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一十六章 无敌,是一种寂寞
    梵天以为自己已然稳操胜券。

    正是因为有着地脉之气这个通杀的底牌,他才有底气在宁清秋胜过他的情况下还居高临下的怜悯他们。

    但是眼前的情况已然颠覆了他的观念。

    七夜恐怖的威压驾临虚空,便是地脉之气在他的面前也要低下头来。

    他对于天地规则大道法则已然是熟稔于心,就连婆娑秘境都是他家后花园,地脉之气显然也不是第一次接触。

    在他的磅礴力量之下,地脉之气也是要按捺小暴脾气,乖乖的按照他划定的道道去运转。

    很快,几乎就是那么片刻,在他身上的星光带弥漫洞窟中的须臾,无数的玄黄地脉之气便是拂去暴虐只余温和,像是丝毫没有被触碰侵犯,乖乖的向强者敞开了自己的领域。

    众人的眼珠子都是快瞪出来了。

    红袖他们现在脑子里面只有几句话,我是谁?我在哪儿?我要做什么?

    就这么没有一点点防备,就猝然接触到了九州最尖端的力量,那无限接近于神的伟大浩瀚,实在是太过震撼人心。

    七夜的力量,从来都是超脱凡俗的,同阶级同境界下他从来都是无敌于当世。

    他的伟大,已然用语言难以描述。

    在他面前还能够不痛不痒的保持淡定的,大概也就只有宁清秋了。

    不过这也是她第一次见到他突破以来彻底的放开自己的力量。

    比天高,比海深。

    即便是他们全部都是被隔离在他的星光绸带中,避免了直面这样的可怕力量,但是依然可以感受,即便那是削弱无数倍的力量,也让人惊惧、让人彷徨、让人恐慌。

    不过宁清秋的眼睛很快就是再次熊熊燃烧。

    她可是要做灵气大潮汐以后最厉害的剑修,怎么可能在目睹这样的力量之后慌张退却?

    她要做的,是昂首挺胸做一个真正的战士,追寻大道追寻力量,永不停歇。

    直到攀登那至高的王座。

    和他并肩而立。

    七夜温柔的看她一眼,和他的力量截然不同的属性,却是格外的融洽。

    也许没有宁清秋,他会成为一个漠然的神,在天空高出漠视世间万物,除了力量不会有什么让他停住脚步,但是现在——

    地脉之气俯首称臣,梵天头上冷汗和着血液滴落,他已然濒临疯狂。

    便是上古人杰辈出,也少有七夜这样的绝代妖孽出现,而且他可以感受到那撤去掩饰的日月重瞳,明灭光耀,那是传说中的道体,出现便是代表着时代主角旋律的特征!

    为什么,不是他?

    为什么在他复活的时代会有这样的人物出现?

    灵气大潮汐之前的辉煌时代,都是绝迹般的传说体质,为什么会在灵气大潮汐之后的贫瘠时代茁壮成长?

    梵天大吼道:“你是谁?你到底是谁?!这个时代怎么会有你这样的人出现!为什么!有了你,那我算什么,我算什么!”

    他心心念念,以为自己乃是真正的天道眷顾者,这一世必然是要搅弄风云主宰世界,搞了半天七夜的出现就像是一记闷棍,狠狠地敲击在他头上,把他整懵了。

    七夜神色淡漠,眼中流泻的唯有冰冷,他沉声,回音隆隆:“你是什么?我告诉你,你这样的失败者,早就该随着这个地方一道沉沦地狱深渊。既然已然是亡魂,何必心心念念重返人间!”

    在他而言,死了便是死了,败了便是败了,这样改头换面夺舍的行为,简直是不可理喻。

    当然,他也没那么多的闲工夫去管别人的人生,无论是什么样的价值观都是与他无关,不过是因为梵天对上了宁清秋,间接惹上了他,七夜才打算出手把他弄死。

    梵天崩溃了,他含怒出手,丹田处元婴熊熊燃烧,就连魂魄深处掩藏的曾经所有的力量都是开始沸腾,他一定要给他一个好看,管七夜是谁,他都不能容许自己被这样的否定污蔑。

    宁清秋看他状若癫狂,显然走上了神经病或者精神病的道路,下意识的想要后退两步,实在是梵天这个时候的形象太过恐怖,看着实在是伤眼睛。

    梵天本来大概只到她胸前的那个位置,所以她才口口声声的喊什么小和尚,现在梵天燃烧灵魂力量,身体也揠苗助长般的疯狂拔高,很快的便是到了一个成年人的身高,且因为力量的膨胀,还在不断地增高,几乎是近百米高的程度才停下,几乎像是一幢摩天大厦。

    而且他纵向横向均匀发展。

    身体就像是吹了气的气球似的顷刻间便是鼓胀起来。

    神通——法天象地!

    梵天身上的衣服早就撑爆碎成渣渣,好在他身上的血色纹路几乎是同一时刻蔓延全身,凹凸不平的覆盖他的整个身体,就像是披上了一层血色藤蔓做成的油画外衣,看起来恶心狰狞。

    恩,没有看到什么让人长针眼的东西......

    算是幸运。

    倒不是宁清秋对此甚为忌讳,来自信息大爆炸时代的姑娘再怎么纯情很多东西都是见过的,普及教育做得很好嘛。

    她倒是不会太介意。

    但是七夜的怒气值大概是会瞬间爆棚,到时候场面控制不住变得太血腥就不好了。

    宁清秋有点无厘头的想,这样的身形看着是很恐怖,但是会不会她用剑在他身上戳个窟窿,然后他就会顷刻间泄气,变成一滩肉泥人皮?

    这么想想,她都是默默地打了个寒颤。

    这也太可怕又恶心了。

    还是交给七夜去对付吧。

    至少目前的她,对付这样的怪物还是力有不逮。

    他们一同出来,理应同甘共苦,但是直到现在都是她奋斗在第一线冲锋,而七夜这个大男人一直操着手在队伍里面打酱油,这个时候也该他出出力了。

    七夜抽出了他的森罗万象刀。

    这柄神魔之刀,已然太久没有真正的饮血了。

    眼前的梵天,虽然是个强撑起来的架子,大概是撑不了太久,但是力量的本质还是存在的,确实是可以一战的高手。

    不过它也不挑了。

    因为被束之高阁太久,已经是见到一个对手就是可以激情澎湃了,宁清秋都是听到了森罗刀的喜悦的嗡鸣声。

    无敌,果然也是一种寂寞啊。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