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九十六章 断爪
    鳞爪受伤,却是威势不减。

    更像是被激怒了一般,在半空中顿了顿,压根不顾及伤口,恶狠狠的再次压下,宛若泰山压顶。

    宁清秋自然是要挺身而出的,她这个时候已然顾及不得其他人的眼光,而是全力施为,这也是她突破元婴期以来第一次全力以赴毫无保留的大战。

    在这里,七夜不出手的话,除了她,其余的人敌不过这只鳞爪。

    因为这只鳞爪,不管是来自于什么生物,都是强悍得可怕,它行动之间并没有带着什么属性招式,光是恐怖的**力量就足够碾压一切对手,单纯以实力论,一切金丹期在它面前都是不够看的,便是元婴修士,弱一点的都是没有多少可以全身而退。

    宁清秋却是昂然无惧的。

    剑修,斗天战地,还怕一个死物不成?

    不过——

    却并不是傻乎乎的硬拼。

    她飞身而上,身在半空,在即将撞上鳞爪的前一刻,骤然变换身形,从它的一根指头飞跃而过,开始腾转挪移,飞快的在鳞爪上留下无数密集斑驳的剑伤,在幽蓝色腐蚀剧毒液体喷射的时候,也极为注意防御,没有让自己被污秽沾染半分。

    谁知道那玩意儿有多恐怖?宁清秋可不愿意亲自试一试它能不能腐蚀自己的体表防御。

    这边战斗正酣,七夜倒是两手负在背后,一副悠然的世外高人的模样,却是半点儿不惊慌,宁清秋的战法越发成熟,剑法越发凌厉,他看着都是不得不感叹这丫头在剑道一途果然是天赋异禀,元婴期之后,她都是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一展身手,这一次,便是让她打个痛快,这才是最好的稳固修为的办法,且有他在,必然不会让她受伤,目前的情况看起来,宁清秋占了上风,胜利指日可待,他自然优哉游哉,丝毫不打算出手。

    红袖几人都是在想办法突破地表冒出来的无数空间裂缝的阻隔,毕竟如今他们被分割开来,可谓是孤悬在外,力量瞬间被分割削弱,当然要想尽一切办法汇合在一起,人多力量大嘛。

    关于这只鳞爪是个什么来历,他们可半点儿不关心,不过空间裂缝虽然细小,却是威力十足,他们倒是投鼠忌器,不敢轻易擅动,故而只能暂时的按捺焦躁,观看半空中的激战。

    这一战的输赢,对于他们来说,至关重要。

    宁清秋若是输了,不要说她自己,就连其他的人多半也是活不了了,因为宁清秋比起他们的战斗力还要强得多,竟然已经是顺利的到了元婴期,若是她都输了,其他的人自然没有活路;

    若是宁清秋赢了,那么他们才有逃出升天的希望,空间裂缝又不会主动攻击他们,缓缓图之找到消灭阻碍的办法重新汇合,才是他们走出这个墓地的唯一办法。

    大家是来掘墓的,不是来自己把自己活埋入坑的。

    若是真的就这般死了,传出去的话才真的是贻笑大方啊......

    这个时候大家都是没有了其他的想法,就等着宁清秋大发神威,至于说之后怎么办那是另说,他们只知道,这宁清秋的剑不够快不够狠的话,他们就没有之后了。

    宁清秋悬浮停于半空,炼心剑寒光四射,无尽汹涌灵气从丹田处涌现炼心剑,然后她奋力刺出这一剑,剑尖恍若缀着一颗流星,就这么轨迹优美迅速,砸在了鳞爪上。

    然后——

    时间、空间仿若都是在这一刻静止了一般。

    连她长长的黑色羽睫都是凝固着一丝不动,就像是被做成标本的蝶翼。

    下一秒,天崩地裂的轰炸声响彻天地,鳞爪鳞片一片片溅落飞射,无尽的幽蓝色液体宛若不要钱似的喷洒,血肉翻飞,鳞爪在空中胡乱的扭曲飞舞,已然没有任何的力量来对抗宁清秋了。

    于是,她得势不饶人,瞅准了机会,对着鳞爪伸出黑幕的关节处连砍了一百余剑,剑太快,连在一起都成了幻影,然后巨大的鳞爪就接连出断根,狠狠地掉落在地上,引发了地面的剧烈震荡,地表裂缝更是多了几条。

    本想要乘胜追击,跟着去天幕裂口里面看看到底是不是她猜想的那般那鳞爪乃是来自于一头真龙,却是想着下面还有七夜他们在,她倒是不好一个人擅自行动,故而对着朝着天幕裂口飞速回缩的肢体施展了一个追踪印法,便是飞到了七夜身边。

    再回头时,天幕裂口已然慢慢合拢,灵气湖泊的水流开始倒灌返回湖中,风云暂歇,雨点越来越小,就连天光也渐渐地从云层从透露些许。

    行云布雨,风雷景从,加上那只五趾鳞爪,这怎么看怎么都像是龙族的标配啊,难不成她猜的是真的?

    “表现得不错,剑法如流星迅雷,你当真是把元婴期的修为巩固了。”

    宁清秋对这样的表扬接受良好,半点儿不心虚,他的话并无夸张。

    只是——

    “你当真是没看错墓碑符文?这鳞爪我怎么看怎么像是龙族的暗月龙,你不是说这里乃是炼丹师的坟墓,怎么冒出来一头似龙的怪物?莫非是炼丹师生前养的宠物?”

    这个猜测并不离谱。

    龙一身是宝,龙鳞龙骨龙筋龙爪那都是炼器的绝顶材料,龙血龙珠龙眼龙须龙肉,全部都是炼药的上佳原料,炼丹师养了一头龙来当做是自己随时取用的宝库,听起来离谱了点,但是在上古还真不是不可能。

    七夜无奈的看她一眼,解释道:“我什么时候说过这个炼丹师是个人族?月光龙秉性温和,智商极高,它们又寿命悠长,学习人族的炼器炼丹又不是难事,将死之际埋骨神罗秘境,这里特殊的环境很容易的把月光龙化作了污染的暗月龙......你猜的没错。那确实是龙爪。”

    宁清秋的脸僵住了。

    搞了半天,她刚才打的就是墓主人的尸体啊?

    不过,再怎么说一切都是怪七夜这家伙,说话说半截,正常人谁知道他指的是哪个种族啊,不过以后她就不会这么想当然了,主要还是和异族打交道的有点少,什么都是往人身上去想,这是正常逻辑嘛。m..,更优质的体验。

    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