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五十八章 两心相印
    宁清秋看着他光彩奕奕的脸庞,便是什么话都是说不出来了。

    就像是她一定要参加九州武道会一般,七夜也是渴望战斗渴望胜利的。

    只是对手太少,高处不胜寒。

    而魔尊虽然危险,他的分身神念到底是没有超过化神期,七夜能够和他交手,虽然负伤,心境却是极佳,因为他受了伤势必以眼还眼以牙还牙的还给对方,且更深更重,总不会吃亏。

    她便是再心疼,以己度人,便是劝不了七夜对魔尊分身神念敬而远之。

    且遇到这样的对手,逃避显然不是办法,终有一日,他们始终都是要兵戎相见的,除非魔族不再抱着侵扰人间的想法。

    但是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就像是太阳从西边升起一样,不顾天道规则。

    宁清秋有的时候甚至是会忍不住阴谋论的想,这就是天道的设计,万族林立,人族虽然是打败了万族成为天地间的主人,但是说到底做主的还不是他们,而是天道,魔族大概就是类似于清洗剂一样的存在?不论是这方天地哪个种族做主,魔族都是不会和它们和平相处,这些以破坏为己任的恐怖种族,只会毁灭。

    这样一来,每隔一个***便是会产生这样的种族战争,不论结局如何,谁赢谁输,都是会大伤元气,然后慢慢恢复。

    要知道天地间的资源都是有限的,宁清秋大概是因为知道天道无情,所谓的公平很多时候体现方式都是无比残忍,这样的依靠种族战争为大自然取得休养生息的机会不是不可能,天地间惨死的生命,会再次化为养料,重新充盈这片天地,漫长的时间,总会治疗一切,大战之后满目疮痍的世界,会渐渐地重燃生机......

    不过这一切都是她个人的臆想,倒是没有和任何人说起过。

    即便是这都是天道设计的又是如何?没有一个人可以脱离棋盘摆脱棋子的身份,他们只能是站在自己特定的位置,为自己为种族拼搏出一个未来罢了。

    宁清秋相信七夜,就如同相信自己。

    既然那个魔尊也会受伤,便不是不可战胜的,七夜从来不是一个说大话的人,他既然话里话外都是可以压制住那个魔尊附身之人,那么便是由他去吧。

    她只要是在背后默默支持便是了。

    这是个危机,也同样是机遇。

    两族大战开始之前,能够杀了这么魔尊神念附身之人,必然会给身处深渊地狱的本尊造成创伤,灵魂的伤害最是难以复原,便是可以因为这个缘故拖上一段时间。

    以人族如今身处黄金时代的井喷式发展模式,必然会迎来一个高速发展期,只要是时间越往后拖,他们的优势便是会越大。

    这一笔买卖,值得做。

    并且据说此任魔尊最是心气高傲,虽然此时痛下杀手会引来对方的仇视,但是宁清秋可不认为放虎归山便是好方法,毕竟双方的立场一开始便是注定,乃是不可调和的矛盾。

    所以抢占先机,反而是最为紧要。

    “有把握吗?需不需要找玄女他们帮忙?多找几个化神期围攻,便是魔尊分身,也必然是插翅难逃!”

    她可不希望自己的男人去坐什么孤胆英雄,单打独斗七夜必然不会畏惧谁,但是面对魔族立场又是不一样,只要是考虑怎么最快最多最狠的给对方造成更大的伤害便是了。

    只要是留下魔尊,必然会给魔族一次重创,这就是战略性的先机。

    七夜长眉一挑,也没生气:“你还不相信我?魔尊本尊我现在还打不过,但是魔尊分身不过是最高化神巅峰的实力,我必然是会战而胜之。我会通知玄女他们,不过不是联手对付魔尊而是是让他们保护你,毕竟他们的实力不过是元婴期,虽然天才出众依然需要时间长成,对付魔尊只会是造成不必要的损失,但保护你避免魔尊的算计倒是绰绰有余。只有你在后方安全了,我才能够没有后顾之忧,这一次,我必然是会取了他的性命!”

    “清秋,你放心,我也不是不顾大局的人。神京城内已然是重重封锁,他这一次,来得了走不了。”

    七夜意思已然明了,安全锁已然扣上,让她放心。

    重重杀机,对准了那一位孤身而来的魔尊。

    “既然你准备周全万无一失,那我还有什么好担心的?”清秋戳了戳他的伤口,引来他吃痛的皱眉。

    她用天蚕丝纱给他包好了伤口,虽然起不到什么作用,但是可以遮住伤口,让她眼不见为净!

    至少心理效果不错。

    七夜抿抿薄唇,知道自己理亏,便是任由她折腾。

    恩,甜蜜的负担啊......

    身上的血衣自然是不能够继续穿了,她给他找了一身深蓝色夹杂渐变感的长袍,上面星辰山河,云纹密布,七夜本就是俊美无双,只是平日着玄黑灰衣居多,偏向于冷硬深邃,蓝白锦衣却是显得清俊无双。

    上一次在八方游云斋穿了蓝白色弟子服之后,她对于七夜很是惊艳,所以暗戳戳的就准备了不少浅色衣物,又不好就这么说是给他买的,这一下好了,顺理成章的便是拿了出来。

    七夜饶有兴趣的挑眉看她,眸中流光溢彩带着笑意柔和。

    “你什么时候给我准备的?”

    衣物照着他的尺寸做的,无比贴身,七夜自然喜欢。

    最重要的,这可是宁清秋的心意。

    “咳,你有得穿便是只管穿就是了,哪来这么多的婆婆妈妈,不爱穿就换下来!”

    她的手按上他颈部盘扣。

    七夜似笑非笑的说道:“怎么,才给我穿上,又要给我脱了?”

    宁清秋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他伤的是左小臂,不是两只手都断了,穿个衣服刚才折腾他半天,简直是退化成了生活不能自理的小孩子似的,得了便宜还卖乖!

    再说了,就是换件外衣,里面银白色的内衬乃是上等的云锦,不要说是血了,什么污渍灰垢都是沾不上的。

    说得像是让他脱光了一样!m..,更优质的体验。

    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