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八十七章 从生写到死
    宁清秋一行七人,从山腰洞口处爬出,缓缓的沿着悬崖峭壁一步步下到山底。

    在这里,他们倒是没有敢飞行。

    万一引发了什么动静,岂不是平白增添麻烦,还是脚踏实地的走下去为好,这一点大家都是有志一同的执行了。

    没有人有怨言。

    这也多亏了最近在大周境内装凡人的生活,走走路不用飞的好像也没有太过不方便,最近都是有些习惯了。

    到了山脚底下,他们便是朝着墓碑群走去,这里的每一个墓碑代表的都是一位大能的墓葬地,曾经也是叱咤九天,曾经也是执掌风云,如今却是埋没荒野无人得知,倒是让人感叹唏嘘。

    他们心中虽然激动,但是有了最开始的幻境袭击便是生出了许多戒备谨慎,故而小心翼翼的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看着周围,脚下都是踩得轻轻的,就怕踩在什么机关上,当然,这一次领头的便是红袖了,之前也说过,她在机关暗器一道上极为有才能天赋,大家都是跟着她的步伐在走,半点儿不敢疏忽。

    神罗秘境,毕竟不同于其他地方,乃是极为凶险之地,甚至是有人称呼这里为活人禁区,只有那些将死未死弥留之际的大能,才能把自己埋葬于此,即便是他们,也不是以活人的身份进来的。

    宁清秋也是被这股诡异阴森的气氛感染,明明修士内修外炼,**神魂皆是世间最为纯粹的物体之一,便是死去也是肌肤骨骼如玉石般透彻如精金般外物不可沾染摧毁,可是偏偏在这里,却比起凡人乱葬岗都是要来得阴森恐怖。

    就连她这个胆子大的都是感觉到刺骨的寒意,且众人都是不说话,就更是显得诡异莫名。

    “小和尚,你可有办法找到你的宗门前辈?他当初既然留下了线索笔记这些东西,如今你也用不着藏着掖着,干脆的拿出来让我们按照他来的路线计划走,不然这墓葬群如此大,指不定还有多少潜伏危机,我们这么盲目行走,可不是好办法。”

    她本就是怀疑小和尚诸多隐瞒,这个时候出言不咸不淡的试探也并不出格,其余的人也没有怀疑她暗藏机锋,反而是真的目光灼灼包含期待的看着梵天。

    也对啊,这一次本就是因为那位雷音寺失踪的前辈才牵扯出这么一件前尘往事出来,还让神秘莫测的神罗秘境再一次现世,梵天作为知情人,怎么也不可能没有丝毫头绪吧?

    这里不是什么随便游玩观赏的地方,一个不小心自己等人便是要成为亡魂了,这若是宝藏没得到反而是误了卿卿性命,可不是修士所求,修士虽然习惯了富贵险中求不太把生死安危放在心上,但是以命来搏富贵机缘是一回事儿,对赌不想赢只想输那就是有毛病了。

    梵天没想到宁清秋竟然这么说,他微微一顿,眼眸低垂轻声说道:“不瞒各位,我寺中高僧前辈当年也是因为神罗秘境可以复活的传说故而孤身一人查找线索并且真的找到秘境,照理来说我等后人不该因为一己之私欲打扰他的安宁,但是寺内传承功法被他携带故而失落至今,我才邀请各位一同前来这秘境,秘境之内危险重重,我也是始料未及,不过我们至今也只是遭遇没有性命之忧的幻像,故而还请各位稍安勿躁,这墓葬群虽大,我们小心谨慎一点,应该并无大碍,我若是真的有什么捷径,难不成还会隐瞒?不论是为了各位还是为了自己,都是不可能做这样损人害己的事。”

    小和尚这话说得颇为诚恳,其余的人都是信了,故而不免神色略微暗淡,但是也都是意志坚强之人,故而很快便是重整旗鼓,也是,他们之前倒是被神罗秘境赫赫名头和环境气氛给吓住了,这一路走来,不也安然无恙?

    虽然警惕之心不可放下,但是也不用如此畏首畏尾,修士本就该是勇往直前无畏惧之心,若是真的怕了,他们当初就不敢来找神罗秘境了。

    退一万步说,若是真的不幸死在这里,也是能力不足运气不佳,倒也算是求仁得仁,没什么后悔的。

    宁清秋倒也不是咄咄逼人之辈,看小和尚这打太极的和稀泥的功夫,知道从他这里挖不出什么真话来,便是也不多言,毕竟小和尚所图应该非小,她便是静观其变,就不相信真的有什么送死的地方,他还真的会带着所有的人一起去跳,那岂不是把他自己也给搭上了?

    想来对方谋划这般久,还不至于这么蠢。

    就是不知道自己几个人,是因为他的计划确实是需要这么多人数凑齐,还是他们的身上有什么特殊的可以利用的地方?

    说话间,他们已经是站到了第一批墓碑的前面。

    他们选择了最近的一块墓碑站定,这墓碑本就是极高,他们站在下面,大概从上方看简直是犹如蚂蚁一般细微的小黑点罢。

    凑近了,便是可以看到墓碑上篆刻的乃是上古符文,明明是简单至极的字体,但是细细看去又是复杂莫名,山川湖海江河日月全部都是聚集在小小的字体中,看得人头晕眼花,不辨其意。

    宁清秋匆匆移开了目光。

    其余几人都是差不多情态,甚至是比起她来更为不堪,毕竟宁清秋如今已经是实打实的元婴修士,其他的人也不过是金丹,除了她和七夜之外最强的小和尚也就是半步元婴的水准,当然,对方的实力到底是不是隐藏这一点也说不准,毕竟若是她来谋划什么阴谋,不管过程如何策划,至少要留下一个稳当的底牌,最恰当的就是让自己的实力如雾中花一般让人看不明白,这样才有可以操作的余地。

    “这写的什么?”

    她悄声传音入秘,问的自然是七夜,看他目光专注一目十行的,她可不相信他看不懂,照她说,还看得津津有味颇有兴致。

    七夜不单单是看了眼前的这块墓碑,隔得近的数百墓碑他都是用快若迅雷闪电般的速度阅览了一遍,已然是心中有数。m..,更优质的体验。

    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