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零六章 长辈
    七夜见她一脸懵然,显然也知道她在奇怪什么事儿,便是一边牵着人往洞府内行去,一边淡声解释。

    “重玄真君想要重铸上古重玄派之心确实是无比坚定,奈何暂时心有余而力不足,他想要把重玄炼器法门吃透进入更高境界甚至是跨入神匠之古来稀少之境,之后才有心思重铸重玄。且他一个人虽有化神修为,但势单力薄独木难支,我父亲早年与他有救命之恩,故而重玄真君便是入了我悬空山......相当于明远在你们青云宗挂了个客卿的名头一般,只是托身于此,之后有了余暇精力,便是重开山门我悬空山也只会帮忙不会有半丝阻拦。”

    宁清秋听得频频点头。

    说白了,就是重玄真君觉得自己还没有把技能学专精,于是暂时还不能重建重玄,即便是化神真君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入了悬空山算是找到一方大势力庇护可以安心钻研搞学术研究,即便是日后传道受业解惑,也是有财大气粗的悬空山帮忙,他一个人也不会手忙脚乱。

    当然,悬空山不只是不吃亏,还是赚大发了。

    当时仅存的三大炼器大宗师啊,大概还是炼器师里面修为最高最能打的重玄真君,相当于给圣地多拉拢了一位化神真君加上还是炼器大家,这要什么高阶的法器没有?

    等到重玄真君真要重铸重玄说实话还不知道到猴年马月去了,那这个时间段之前悬空山相当于白捡一个炼器大宗师加化神真君,即便是日后重玄真君建了重玄派离开悬空山,这份香火情也放在哪儿,想必日后悬空山就有了一个稳定的炼器流水线,用最小的代价也可以得到最好的法器,未来重玄派一大批炼器师都是会为了祖师爷的恩情兢兢业业为悬空山工作的。

    悬空山可谓是稳赚不赔。

    啧啧,这样的大好事儿怎么老是让悬空山给遇上?

    该不会说七夜他爹果然是奸商中的奸商吗?七夜只要是学到一星半点儿以后保管什么也不愁什么也不缺,但是转念想想这么一大份家业,以后都是七夜的,他就是当个什么也不懂得败家子那也是坐拥金山银山,几辈子也花不完......

    宁清秋对远在不知何方的公公,起了敬仰之心。

    而且,七夜带着她来见重玄真君,为了什么,她大概是有了点猜测。

    果不其然。

    他微微侧头,狭长深邃的眸中满是璀璨光华,重瞳影影绰绰,含着一轮不断上升变化的日月,起起伏伏,沉沉浮浮。

    “重玄真君炼器一道当世几乎是无人可及,特别是剑器刀兵一类更是得心应手。你既然已突破元婴,炼化炼心剑作为本命灵器已然是箭在弦上刻不容缓,找他为你提升剑器品阶,方便你后续......”

    七夜满心满眼的都是为着宁清秋打算,说到一半儿却是停下,因为听到了传来的越发接近的脚步声。

    宁清秋正在感动不已,但是也是听到了动静。

    踏踏——

    脚步声不急不缓,光是听节奏,宁清秋脑海里面便是浮现出来人从容不迫的风度。

    阴影处踱步出来一人,身穿青衫长袍,腰束宽儒玉带,一头乌发只是束着一乌黑木簪,几乎与发同色,黑眸温润,唇角含笑,倒是个风度翩翩的儒雅中年人模样,满身的书卷气,温文尔雅,倒像是明远的进化版本。

    当然,两个人长得一点都是不像便是了。

    宁清秋面目微微一僵。

    脑海里面闪现的第一个念头便是这位应该就是重玄真君没差了。

    但是——

    这幻想和现实差别也太大太大了吧?

    重玄真君这名号儿听着儒雅端方,但是作为一个炼器大宗师,在七夜口中述说便是知道这位应该是醉心于炼器之道达到了废寝忘食呕心沥血的程度,在宁清秋设想的模样里,应该是位红光满面中气十足的彪形大汉状,便是走近洞府见到这位重玄真君穿着粗布麻衣短打劲装捏着锤子打铁,她都是不会这么惊讶。

    但是这位怎么看......都像是个读书人啊!脾气还特别好那种......

    不过惊讶不过是一瞬,脑洞太大就补上。

    宁清秋噎了一下,很快就是转换好了情绪,便是听到七夜柔和恭敬了几分的声音:“孤云子叔叔,别来无恙。”

    她倒是有些惊讶。

    看来七夜对这位重玄真君很是亲近啊。

    她哪里知道,因为悬空山有一位常年不着急爱到处乱晃的主人,所以七夜小时候才会被送往悬空山,就怕没有得到最好的教育,当然,这也和悬空山与日月神宗的合作计划及日月重瞳的特殊体质有关。

    但是即便是隔段时日回悬空山,七夜也多半碰不见那位到处晃荡的老爹,故而倒是和重玄真君接触得多一点,重玄真君性子好,又爱才,对七夜倒是嘘寒问暖,很是有几分长辈关怀,七夜性子虽然冷,但是对他好他也不会不屑一顾,只是后来性格越来越独,便是和人越发亲近不起来罢了。

    他甚少回悬空山,但是情分还是摆在那儿,和重玄真君久未见面,依然是比起旁人亲近太多。

    重玄真君微微一笑,转了转大拇指上的玄铁戒指,极为开怀甚至是带着震惊之色的打量了七夜好几眼:“我很好,但是看起来,你好像是更好啊!”

    七夜突破返虚自然是返璞归真,重玄真君虽然无法一眼看出深浅,但是依然发现了端倪,在他这个境界,看不透便是最大的看透了。

    七夜修为之深,已然超过了他。

    才不过弱冠之龄啊!

    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啊!

    七夜并不自满,只是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我已然突破返虚,这次返回悬空山,便是为了此事。顺利功成,也算是侥幸。”

    他倒不是刻意谦虚,返虚之境不好突破,他也遇到了关隘,好在最后结果完满。

    重玄真君如此城府,都是几乎大惊失色。

    然后便是欣喜若狂。

    人族由此大才,怎么能不欣慰?且七夜乃是他看重后辈,能有如此成就,实在是可喜可贺。m..,更优质的体验。

    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