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五十九章 少年少女
    不得不说,女人的八卦天性乃是与生俱来。

    其实便是男人,也是有着无穷无尽的好奇心,他们私底下谈论的话题除了家国天下,文武女人之外,那些女人感兴趣的新鲜事儿,他们一样是兴致勃勃,大概也就是不像女人那般家长理短,对胭脂水粉、衣裳首饰这些女人玩意儿不感兴趣,其他的,照样来劲儿。

    宁清秋不过就是轻描淡写的起了个头,众多少女便是谈兴大发,知道的不知道的都是一股脑儿的投入,宁清秋若不是心中存着事儿来的,对于这样的“茶话会”也应该是觉得十分尽兴。

    不过她虽然听到好几个少女提到了天地异象,但是仔细分辨一下便是知道和神罗秘境大体无关,凡人世界的所谓传说传言太多,已经是假作真时真亦假了,宁清秋一无所获,和红袖对视一眼,眼底有着只有各自才能发现的无奈。

    难不成,一番筹谋,结果都是无用功吗?

    这大周消息最流通的几个圈子,他们都是已经是出手试探过了,难不成还真的是要采取最后的非常手段,不顾被其他修士发现异样也不管监察者们的动静,直接利用拳头让整个大周发动起来为他们找寻那个神罗秘境?

    不到万不得已,宁清秋实在是不愿为之。

    事情可以静悄悄地解决的时候,没有必要兴师动众,于人于己,都是麻烦事儿。

    她不由自主的蹙了蹙纤眉,眼底无奈深深,看来这抚宁侯府当真是白来了,她是不是今晚要去一趟深宫大内探一探虚实?

    若是还找不到丁点儿线索,那便是再没有任何办法了,只能是等下去了,看最后到底是有没有那个运气顺利的找到随时会准备“跑路”的神罗秘境了。

    没想到此次出行,竟然会横生波折,就差那么临门一脚,结果就是不上不下的被吊在这里,让人简直是犹如被绳索悬在半空中,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实在是心里没底儿......

    折腾到现在,还在原地踏步,可惜这时间不等人,不然的话宁清秋也是很有耐心好好体会一下暂时脱离超凡力量和修士身份的凡俗生活,想必也是别有一番滋味,盖因为不管是身在何处以何等身份,只要是身侧还有那个人在,那么天涯海角也是等闲,有情饮水饱,明白自己永远不会孤独便是最大的陪伴了。

    宁清秋渐渐地舒展了眉头,既然在花厅这里没有所得,她的心思也不在这些小姑娘的身上了,她们打量的眼神揣测的神情她不是眼瞎看不到,但是这一切对她来说没有半点儿意义,影响不到她的东西,宁清秋向来认为不值一提,反正她们的交集不会更多了。

    江念雨性子本有点孤傲,但是也不是不懂事的姑娘,如今是抚宁侯府设宴,而且主要目的是为了江家二房回京一事,既是祝贺乔迁,也是恭喜团圆,不但是为了给抚宁侯府的面子,也是为了和武将方面打好关系,毕竟江将军如今身份微妙,他出身勋贵世家簪缨之族,现在却是实打实的军功立足武将之林,在双方来说都是自己人的同时,却也是身份特殊的纽带。

    总而言之,江念雨的父亲非常的吃香,可与荣光相伴的,便是纷至沓来的媒人,想必盛京会有很多的门户人家愿意和江家结亲,至于说里面的关节和利益,明眼人都是会看得分明,最关键的是,江念雨本身就是个顶顶拔尖儿的姑娘,美貌才气一样儿不缺,家世也很好,却也不会过高,故而不知道多少人起了心思,而这却是江念雨最厌烦的事儿。

    宁清秋心想好在这姑娘运气好,遇上了自个儿,不然的话以她的脾气,真的要是被定了一门不乐意的亲事就这么盲婚哑嫁的,心里面自然就会有疙瘩,不说她可能会遇到的男人到底是不是个好夫婿,她自己心里就先有了反感之意,若是要放下心结真心接受对方,可不是容易的事儿,那么最终她也只能是惨淡下场,说不定还会郁郁而终。

    宁清秋有点心疼这个小姑娘。

    故而她决意要帮她,对她而言,这并不算是什么难事。

    只要是江念雨真心想要的,她总是会帮她一把。

    当然,也就仅止于此了,更多的......她总不可能要负责这个小姑娘一生喜怒哀乐,那可不是她的责任,也不是宁清秋愿意承担的事儿。

    人生究竟如何,还是要看各人自己的选择和态度,来决定他们是怎么样个活法儿。

    江念雨心里有事儿,但是作为东道主之一,她自然是热情招待其他少女,毕竟抚宁侯府之外的女眷都是客人,她们做主人的,怎么也要顾念着客人的感觉,她这个时候要是表现什么不愉快的情绪,那便是丢抚宁侯府和将军府的脸,还要得罪大半大周权贵世家官家女眷们,江念雨幼承庭训,世家女的姿态总是有的,这样的蠢事儿自然不会去做。

    花厅的少女们谈论得极为热烈。

    隔着一墙之隔,有另一处雅致深深地亭台楼阁,上面坐着的全是锦衣华服的贵族少年们,他们和花厅的贵族少女们一般,都是来抚宁侯府做客,不过他们的父辈都是忙着结交人脉攀交情,小辈们自然不会闲着,抚宁侯让世子的嫡长子也就是自己的嫡长孙,长房江念风做主,带着这些正宗的官二代,三代甚至是n代们,齐聚松柏阁,也好有结交玩耍的机会,感情就是这样相处得来的,拓宽人脉稳固交情,对于任何一个勋贵家族的继承者来说,都是必修之课,甚至是比起修文习武,都是重要得多。

    他们本是在投壶游戏,其间谈天说地,下棋饮酒的,各做各的,都是得其所乐,然后耳朵尖的便是听到了花厅那边娇俏动人的欢声笑语,不由心生向往。

    “世孙啊,这隔壁莫不是抚宁侯府闻名盛京的花厅?”

    有头戴墨玉抹额,俊俏的公子哥儿端着酒杯,目光灼灼的问江念风。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