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七十章 九重深宫锁美人?
    江念雨很是不舍。

    但是宁清秋既然已经做好了离开的决定,她也没有任何理由强留下她。

    其实这样也好,未婚夫找到了,以宁清秋的绝世风采无双品貌,天下男人皆可以征服,任何人得到她都是会视若掌上明珠爱若珍宝,那个未婚夫自然也不可能例外。

    这样的话,她以后一定是可以过得很好,反正宁清秋是一个不在乎荣华富贵的品行高洁的女子,她只需要有一个男人全心全意对她好便是够了,用其他的东西来评价她估量她,不过是一种玷污。

    江念雨心想若是宁清秋离开了盛京,那么不论小王爷有什么心思都是只能够付诸流水,这样的话也不失为一件好事,天下太平。

    只是——

    她本来以为宁清秋要找的人就在盛京,那么日后她也会嫁到神京城来,以后她们便是各自婚嫁之后也是可以经常往来,哪里想到宁清秋会真的离开盛京,而这一去,可能是真的再不回返。

    她相信宁清秋说的会回来看她的话,但是到时候天各一方,顺着时间的流逝,年少时的这些话年少时的这些感情,又能够绵延多久?

    这么想着,她便是满心伤悲。

    各种情绪翻滚,一时之间,她竟然不知道说什么,只能是默默地拉着宁清秋的手,感受着一刻的温度,突然就泪盈于睫,她更是不敢开口,怕自己一开口,便是哽咽难言。

    宁清秋都是被她带得无比伤感起来。

    她想得更多。

    自己的人生漫漫无期,而江念雨寒暑几十载,红颜枯骨,近在眼前,实在是让她有些痛惜。

    但是一个没有什么修炼资质的人,即便是她强自引路进入修炼界,江念雨也不一定会过得快乐,人各有志,她实在是难以帮她做决定。

    看来,只有等到神罗秘境出来之后,她亲自和这两兄妹畅谈一番,无论是他们最后做了什么样的决定,她都是会尊重的。

    “念雨,你别伤心,我说了会回来看你便是会回来,而且我保证不会太久,你相信我吗?”

    江念雨使劲点头:“我当然相信你。那么说好了,你若是不回来看我,我真的是要生气的。”

    “一言为定。”

    宁清秋其实还是虚晃一招,她跟江念雨说要走要回家,对方一定会认为她带着自家未婚夫回去看望病重祖母完成婚约以告慰祖母和逝去的祖父,但其实他们是要前去江西,到时候摇身一变做点障眼法,随便谁都是找不到他们的踪影了,从此便是消失得无声无息。

    那个荣小王爷在权大势雄又有什么用?便他是天潢贵胄,上天入地也是再也找不到她的。

    而且不过是一时为美色所迷罢了,要是真的为她茶饭不思害了相思病,那未免是太过夸大其词了,反正宁清秋压根没有多分半点儿心思在昨日桃花林偶遇的那个小王爷身上,本就是为了近距离观察一下江念云为人品行才多此一举的,不关旁人的事儿。

    江念雨再恋恋不舍,也不能拉着她继续说太久,问了几句关于那个未婚夫怎么个人的话,宁清秋倒是也没有不耐烦,只是说感觉还好,是个不错的人,她对于这门亲事也不会横生枝节的反对,这一次便是要回去完婚。

    也算是经由江念雨的嘴,对这一次的盛京之行给个交代,便是再有男人对她昨日一面恋恋不忘,远嫁天边后也不过是昨日黄花,算是圆满解决某些后遗症。

    江念雨再担心,宁清秋的人生大事自己和家里的人都是做好了决定,她便是有一千个一万个理由反对,都是不能说出来的,她只希望,宁清秋过得好过得幸福就行了。

    远离盛京这个权贵是非之地,未尝不是一件好事,不然的话......

    就在两个人依依惜别的时候,平儿慌慌张张的推门而入,江念雨立刻就是蹙起了眉头:“平儿你怎么回事,怎么这般冒失?看来是我平日里太过纵容你了,竟然是这般没规矩,也不怕冲撞了客人!”

    今日是宁清秋还好,若是换了个大家小姐或者是哪家贵妇,平儿这般做派压根就不是个合格的下人丫鬟,说不准就会被江夫人或者是抚宁侯府中哪个主事的主子给发卖了,到时候便是江念雨都是不好为她说话。

    毕竟大户人家,最重的便是规矩,一旦是坏了规矩,管你是千金小姐还是当家主母,那都是要被惩戒教训的,更遑论是个卑贱的丫头。

    平儿小脸发白,倒是不怕江念雨的疾言厉色,她平日里虽然跳脱,但是却是机灵活泼,从来不在规矩上出错,这一次完全是因为太慌张了,完全的手足无措了。

    “小姐不好了!宫里......宫里面来人了!”

    宁清秋心里突然一个咯噔,不知道怎么就生出了不好的预感。

    江念雨倒是纤眉一拢,冷声道:“宫里来人又如何?莫不是江淑妃娘娘有何吩咐,以往也不是没有过宫里来人,怎么你今日这般惊慌?莫非......是出了什么事儿?你别大喘气了,赶紧说!”

    抚宁侯府作为顶尖权贵世家,还有个江淑妃身在深宫,倒是没有少接过宫里来人宣旨,平儿怎么这般惊怕。

    平儿看了一眼宁清秋,飞快地说道:“我只听了个大概,却是......却是宣小姐和宁姑娘进宫的!”

    江念雨猝然起身,衣袖拂过桌面打翻了茶杯,茶水溅落湿了衣裙裙摆,她却是浑然不觉:“你说什么?!”

    平儿战战兢兢的重复了一遍。

    “是谁的旨意?是皇上,还是江淑妃娘娘?”

    若是江淑妃,那还好,可能是这个堂姐给家里面一份恩典,见见她这个刚归家的小堂妹,召见宁清秋可能只是顺道,这位美人的名声大概是瞒不过宫中,说不定江淑妃已然是听到了风声,想要见见未曾不可能,毕竟也是江念雨的好友,倒也不算是突兀。

    可若是皇上......那事情就大条了。

    若是宁清秋入宫......想想就是要疯了。

    她们都是对那样的金囚笼深恶痛绝的。

    皇帝也是男人,若是见了她,即便是英明神武,也是控制不住九重深宫锁美人的**吧?m..,更优质的体验。

    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