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九十八章 选择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以我们清秋这么厉害的剑法,不要说剁掉个龙爪子,就算是整条龙都是能被一刀两断尸首分离的。”

    红袖话音未落,宁清秋差点没被自己呛到。

    她虽然不会妄自菲薄听听人夸也很开心,但是红袖则夸张过头让她都是尴尬起来了啊。

    而且她可没有那么大的把握做到红袖说的那般斩龙如反掌。

    屠龙术,在任何时代任何世界,那都是神话传说一般的故事,不管是什么样的龙,无论是奇幻式的西方龙还是玄幻式的东方龙,那全部都是食物链的最顶端,天生的捕猎者和上位者,拥有无比庞大的力量,可不就是随随便便来个阿猫阿狗的都是可以大言不惭的说自己要屠龙的。

    能够做到这一点的,无疑都是人杰。

    宁清秋觉得,自己可能还需要锻炼。

    要屠龙,她现在还嫩了点,刚才别看她胜得轻松,可是自己知道自己已然尽了七八成的力气,且感觉那个暗月龙大概是处在某种被束缚控制的情况下,才会出昏招只有一只龙爪攻击,不然的话若是暗月龙果真出现,她多半不是对手。

    能够埋在神罗秘境的,不论是什么种族,那都是强大的实力者,不论是活着还是死了,威势都是一样的。

    特别是月光龙族这种特殊种族,也许死了的它们比起活着都是还要厉害还要恐怖,因为月光龙的秉性让它们即便是实力强大也会秉承着自古以来的作风不会轻易和人动干戈,但是暗月龙则是月光龙的极端反面,更像是对立的一黑一白两个世界,镜面映照,却是截然相反,便是死了没有真正的意识做主,但是它们的本能充斥着破坏、暴虐、阴暗和腐蚀,她若不是身怀绝世剑术和明净琉璃火,压根不可能胜利得如此轻松。

    所以她并不想其他的人就这么小看了暗月龙,这无疑是要吃大亏的,若是抱着红袖他们这样的无所谓的心态,再一次遭遇暗月龙,可能就是一招落下全盘皆输的下场了。

    可是冒冒失失的这么直白的劝说,好像也不太对,因为她这么做就像是故意夸耀自己的功勋似的,脸皮薄点的都是恨不得找个地方抹脖子得了,免得被人用异样的眼神看着。

    但是宁清秋绝不是这样爱惜颜面的人。

    她斟酌了一下用词,尽量用不伤害大家自尊心的说法说道:“这暗月龙其实还是很厉害的,我之前那一招流星归陨已然是最近悟出来的绝招差不多耗尽了灵气才能够施展一次,也不过是斩下一只龙爪,要说真正的对付全盛状态的龙族,恐怕还是力有未逮。”

    “我们现在就两个选择。一,前进,入湖中一探究竟,若是真的碰上暗月龙,大家没得说一较高低便是;第二,就是转身离开,不要说这个墓,就算是其他的墓我们也是不要擅动,想必大同小异,应该都不是什么能够轻易突破的地方。之前我们想着入墓探险宛若探囊取物还是想得太简单了,高估了自己低估了神罗秘境的凶险。”

    她叹了口气,极力安抚了手中颤动的炼心剑。

    炼心剑经过了重玄真君的回炉重造,那个灵性简直是呼之欲出,她觉得炼心剑其实差不多已然孕育出了灵识,器魂已然生成但是还没有全部孵化出来,但是它能够观察外界,也学会了思考,有着七八岁小孩子的智商,只是对于这个世界一片懵懂什么也不明白,就连话也不会说,甚至是对于自己和人的意识形态估计都是没有搞清楚。

    但是本能的反应还是有的,且还非常的剧烈。

    今日与暗月龙一战,虽然短暂,但是含金量可着实不低。

    而且,什么来说都是第一次最为重要。

    炼心剑之前经历的大大小小的战斗成百上千,但是这一次乃是它“重塑”之后第一次正儿八经的战斗,还见了血,伤的还是龙族,它自然敏锐感知到了自己主人和敌人的许多东西,开刃需要上等的热血浇灌,暗月龙已然是死物,但是斩杀它对于炼心剑有着不小的好处。

    故而蠢蠢欲动,闻战而喜。

    宁清秋都是有些无奈。

    照她自己来说,也不是不愿意和暗月龙拼斗,不然的话刚才就不会干脆利落的断掉暗月龙鳞爪,归根到底,她还是不愿意暗月龙族这样的生物横行世间,它只会带来邪恶灾难,全身上下没有一点是让人喜欢的,且它的前身月光龙族活着有多么的受人欢迎,死了就多么的让人糟心厌憎。

    月光龙品性高洁容不得玷污,就连死亡都是愿意让自己魂飞魄散消弭世间也不愿化作暗月龙为患,故而月光龙消失世间的同时几乎是没有暗月龙的消息,如今在这个墓里面发现一条,还不知道能够牵扯出多么大的秘密。

    要说这里面没有什么缘由,鬼都不相信。

    紫霄性格直爽,信奉的是行动至上的准则,最讨厌平日里面旁人唧唧歪歪半天拿不出个主意,这想过来扯过去的,有什么好事儿黄花菜都是凉了。

    但是当着其他几个人的面,还真不敢这么说,不然那就是犯了众怒了。

    可还是有点憋屈,堂堂男子,竟然让一个女人出头保护,简直是让名声在外的紫青双剑丢尽了脸面,本来以为宁清秋这个潜龙榜首虽然乃是金丹期最顶尖的修士,号称是九州元婴修士以下第一人,他们兄弟虽然没有一争高低决雌雄的意思,但是却也并不认为两个人双剑合璧真的就差了她太多,单打独斗胜不过,但是到底是一个级别的人。

    现在经过刚才宁清秋和那只巨大龙鳞爪碰撞还稳占上风才发现,他们和人家还真不是一个世界的。

    别提多受伤。

    心里那叫一个憋屈,小声嚷嚷道:“选什么选啊,当然下灵气湖去看看啰,都是被你斩断了一只爪子,实力大损,我们不乘胜追击痛打落水狗,难不成还要假慈悲伪仁义的放过这个劳什子暗月龙?完全是放虎归山嘛,不管你们怎么想,要我空入宝山而回,我必定是不服气要怄死的。”m..,更优质的体验。

    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