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一十七章 以彼之矛,反杀!(上)
    如果说宁清秋的剑是锋芒毕露,那么七夜的刀便是天下纵横。

    他自有法度,霸王道杂之。

    浑然可以开一派之先河的刀道宗师,绝顶高手。

    什么号称天刀地刀的,在他面前也得趴着。

    宁清秋至今仍然记得那月夜之下,他在她身后带着她用森罗刀意衍化炼心剑法,殊途同归,故而给她剑道之上第一次深刻的感悟,这来自于先驱者的传授,故而后面她领悟剑意也说不得这一次的言传身授给了多大的帮助。

    点石成金?

    她微微扬起嘴角,虽然这么说夸张了些,但是觉得好像也没有说错。

    森罗刀寒气深深,无数的地脉之气紧跟着盘绕而上,很快围绕刀身化为龙形。

    不得不说,修士界的大招,很多都是和神兽啊传说中的某些事物啊有关,尽量模子会往那个方向靠。

    到不单单是因为知名度高,弄出来纯粹是为了装逼,那就完全是把九州修士看低了。

    主要是因为那些神兽甚至是神话传说中的神异事物被人口口相传,在天地之间流传了这么多年,加上人心信仰思绪加成,已然成为了这片天地独有的印记,会给使用者加持不同的超凡力量。

    故而修士把自己的真气具象化在主世界的时候,常常追逐龙凤形态、鼎钟鼓印的模型,不是因为看着威风,而是因为使用这样的印记模型可以引发天地印记的共鸣,从而增强招数威力,确实是可以有效加成自己的招式力量,不至于浪费,甚至是会产生奇效。

    就像是游戏里面某些中二名称的招数,据传用出来的时候大喊名字,会有暴击效果......

    当然,以上只是传说,倒是不能真的用来佐证。

    反正宁清秋自己也接受了这个设定,虽然没有走上炼心剑剑气变成龙凤形状,但是她也并不排斥就是了。

    森罗刀,万象森罗,在这一点上自然是佼佼者。

    即便是梵天变作了顶天巨人的模样,七夜对比起来不过是一个小小的蚂蚁状的生物,但是他的恐怖气势半点儿不弱,甚至是更加强悍精炼。

    红袖等人早就傻了眼,这个时候差不多一脸梦游天外的神情。

    当然,紧张还是紧张的。

    毕竟,七夜赢了,大家就能活,当然这个时候已经是没有人会去在意自己这一趟到底是能不能够满载而归得到宝物了,能够有命出去就已然是侥幸了;另外一种可能就是七夜输了,然而没得说,大家一起碎成渣渣陪葬呗。

    虽然梵天之前一直是不肯拼命憋着这个大招,但是这个时候人家都是开始燃烧神魂要赌一把了,大家自然也不能认怂。

    这个时候怂了,那就是死定了。

    行痴他们也不是怕死之辈,毕竟散修都是刀口舔血之辈,有今天没明天的,生死一线的时刻经历得多了,但是恰恰是这样的人,虽然不怕死,却也是最想活下去的,即便是到了最后一刻,他们也会垂死挣扎永不放弃。

    不然的话,骨头都是化成灰了,哪里还有机会在这里挖宝?

    清秋像是感觉到他们的不安,笑了笑,看起来简直是一点儿不紧张,跟在郊外踏青似的悠闲,那画风简直像是走错了片场。

    她轻声细语的安慰众人:“不要紧,我们一会儿就能够出去了。”

    七夜在她心里,那可是战无不胜的战神。

    便是梵天来历不凡,不知道哪个牌面上翻出来的老怪物,那也是奈何不了他的。

    必然要亡于森罗刀下。

    便是看着身躯庞大吓人了点,但是宁清秋只要是一想到当初神京城中惊鸿一现被打成狗的魔尊大人,心里又是奇异的沉稳了下来。

    妥了。

    魔尊分身神念都是给跪了,其他的人想必也是翻不出什么浪花。

    她用不着担心,故而格外的心平气和,看起来简直是稳操胜券。

    红袖嘴角和额角一同抽了抽。

    这么看起来,宁清秋和七夜果真是天设一对地造一双,这般配合拍也是没谁了。

    看着自己男人or女人在前面跟怪物打生打死,自己在后面优哉游哉的一脸淡定的看戏,妥妥儿夫妻相。

    诡异的,众人也心情平和起来。

    全然走入了观众视角。

    宁清秋想,这个时候要是有几个座位,端上可乐爆米花,那就真算是享受了。

    眼前这就是绝对的vr视角全然3d的超级大片啊,哪个电影院线都是看不到这样的大场面,这特效绝对是没谁了——因为本来就是真实出演。

    虽然没有可乐爆米花,但是她储物戒指里面要啥有啥,灵茶果酒精致点心,什么没有啊,不过就是不敢拿出来,真要是摆出了这个架势,未免也太破坏氛围了些,也就只是想想,想想便罢。

    不论宁清秋怎么想,被她这么一表态,这么一说,其余的人还真的担忧不起来,对于七夜的信心那是前所未有的足。

    森罗刀无比霸烈,地脉之气已然不认识激发它们的梵天了,便是他还没有变成眼前这个怪物巨人的模样之前,它们也是不认人的,谁的拳头大就听谁的。

    日月重瞳之下,便是地脉之气这等天地本源之气,也是要乖乖的运转,很多东西,只要是摸清了脉络,那么一切便是有迹可循,也必须有迹可循。

    地脉之气精炼到了极致,便是玄黄之气,玄黄之气又称万物母气,那可是天地本源,至高之物,修士不要说见了,听说都是......哦,这东西人人都是听说过,就是没人见过,翻开历史典籍,都是差不多多少蛛丝马迹,属于传说中的事物,跟蓬莱仙山住着的那个神仙是一个级别的。

    地脉之气虽然比不上玄黄之气的极致重压,但是厚重感也是十分可怕,便是梵天法天象地变作了巨人也是抗不住头顶被森罗刀牵引汇聚的那一团地脉之气,皮肤被压得寸寸皲裂。

    他双手交叉略微护着头部向上顶,咬牙支撑,一双眼睛转为血色,然后诡异的红光急速扫向七夜。

    显然是要打断他施展刀法,让地脉之气失去控制牵引。m..,更优质的体验。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