我开始也以为你只是听我的话,在某个地方待着而已,后来想想,你应该是有什么事儿要做......别跟我打马虎眼儿扯些有的没的,老实交代,你到底是做什么坏事儿去了?”

    说到后面完全是一副刑讯逼供的架势。

    只有面对他,她才这么永远都是沉不住气。

    小脾气立刻爆发了,哪里还顾得上慢慢推理,直接让人老实交代。

    七夜笑了,看来她还是很了解他嘛,就连晚上都是要夜探香闺的人,哪里会这么听话的让他退避三舍便是乖乖的躲在一边跟个小可怜似的?

    完全是开玩笑嘛,不可能的事儿!m..,更优质的体验。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