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八十章 道歉
    宁清秋打量了一下那个被唤作大师兄称自己为余白的人,目中流露出浅淡的欣赏。

    看来,这个小子不是个不明事理的,也好,没救错人。

    虽然她也不在意自己救的人到底是个什么人,但是也不能救白眼狼儿吧,虽然对她没什么危害,但是知礼节守进退的人,到底是更容易讨人喜欢。

    她面上露出浅淡的笑意,感觉差不多和心善的人救了一只受伤的小动物的感觉差不多,还算是愉悦。

    “既然现在已然没什么危险,你们便是自行离去,我救了你们倒也不是施恩求报,不过是因为看你们顺眼罢了,至于说那些人我倒是不愿意无缘无故的就杀了,你们若是要报仇,日后还是靠自己吧。”

    这话说得倒是有点冷情了。

    余白连连称是。

    那个少女却是略微有些不平:“这些人作恶多端,姑娘既然有一身武功,就该替天行道除恶务尽,怎么能手下留情?”

    宁清秋并没有生气。

    她听得出来,这个少女却不是刻意针对她,倒是真的不太理解宁清秋的做法,不过她也没有任何义务去和萍水相逢的陌生人解释自己的想法。

    这些人孽障缠身,她赋予他们的剑伤难以治愈,便是勉强治好,以后也多半是动不了武,且日日夜夜焚烧之痛将会如影随形,也算是报应,倒是比起取了他们的性命还要更让他们痛苦。

    并且她确实不愿多造杀孽,杀几个凡人比起杀几百个修士的果报还要大,对于日后渡劫大大不利,故而她才让他们活命。

    且留下这些人通风报信,让魔教天宗的人和血衣楼以及其他想要神剑门宝藏的人知道了今日之事,他们便是会把目光转移到一个剑术无双的武功绝世的高手身上来,自己本身却是来无影去无踪,这些人便是想要找她也找不到,倒是可以为这些可怜的神剑门弟子稍微去掉一点压力,也算是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了,至于说其他的,她倒是不愿意多费力气。

    宁清秋没说话,余白却是面色一变,呵斥道:“薇儿你胡说些什么,还不给前辈道歉?前辈行事,自有自己的想法,岂非你可以轻言评判!”

    且人家救了他们,他们哪里有资格对人家指手画脚,他们的仇人,凭什么要救命恩人来杀?而且就算是他们自己动手,那也是对着宁清秋已然打败的一众残兵,如此杀戮没有反抗之力的仇人,岂非自己等人也走了邪门歪道?

    余白为人中正平和,即便是心中有着复仇之念,也不会偏激扭曲。

    红袖已然是等得不太耐烦,要她说,一剑下去,不论是什么魔教还是血衣楼甚至是这些神剑门残留的弟子,有一个算一个都是死得透透的,非宁清秋对这些凡人和颜悦色的,到最后竟然是一个人也没杀。

    当然,不杀便是不杀吧,随意杀戮凡人,倒是修士禁忌,红袖也能理解她不欲多生事端之想法,但是最后救了人竟然被个小丫头指着鼻子教训了,还真的是气人。

    她立即一跃而下,本来不想和凡人打交道,这个时候忍不住跳出来仗义执言。

    “兀那小丫头,被救了性命不道谢不说还不识好歹,你是哪个面上的人,竟然敢对她横加指责,莫不是真的不要命了!”

    几人眼前一花,一个红衣妖娆的美丽绝伦的女子翩然落地,正好站在宁清秋身侧,面色仿若含了冰霜。

    余白面色一变,显然知道这位也是武功极高之人,一直在一边却是半点儿不曾让他们发现,这怎么如此高手以往从未听闻,如今却是扎堆似的出现了?

    还一个两个都是这般年少貌美的女子,当真是青春年华而不是驻颜有术的不世出的武林前辈吗?

    自己等人以往还真的是坐井观天,小看了天下英雄高手。

    以往神剑门在江湖中威名赫赫,自己也可以称一句年少有为,在青年高手里面也算是数得着的,可是天地倾覆不过转瞬之间,一夕之间,师门被灭,只有寥寥几个弟子得以逃生,大家肩负使命四面八方而去,后续追杀势力层出不穷,同门之间却也不知道能不能有生之年重遇,更不要说报师门之灭门血仇,甚至是重振神剑门,如此想来,当真是悲痛难言。

    如今见到世间竟然有如此高手,余白自惭形秽的同时,却也生出了昂扬斗志,若是有朝一日自己有了这等实力,岂不是宗门复兴复仇皆有希望?

    且他本就是恩怨分明的人,对于宁清秋感激莫名,更何况如今情形,他们已然是丧家之犬一般仓皇出逃之人,在这样的一招打败数十个江湖高手的绝世武力面前怎么能够不心悦诚服?

    总的来说,宁清秋是他惹不起也绝对不愿意去惹的人。

    且后面出来的这个女子,看出来和救他们的少女关系匪浅,两人容貌惊世武艺绝伦,天下竟然没有传唱她们的名号,余白想了好几个人都是对不上,感慨天下之大自己确实是孤陋寡闻,面上却是丝毫不显,没有打探她们来历背景的端倪,反而是强自拖着身边叫做薇儿的少女给她们赔罪。

    薇儿性情直爽,乃是神剑门门主的爱女,平日里极为宠爱,即便是到了如今的地步,却也没有落魄失意,只是亲人俱都丧命,如今唯一亲近全心全意依赖信任的也就只有自己的大师兄,故而对他也是言听计从,见他真的生气,红袖又是目若寒冰,心内也生出了几分退缩之意,再说了,她对于宁清秋的剑术当真是心服口服,这个时候也是后知后觉的觉得自己太过胆大包天,且人家才救他们性命,她压根没有资格立场对宁清秋评论一句,故而脸上红晕密布,却是羞愤不已,老老实实的低头认错。

    “是我失言,还望姑娘你大人不记小人过,我是决计不会对您有不尊敬的心思,只是恨极了魔教和血衣楼这些卑鄙小人,故而一时血气上头才会口不择言,您的大恩大德,薇儿感激涕零,恨不得结草衔环以报,绝不会忘恩负义。还望您原谅则个。”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