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五十四章 清心院,松鹤堂
    不是宁清秋好奇心旺盛,非要这么八卦的把江家祖宗十八代都是给挖清楚,而是形势如此,知己知彼,那无疑是更加方便。

    反正也费不了什么大事儿。

    她对于江府还算是挺有好感的,看来这一家子应该都不是什么蠢货,是封建时代典型的做得十分成功的勋贵世家,看这发展趋势至少这一代老侯爷和接下来的抚宁侯府应该至少能够继续风光个几十年。

    若是江妃娘娘在后宫里面还能够生个孩子,不拘男女,抚宁侯府更是会风光,或许公主更好,若是个皇子,日后皇子们长成了抚宁侯府陷入了夺嫡之争,那未来可就不好说了,可能成就从龙之功可能死无葬身之地断送江家富贵,一切都是未知,好在当今年轻,春秋鼎盛只要是不出意外有个好几十年的活头,担心这些倒是杞人忧天了。

    宁清秋完全是因为以往宫斗剧看得不少,下意识的就是发散思维了。

    她有些好笑自己想得太多,当然,即便是想得再多她也不会管得很宽,到时候真的惦念和江念雨这一段交情,走之前给她留下保命的后招,也算是仁至义尽了。

    至于多的,她可不会拖家带口的管,虽然凡人短短几十年光阴,她要照顾显然无压力可是宁清秋可不是这么会给自己找事儿的人,她和江念雨,没到那个份儿上,用不着瞎操心。

    一路穿花拂柳,路过一片清幽幽竹林之后,见到了一个雅致精巧的小院,一块牌匾上面楷书写就三个大字,清心院,铁画银钩,风骨自现。

    “好字!”

    宁清秋虽然不是什么闺阁之中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大家闺秀,女修们也压根用不着学这个,当然,若是别有爱好的话,漫长的时光、过目不忘的能力、灵慧的头脑自然会让她们学起这些东西来比起凡人容易无数倍,只看有没有这个心情罢了,先天上,起点就是不一样的,凡人的天才在修士的世界里面完全可以批量制造。

    宁清秋喜欢练剑,她修炼的时间还不算太长,没有无聊到学习什么琴棋书画的程度,但是她欣赏的能力绝对不弱,眼光其实高得没谱,这字体的风骨气度,她一眼看得出,便是开口赞扬。

    正好被迎出院子门口的江念雨听了个正着。

    她喜笑颜开,比起自己被夸了还要高兴:“清秋当真是觉得这字好?这是我哥哥亲笔为我题字做匾,我一直喜欢,没想到竟然也能得你青眼。”

    宁清秋表情微不可查的一僵。

    内心有那么一瞬间无力至极,怎么开口闭口都是她哥?

    不知道是江夫人的作用,还是江念雨本身就对这个哥哥推崇至极仰慕有加,和她说起天南海北的趣事儿之外,最喜欢提的就是她那个才华出众文武双全的哥哥江念云。

    不过之前宁清秋只以为这是兄控的缘故,没想到这个江念云倒还真不是什么池中之物,这笔好字便是可以看出此人胸襟开阔大有抱负,以字观人品,当真是卓绝人物。

    虽没见着真人,但是宁清秋对他的评价不可谓不高了。

    但是最多也就这样了。

    “字是真的好,换个人来看也是一样。我何德何能,能够对此盖棺定论?”

    宁清秋摇摇头,笑着说:“你今日的这身衣裳很漂亮,非常适合你。”

    江念雨身上带着一种江南烟雨婉约愁美,实在是不可多得的佳人,今日穿着蔷薇绣纹衣裙,量身定做剪裁精美,实在是更加衬得光彩夺目,宁清秋所言非虚。

    不过——

    “唉,我自己也觉得祖母给我做的新衣裳漂亮,据说乃是锦绣阁最新样式,我穿上都是觉得人靠衣装美了几分,但是被你这么一说,我怎么就觉得这么不是滋味?”

    她唉声叹气,长吁短叹几句。

    宁清秋哑然失笑。

    江念雨看着婉约哀愁,其实是个开朗的人,虽然不至于灿烂活泼,但是在熟悉的人面前,还是很会说俏皮话的。

    比如说现在。

    宁清秋讨饶般说道:“我可不是说假话磕碜你,你随便找个丫头问问,或者问红袖,看看她们是不是和我一样说。”

    江念雨对她有的时候这迟钝无奈极了,直接说道:“我是说,本来觉得自己尚且有几分姿色容貌,但是看到了你们在这一对姐妹花,瞬间就是自惭形秽了。”

    她倒是心胸开阔,都说是美人见面分外眼红,但是江念雨却是没有嫉妒宁清秋的,她说的也没有丝毫怨怼,也不怪她抢了自己的风头,整个盛京,大概都是找不出比她容貌气质更好的姑娘了。

    宁清秋倒是有些讪讪,这话可不好接,要说江念雨绝对算得上美人儿了,但是要真和自己这张脸比起来......当初穿越的时候她都是被本尊的这张花容月貌欺霜赛雪的绝色脸蛋给震撼了,好长时间都是没适应过来。

    不然九州修士界美女如云,个个气质容貌拔尖,不乏绝色,宁清秋也不可能就因为实力盖压群雄夺得潜龙榜首便是被口口相传成了什么秋水仙子,说到底,还是因为她确实是不可多得的绝色佳丽。

    “你可别妄自菲薄,说句自恋的话,咱们啊可是春兰秋菊各擅胜场,没什么好比较的。”她把话题轻飘飘的揭过去,“我们是不是该拜访抚宁侯老夫人等女眷长辈了?我初来乍到,倒不好坏了规矩。”

    她这话一说,房间内的人都是笑了起来,觉得宁清秋果真是会做人,说话也是这般妥帖。

    倒是江念雨恍然大悟般:“唉呀,看着你我都是高兴忘了,这宴会再过不久就要正式开始了,我领着你一起去老夫人的松鹤堂,给她见礼,祖母和善慈悲,你不用担心,她一定会喜欢你的。”

    急急的拉着她的手,便是一道儿出了清心院直奔松鹤堂而去。

    这一次抚宁侯府为了欢迎江二少爷也就是江将军回京,可谓是大操大办,热闹非凡,故而松鹤堂也是被官家女眷们给坐满了。m..,更优质的体验。

    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