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九十一章 天壤之别
    然几声动静之后,红袖他们也算都安全着陆。

    因为宁清秋传音的时候已然提及了一下下面的情况,故而几人也没为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发慌,反而都是一个个全神贯注的查找着有没有可以打破空间法术的地方。

    红袖看不到宁清秋在那里,但是知道几个人隔得都不愿,空间法术限制,这里也就几个房间大小,对他们来说简直是小得可怕,故而墓主人的主要墓室肯定不是在这里,而且人家也不可能不做任何一点手段防备外人进入。

    若真的是那样,那所谓的大能的含金量就要真的被掂量一下了。

    只是理解归理解,当他们的立场对换,红袖就很是郁卒了。

    特别是几人摸索半天,竟然还是抓瞎,半点儿缝隙都是找不出来,这里的整个小空间简直是浑然一体,要不是这里范围太小,她还真的要怀疑这里其实就是墓室,只是很倒霉的这里已经是被先他们一步的不知名者给挖空洗劫一清了。

    “我说这墓的主人该不会是个专门修炼空间之道的大能修士吧,这水平我们真的能拿下?我看不如还是去外围转转吧,也不能太好高骛远了。”

    红袖果断的有点怂了。

    宁清秋瞬间就有那么点小尴尬。

    虽然说这墓地是她选的,但是红袖这么说虽然不是指责她听着也很是脸热啊,谁知道随便挑一个就是这么难缠,不过这都是七夜的锅,明明是他说这个墓主人性格温和的......

    这显然就是甩锅了。

    七夜只是说墓碑记载这个丹师大家性格温和,但是对于修士来说,哪里有真正的脾气好的和绵羊似的修士,能够修炼成为大能的,除了天资机缘最重要的就是坚定地意志,而且这个过程中,怎么可能不杀人?

    既然杀人,那么就不可能是传统意义上的那种老好人,只能说这个墓主人性格在没有踩到底线的时候相对温和,但是涉及墓地葬送之事,还有复活契机的问题,想必没有人可以忽视轻视。

    故而这里设下术法屏障,简直是再正常不过了,换你你不给家里保险柜锁上?

    何况墓葬之地对于修士而言可比什么保险柜藏宝库什么的重要不知道多少倍。

    “咳,是我思虑不周,大家再找找,指不定很快就是找到了,若是真的找不到突破口,我们就倒回去外围看看呗。”

    虽然明知道这里埋的是个炼丹师,但是她却是不能明白的宣诸于口,不然人家问一句你怎么知道难道看得懂墓碑符文,她要怎么解释?还不如装傻充愣装糊涂呢。

    心里明白就行。

    正主儿就在身边,就这么盗用别人的名头功劳,宁清秋还真的有点不好意思啊,便是那个人是七夜也不行,这一点上,她还是很坚持的。

    说着便是掐了七夜一把,小小的发泄一口怒气。

    行痴听到这里,便是赶紧的打圆场:“唉,这怎么能够怪你?都是我们让你在这里随便选一个的,这墓室打不开也不是你一个人的错,真的要说什么的话,该是我们实力不济运道不够。再说了,谁又能确保其他的墓地不会和这里一样,万一来个更麻烦的,不只是打不开还有墓主人埋伏的杀机,那就惨了。要说我们的运气还算可以的了,我本来以为这神罗秘境里面乃是三步就是危机,五步就是杀机来着,怎么也要遭遇个十几次才能找到目的地,没想到一过来就找到了墓葬群,还能奢望什么?所以还真不能就这么垂头丧气了,继续找找吧。”

    不得不说,行痴当真是很会说话的人。

    听他一说,宁清秋就如沐春风了。

    其实本来红袖也没有什么怪罪宁清秋的意思,便是她敢,也不会在这个时候犯蠢,那不是故意破坏小团体的团结一致嘛,在这个地方要是不能够抱成一团,那不要说是获取什么宝藏利益了,分分钟都是能够变成危机四伏的险地,再糟糕一点,内讧起来除了吵架,可不就剩下动手了?

    就在这个时候,七夜突然拉住她的手,伸到了斜右方靠腰侧三寸处的位置,什么也看不到,但是宁清秋却感受到了一点儿凸起。

    那里本来是空气的位置,感受起来也什么存在障碍都是没有,但是她就是摸出了凹凸不平之感。

    难不成这里就是突破口?

    不过......

    这也设计得太先进了吧,还是按钮式的?

    恩,还开了隐形模式。

    完全的超现实主义啊。

    不过云荒九州修士的存在,本身就是推翻了以往宁清秋树立的三观就是了。

    宁清秋都是恨不得给此地主人竖个大拇指了感叹一番。

    不得不说,七夜果然是厉害啊,竟然被他轻而易举的就找到了,若不是旁人在场,宁清秋真想要扑他怀里亲他一口算作是奖励了,虽然他们看不见,但是人家耳朵也不是聋的,红袖他们能不知道他们的小动作吗?

    那么即便是漆黑一片理应看不见,她都是要羞于见人了。

    于是她强自按捺自己的激动,因为情绪变化的缘故,声音都是小小的发抖,不过因为她的话反而是没有人注意到这个细节:“我找到了!”

    咳,这个时候,他的功劳和她的功劳还是可以等同一下嘛,夫妻一体这话倒也没说错。

    她微微有点脸红,好在自己看不见旁人也瞧不清。

    几人围拢,宁清秋毫不迟疑地点了那个凸起处,瞬间,空间法术应声而破,就那么须臾,整个狭小的空间扩展得无边无际,黑暗消退,光明重现,宁清秋都是微微眯了眼,适应突然变化的明暗光亮。

    千山林立,万木葱茏,溪水澄澈,鱼虾跳跃,飞鸟翱翔、繁花似锦,当真是说不尽的美好,道不尽的生机勃勃。

    宁清秋深深地呼吸一口气,道:“这才像是仙家洞府嘛,这自从来到大周之后,我几乎是没有感受到这么纯粹丰沛的灵气了。”

    感觉从被沙尘暴袭击之后的雾霾重灾区到了一级自然景区的空山新雨后。

    天壤之别,也是不为过啊。m..,更优质的体验。

    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