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九章 用心险恶
    宁清秋脸色也变得焦急起来,她心里觉得青冥这般受伤和她也有点脱不了的干系,早知道即便是其他的人不相信,她也应该提醒一二,这样的话,大家怎么也会有点防备才是,不会就这么中了梵天的奸招。

    说实在的,她觉得梵天这番行为实在是不可理喻。

    便是要背后捅刀子,怎么看也不该选择青冥啊,无论是她和七夜这样的“外来者”,或者是红袖还有行痴这样的“孤家寡人”,都是比起紫青双剑两兄弟中的一个来得好下手啊。

    不过事已至此,多说无益。

    既然撕破了脸,那么就该真刀实枪的对拼一场,胜利者才拥有笑到最后的权利。

    炼心剑斜指,她看向梵天的眼神杀气蓬勃,甚至是比起和暗月龙对战的时候还要厌恶愤怒。

    因为背后伤人,实在是太过卑鄙。

    便是修士向来是不择手段,但是宁清秋还是看不惯这样的行为,没有被她碰上也就算了,她不会用自己的价值观去强行要求别人改变,甚至是梦想着这个世界按照她的意愿来进行运转,那无疑是痴人说梦异想天开,可若是这样的事情就发生在她的身边,发生在她身边的人身上,那么宁清秋就要手执三尺剑,肃清邪祟,还天下以公理道义!

    说得粗俗直接点,那就是她求的乃是自己心中畅快念头通达。

    这也是九州修士追寻的普世价值,对他们而言,因为拥有了超越凡俗的力量,很多世间的规矩准则对他们来说都是废纸一张,没有可能拥有一个让绝大多数的人认同的统一观念,他们追求的是个性,宁清秋自然也不例外,她只要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自己想要做的事就可以了。

    “将青冥交给我们,休要伤他性命。我敢保证,他若是死了,你今日也不能活着出去!”

    宁清秋没心思和他多废话,眉目深寒,如她手中剑一般冷冽。

    她不会给梵天讨价还价的机会,这是给他的最后选择,若是梵天执迷不悟以为他们都是软柿子想要怎么捏就怎么捏,她一定会教育他怎么做人的。

    她发誓!

    梵天几乎是捧腹大笑,笑得连腰都是直不起来。

    他甚至是有些气喘的说道:“你这是在和我说什么笑话?到了这个地步,难不成还以为我们真的能够握手言和不成?滑天下之大稽!”

    “我本来也不打算这么鲁莽的杀了你们的,等到你们无知无觉的步入死局,到时候毫无反抗痛痛快快的去死掉,对我来说才是最好的结局,但是谁让这个青冥冥顽不灵自作主张竟然还以为抓到了我的把柄来威胁我?我没有办法,只好杀了他。”

    他说这话的时候还煞有介事的叹了口气,青冥瞪着眼睛看着他,眼里没有后悔只有漠然。

    事已至此,只怪他们兄弟有眼无珠,他这条命没了也罢,只希望宁清秋和那个七夜有着足够的力量翻出梵天设置的局面,若是没有猜错,这个宝库这个时候已然成了一个密闭的囚牢,轻易出不去了,不然梵天也不会撕下他的假面具,暴露他内部的丧心病狂和疯癫。

    说实话,梵天这做派,宁清秋是很看不上的。

    都说是每当大事有静气,泰山崩于前而色不改,这个梵天显然是落入了俗套,眼看着自己所谓的计划谋划将要成功,就开始作天作地,恨不得把一切都是和盘托出,表现得格外的骄傲无脑,古今中外多少实例都是告知了我们,反派死于话多,能够斩草除根的时候就不要拖拖拉拉的炫耀自己的“聪明”,那会给人翻盘的机会,不找到多少人就是死在这一点上。

    只是宁清秋自然不会去提醒他。

    眼看着青冥都是要咽下最后一口气了,梵天也没有打算用人质来让他们投鼠忌器,反而是打定主意要杀了他们,那么宁清秋也只能是用拳头用剑来说话了。

    剑光如极电流星。

    宁清秋的剑,向来是无匹锋芒,就连红袖他们都是感到了刺面的痛感,即便这剑招不是冲着他们来的,但是威势已然是加诸在他们身上。

    不过他们这个时候并不惧怕,反而是激起了同仇敌忾之心。

    恨不得立刻就是把梵天小和尚千刀万剐碎尸万段。

    对于他们来说,青冥的重伤垂死可谓是致命一击打在了他们的身上,对于小和尚的信任和情谊在这个时候看来是如此的可笑可悲,最深的伤害永远来自于最亲近的人,背叛永远比起单纯的敌人仇恨来的更让人咬牙切齿,他们对于青冥的遭遇几乎是感同身受。

    便是梵天和他们光明正大的走到了敌对的位置刀兵想向也好过这毫无防备的捅刀子,还是戳破丹田气海这样的阴毒手段,对于修士而言,这是最大最重的伤害。

    青冥眼里的光都是渐渐地暗淡下去,已然是处在了弥留之际。

    梵天见宁清秋攻来,却是不闪不避,他头部肌肤的血色藤蔓妖异骇人,闪烁着诡异的红光,有着惑人心神之效,心智弱一点的可能都会眼前幻象丛生,而高手过招就那么须臾片刻的走神可能就是会被抓住破绽一击毙命!

    可惜他面对的乃是剑心通明剑道意志甚至是生出了光辉的宁清秋,这些都不过是雕虫小技,压根不痛不痒。

    他眼光一寒,狠狠地一脚踹在了躺在地上的青冥的腰腹处,直接把他当做是武器一般的踢出,直接朝着宁清秋的炼心剑而去。

    “作为一个剑客,死在一个剑修手上,也算是你青冥死得其所!”

    他一边阴冷嘲讽,一边身形暴退。

    这等以人命阻挡剑锋的手段,当真令人发指。

    宁清秋收剑急转,翩然空中翻转之后落地,炼心剑斜指地面,另一只手施展灵气将青冥半空托付,缓缓地送到了紫霄他们的面前。

    眼神却是眨也不眨的看着梵天,此时此刻心中却是杀机沸腾。

    梵天用心险恶,这完全是想让宁清秋给青冥补上一剑,虽然可能是因为战斗之中收剑不及的缘故,但是到底是给她和紫霄等人种下隔阂的种子。m..,更优质的体验。

    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