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七十三章 拒绝
    荣小王爷本就是伸长了脖子等着,现在一看到她,便是立刻什么担忧都是给忘了,忽的一下站起身来,脱口而出便是三个字:“你来了!”

    皇帝和江淑妃没有任何心理准备下骤然见到宁清秋,也俱都愣神失魂。

    荣小王爷这一声,倒是把江淑妃的神志给唤了回来。

    然后,她的心就凉了半截。

    几乎是下意识的,她立刻侧眼去看皇帝的反应,这一看,剩下的半截心也凉透了。

    她翻来覆去脑海里面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荣小王爷是不是个傻子?

    他自己就是个男人,如何不懂这个女人的杀伤力,他竟然还傻乎乎的让皇帝赐婚急不可耐的把自己的心上人在还没有到手的时候就让皇帝看见?

    他是不是有病!

    若是此女入宫,哪里还有她们这些庸脂俗粉的活路?

    从这里便是可以看出江淑妃的惊怒交加,竟然连庸脂俗粉这样的名头都是自己给自己扣上,可见她内心波动之剧烈,已然失去了平常心。

    宁清秋倒是不管自己给旁人带来了多大的震撼,她只是无可奈何,这个荣小王爷真的是一惊一乍,看着模样,来龙去脉她几乎是立即了然,虽然还没有猜到荣小王爷竟然是入宫请求赐婚的,她却也明白这此入宫必然和这位小王爷脱不了干系,不然这会儿他也不会在这里坐着还一脸主人家等待客人的模样了。

    不得不说,宁清秋在这个时候手还挺痒痒的,想打人。

    皇帝这个时候确实惊艳了,他活了这么些年,却是第一次看到一个女人失了魂。

    好在他意志强悍坚定,很快的就克制了自己。

    江淑妃轻轻地唤了一声皇上,便是让他极其快速的收敛了自己太明显的外露情绪。

    这是一个皇帝的本能。

    “你......便是宁清秋?”

    他明明也只是听到荣小王爷提过这个名字一次,本来没什么印象,这个时候却是记忆力陡然达到了巅峰状态,立刻便是回忆起了这个以为是过耳即忘的名字。

    念出来的时候,口齿相碰,几乎是喊出了念念不舍的味道。

    当然,这是只有自己才懂的缱绻。

    要说皇帝是一见钟情,那显然就是夸张了,这是一个男人见到世间绝无仅有的丽色的正常反应。

    宁清秋和江念雨行了礼便是等在一旁,江念雨平日也是万众瞩目,可惜就是站在了宁清秋身边,生生的成了衬托鲜花的绿叶,好在她一向是个心无城府的善良姑娘,对于宁清秋更是视若亲生姐妹一般,这个时候还真怕皇帝不管不顾的想要把人带进宫,或者是很小的可能把她赐给荣小王爷全了兄弟情义,但是这两种情况无论是哪一种,对于宁清秋而言,都不是一件好事。

    只有离开盛京,和她的未婚夫在遥远的地方双宿双栖,才算是最好的选择吧?

    江念雨突然就福至心灵起来。

    宁清秋倒是不意外皇帝记得自己的姓名,这多半又是荣小王爷的功劳,她已然是习惯了,这位当真是不按常理出牌,你说他怎么就这么做事不过脑子?

    真要是喜欢她,竟然还能弄到皇帝面前,这人是不是脑筋不清楚啊。

    倒不是宁清秋觉得皇帝也是这么为色所迷的人,她知道自己长得美,但是也不至于随便哪个男人就会见她一面就不顾一切吧?

    荣小王爷这样的个例,大概是因为年少见的世面少,不懂什么叫做真正的感情,见到漂亮姑娘就是连自己姓什么都是给忘了。

    她是过来人,倒是要学会体谅一下这些年轻人的想法,这么安慰一下自己,倒是也没有那么郁闷了。

    “回皇上,小女正是。不知皇上和江淑妃娘娘召见小女和江小姐,所为何事?”

    宁清秋是个直白的姑娘,她对于世俗皇权到底是没有发自心底的敬畏和尊重,毕竟穿越前乃是和谐社会长在红旗下生在新中国,学的就是人人平等,穿越后又是没有任何规矩可以限制禁锢的修士,更是不会在意所谓的皇权,故而她这般无礼放肆的询问,倒是自己没什么感觉。

    平日里有人这般对皇帝妃子说话,这个时候大概是已经被拖下去打板子了,遇到皇帝心情不好指不定就得人头落地,不过这话从她的嘴里说出来,皇帝倒是真的没有生气。

    江淑妃皱了眉头:“放肆,怎么跟皇上说话的?!”

    皇帝摆摆手制止了江淑妃的怒气,他也爽快:“淑妃不必这么生气,宁姑娘不过是心直口快罢了,倒是难得的真性情。”

    然后转头凝视宁清秋,直接说道:“朕知道突然召见你必然心中疑惑,说来都是朕这个不争气的堂弟,他一早进宫非要让我赐婚,我也是为了避免荣王之后因为婚事不顺来找朕‘兴师问罪’才召你入宫。”

    “这样吧,婚姻大事,还是要听听宁姑娘自己的想法,朕若是以势压人难免姑娘心中委屈,你若是愿意,朕就为你们下旨赐婚,若是不愿意,朕保证,以后绝不会让承平去打扰你。”

    承平乃是荣小王爷的字。

    此话一出,不只是荣小王爷喜出望外,江淑妃都是诧异不已。

    皇帝心思深,外人难以明白他的想法,伺候都是小心翼翼的,比如这一次,她着实看不懂了。

    皇帝见宁清秋的眼睛都是发亮了,她从未在他脸上见过那样的神情,结果皇帝还真的是非常让人无法理解,竟然还想得起荣小王爷求婚的事儿?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啊......

    宁清秋眉目不动,声音也是平淡无波:“承蒙小王爷和皇上的厚爱,这一门婚事,不结也罢,倒是我宁清秋没那个福分,还望小王爷另选他人。”

    皇帝终于露出了笑容。

    他倒不是真的大方,不过是因为知道给出了选择,宁清秋必然不会选择嫁给荣小王爷的,原因很简单,如此佳人,怎么会看得上文不成武不就的纨绔子弟?

    冲宁清秋敢直言想问进宫理由,他便是了解了一点宁清秋的性格,她不会选择屈从,而是拒绝。

    结果不出所料。m..,更优质的体验。

    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