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六十六章 前奏
    “回来了?”

    七夜淡漠出声,语气倒是没什么火气,但是这么没温度怎么看都不像是高兴地样子啊。

    宁清秋倒也不心虚,她自问没有做过什么值得七夜的事儿,且就算是他要发脾气了,宁清秋也有本事把他安抚住。

    对付别的男人宁清秋还没有什么经验,但是对付七夜可以说是得心应手,这个男人的脾气性格只要是摸透了,她有无数种办法可以让他收敛情绪,也算是某种意义上的熟能生巧了。

    不过这话可不能直接说给七夜听,不然某些时候很是傲娇的某人指不定得气成什么样儿呢。

    “恩。”清秋轻轻笑着,脚步轻盈的走到他的身边,坐在旁边,看了大堂内端坐的几人,问道,“大家这都是怎么了,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这么眼巴巴的等着我和红袖回来不成?这抚宁侯府不过是凡人的权贵世家府邸又不是什么龙潭虎穴刀山火海,难不成你们还担心我们不成?”

    七夜挑起眉头看了一眼宁清秋,觉得她倒是真的心大,这个时候还有心情开玩笑?

    莫非......有了什么线索?

    不得不说,两个人当真是心有灵犀互相默契不已,对于对方相当的了解,稍微看情绪变化,便是一个字儿没说,都是摸透了底儿猜了个**不离十。

    “宁施主,看来你今日大有收获?可别卖关子了,赶紧说出来让大家听听?”

    小和尚抢先开口。

    宁清秋的眼神淡漠扫过,心底闪过一丝了然的诡异,小和尚明明看出气氛不对,却没有明哲保身反而是这么急不可耐的让宁清秋说话,怎么看都是有猫腻,若不是之前七夜说了相国寺这招后手,她还真没想到小和尚竟然早早地就开始算计他们,不过有了之前的心理准备,这个时候小和尚的异常倒是没让宁清秋觉得太吃惊。

    知人知面不知心,小和尚有所求有所谋,她倒是不必着急,因为狐狸尾巴总是会露出来,到了最后,一切便是明明白白了,到时候她再随机应变也不迟,到底是不会毫无预备的被人捅上一刀就好。

    “我本来也以为今日抚宁侯府之行会失望而归,不过皇天不负有心人,最后竟然让我发现了一点儿线索。”

    宁清秋把之前在马车内对红袖的话再次述说了一遍,这一下,就连行痴还有紫青双剑都是目光炯炯的看着她,他们都是聪明人,若是没有人点出可能一时半会儿还想不到剑骨在此时此地出现一个有多么异常,毕竟对于凡人世界和修士世界的差异他们没有太深的体悟,便是被蒙蔽过去了,但是宁清秋这么指了出来,众人便是恍然大悟,同时都想到了一直是找不到具体方位的神罗秘境。

    不过只有一个人的关注重点不在这里。

    七夜深黑狭长的眼眸看不出喜怒,他眸色翻滚的将江念云的名字在嘴里念了一遍,没什么含义,却是让人心底发寒。

    说真的,他非常厌恶有夺取宁清秋目光的人存在,虽然在两人定情之后感情愈发深厚的情况下,他渐渐地也没有以前那般独断专行霸道蛮横,但是独占欲和控制欲依然是潜伏在水面下的怪兽,一旦是有了什么风波,他便是会像领地被触犯的猛兽之王,彻底的暴怒。

    这个江念云,又是哪个犄角旮旯里面冒出来的小子?

    宁清秋甚至是还动了收徒的念头?

    即便是她不想收徒,那么这般热心要做一个凡人的引路者,也是开天辟地头一次,怎么不让七夜拉响心中警报?

    宁清秋美貌无双,天资绝世,便是在修士界也是人人追逐的仙子,不过因为修炼时日尚短,之前还未曾显露人前故而名气不大,后来九州武道会一举成名,九州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更是成了不知道多少男修的梦中人,但是碍于她本身的实力和天赋,并不会有多少人真的有胆子奢想她,少有几个有资本的修士,在七夜面前也翻不出任何风浪,迄今为止,真正的被七夜看成竞争对手,当做是眼中钉肉中刺的也就是一个陆长生罢了,当然,现在陆长生也早就出局,他才是唯一的也是最终的胜利者。

    可是这些凡人并不知道他们的来历,对于宁清秋生出什么心思简直是不要太容易,他听说宁清秋在抚宁侯府艳惊四座,甚至是还和一群权贵子弟在桃花林中静坐片刻,心里的火气控制不住的往外冒。

    七夜向来是波澜不惊的性格,可是每一次有关宁清秋的事儿,无论大小,总是可以轻易让他破功。

    好在宁清秋转移话题的本事还算是不小,七夜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且也没有真心的要对她发脾气,便是出声道:“那个剑骨之身和神罗秘境有关只是目前一个猜测而已,不过也是我们至今发现的唯一的线索,所以我看还是要好好地查一下这个所谓的抚宁侯府江家,至于说江念云那个剑骨之身,清秋你用不着太费心,我们探索秘境之后若是愿意带走便是将他送去青云宗罢,明远想必会很高兴有这么一个同道中人。”

    宁清秋没有在意七夜这里面的小心机,她也并不打算真的对江念云言传身授,她知道七夜的意思是注意力还是要放在神罗秘境上,她本就没打算对于江念云过多的关注,很多时候,太多的照顾就会带来麻烦和隐患,宁清秋是个聪明人,她知道该怎么样去把握平衡和其中的尺度。

    “你说了算。”

    她这般爽快,对于江念云不过是当成个“钥匙”、“线索”般的存在,倒是让七夜十分满意,于是最后一点郁闷之气也消了。

    行痴看场面大地回暖春风和煦的,便是不再发挥闭口不言明哲保身的特长,也是兴致高昂的说道:“若是此次真的能够顺利找到秘境,清秋你和红袖真的是立了头等大功!事不宜迟,我今晚就去一趟抚宁侯府,好好地测算一下,看着侯府之中是不是藏有秘境入口。”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