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七十四章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皇帝是高兴了,荣小王爷脸色瞬间惨白。

    他想要质问,却发现自己没有任何站得住脚的理由。

    毕竟,她愿不愿意嫁他,是她的自由。

    他之前擅自在见过她一面之后,没有询问她的意愿便是直接找上皇帝请求赐婚,若不是皇帝心血来潮非要见她一面以确保不会让荣王爷和荣王妃事后有何怨言,此事已然是板上钉钉。

    他本来就打算先把她变成自己的妻子,日后会一辈子好好对她,任由打骂绝无怨言。

    结果她连这个机会都不给他。

    荣小王爷脸色实在是太过灰败,竟然让宁清秋都是略微不忍起来,不过人都是要长大的,代价不同却绝对不轻,运气不好的就会格外沉重。

    宁清秋只能击碎他的幻梦了。

    江淑妃觉得自己完全是在看一场精彩至极的闹剧。

    如果其中的一个主演不是自己的男人就更好了。

    原来......

    原来皇帝打的是这个主意啊。

    不过也不知道皇帝在高兴个什么劲儿,他怎么会这么抓不到事情的重点?

    宁清秋的确是拒绝了荣小王爷没错,江淑妃也相信皇帝的保证,不论是于公于私,皇帝金口玉言既然做出了这样的承诺,那么必然是会限制荣小王爷的行动,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宁清秋就看上了皇帝。

    这个姑娘,看气质实在是光风霁月,便是极致荣华世间尊贵,都不一定留得住她。

    女人最看得懂女人,远比男人看得明白许多。

    皇帝这一次想要如愿以偿,恐怕是难了。

    到时候他受到的打击,也许比起一贯是顺风顺水的荣小王爷还要大,毕竟荣小王爷惯来是个孩子性格,无法无天却也没心没肺,这一次的确伤心,可不一定是坏事,他也许会一夜之间变得成熟起来,明白这世间便是皇家也是有着很多做不到得不到不得不放弃的东西。

    可换做是皇帝......

    皇帝才是最不能忍受拒绝的那个人。

    江淑妃心中唉声叹气,但是该打的圆场,她这个时候必须得做出表态。

    “既然宁姑娘都这么说了,那还真的是可惜了,不过小王爷是个好人,不会因此为难姑娘,你就放心吧。”

    她维持脸上平淡的表情,内心苦楚,只能是打落牙齿和血吞。

    既然话都是说到这个份儿上,场面冷下来,真的是很难回温,因为各人心思难测,每个人都是想着自己的事儿,还真没有继续呆在一起的必要,不论皇帝作何想法,在自家堂弟被心上人拒绝之后,他貌似也没有理由继续待在长乐宫。

    谈了几句之后发现三个女人都是不太搭理他,皇帝也不继续自讨没趣,他其实自己心里也有点乱。

    刚才若是宁清秋有万分之一的可能性真的答应嫁给荣小王爷,皇帝想,自己即便是不乐意,大概最后还是会说到做到真的成全他们,因为这样的美人,哪个男人都是想要,可皇帝是个有理想有抱负有野心的皇帝,他害怕自己有朝一日真的得到了宁清秋,会因为太看重她被影响过多,那么大周皇朝再出现一个盛世明君的愿望大概是要成为一纸空谈了。

    故而即便是忍痛割爱,他也是会言出必行。

    好在,她没有答应。

    皇帝第一次柔肠百结,便是纠结的带着霜打茄子般的荣小王爷离开了长乐宫。

    金碧辉煌的大殿内,就坐着三个各怀心思的女人。

    江淑妃远远没有在皇帝面前对于宁清秋表现得那么热情温柔,她几乎是无视忽略宁清秋的存在,拉着江念雨开始说一些抚宁侯府的家长里短,毕竟是血缘上的堂姐妹,就算是久未见面,但是依然是一家人。

    当然,其实她的目光一刻未曾离开宁清秋。

    宁清秋乐得自在,懒得和人打机锋,她对于这些宫里的女人感官很复杂,有些可怜也有些敬而远之,她们会把任何一个接近皇帝的人看作是眼中钉肉中刺,虽然自己没有这个想法,但是江淑妃看着她拒绝了荣小王爷的求婚,会不会怀疑她有着攀高枝的心思,宁清秋就说不准了。

    反正这些人以后都是接触不到的,不论是荣小王爷和皇帝还是江淑妃,都是她人生中的过客,不,甚至是说不上过客,也就是那么偶然路过的龙套罢了,以后大抵是不会再见,管他们怎么想。

    江淑妃到底是装不了太久,她看着宁清秋就是如鲠在喉,她多在宫中待上一秒,她就是浑身难受,眼不见心不烦,到底是累了般的揉了揉眉心,对江念雨说道:“念雨啊,我有点累了,日后再接你们进宫玩儿,今日便是先出宫去吧,免得再晚家里祖母担心。”

    江念雨便是拖着宁清秋告退。

    她本来是要说出宁清秋即日便是要离京完婚,以打消江淑妃的顾虑和很多男人不该有的心思,但是宁清秋提前觉察使了个眼色,江念雨便是闭口不谈只字不提。

    只是她不理解罢了。

    “荣小王爷也太不讲究了,竟然这么冒失的求皇上赐婚,还好皇上英明,让你自己选择。只是清秋,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不让我告诉淑妃娘娘你要离开盛京的事儿?”

    这样不是更好表明心迹吗?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反正只要是我离开了,就没有什么其他的麻烦了,至于说让你对我的事闭口不谈,主要是因为前脚才拒绝了荣王府的亲事,后脚直接说我要嫁人,荣小王爷的脸面过不去,指不定恼羞成怒之下弄出什么麻烦来,我走了之后,木已成舟,他们也拿我没办法,也不会迁怒于你,只要我离开盛京,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江念雨想了想觉得她的话甚有道理,还是不要横生枝节为好,只要是消息不传出去,等到宁清秋走得远远地,看其他人有什么办法,若是提前泄露,难免有人使出手段或者是找出借口让她留下,那岂不是夜长梦多。

    再不舍,她也同意宁清秋早点走躲清静。

    故而一反之前牵挂不舍的态度,一个劲儿的催促她赶紧收拾好,即刻出京,到时候等到他人反应过来,佳人已然是香踪缥缈了。m..,更优质的体验。

    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