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二十四章 主客颠倒
    七夜不说是宁清秋肚子里的蛔虫对她一切想法都是了如指掌,但是也绝对是达到了心有灵犀的标准。

    她在想什么,他一眼就能看出来。

    眼眸微暗,却是没有阻止她的想法。

    那个江念云他虽然不喜欢,但是既然宁清秋看中了他的资质,那么他也不会刻意的去阻拦,那样不单是起不到什么作用,反而是会引起宁清秋的反弹,她虽然不至于为这么个小人物和自己闹翻,但是他同样不会因为一个小人物非要惹她不高兴。

    说到底,他若是把江念云看得太重,反而是得不偿失,不如就顺着宁清秋的想法来,若是江念云不识好歹,那么宁清秋日后也不会多惦念这么个路人甲一分一毫,若是江念云想要成为修士,那么就把他打包丢给紫青双剑,让他们三个一道去青云宗,也算是了了宁清秋的一桩心事。

    她虽然对于青云宗没太多的感情,但是到底是有朋友和过往的情怀摆在那里,始终还是有着斩不断地牵扯的,且九州武道会上,青云宗的高层已然是从最开始的漠视戒备最后因为她一次次带来的胜利和荣耀,变成了接受和赞美。

    虽然这种关系一开始看起来完全是因为利益价值的牵扯,才让宁清秋得到认同,但是世界上本就是没有免费的午餐,乌托邦不过是个不切实际的幻想,甚至是称不上梦想的,因为梦想还是有着可能实现的可能性的,但是要所有的人摆脱**的控制抛弃自私的本能,那是没有人可以做到的事。

    即便是神灵,大概也是做不到这一点的,因为这是人类与生俱来的特性。

    宁清秋也并不会因为青云高层的态度改变影响自己的决定,感情需要维系,修士和宗门的联系不像是世家来源于血脉亲缘,但是归根到底,两者都是需要共同的利益、想法、信念甚至是目标等等去维系,单方面的付出向来不长久。

    宁清秋觉得自己为青云招揽一些苗子,并不为过,算是顺手罢了。

    她毕竟又没有刻意的去寻找什么天才,不过是因为遇到了,又觉得有缘分,于是便是顺水推舟罢了。

    说来,她其实是个很任性的姑娘。

    做事全凭自己的心意。

    好在,她的任性从来不会以伤害别人作为条件。

    关键是还有个无所不能的男人无底线无条件的支持她。

    七夜在她心里的印象就是无所不能。

    她一直这般坚信,自己爱的男人,就像是她挚爱的剑道,广博深远,无人可挡。

    可以斩破世间一切藩篱、桎梏。

    所以,她爱着七夜的时候,就像是她爱着剑道一样,坚定不移,当真是可以说一句我心匪石不可转也。

    所以七夜的那些吃飞醋的小情绪她不是看不到,但是宁清秋几乎是把这当做是一种情趣,因为她自己知道,除了死亡,世上没有任何人或者事能够将他们分开,从她答应和他在一起的那一刻起,就已然在心底发誓了。

    不过不会告诉他就是了。

    她只要做到就好了。

    宁清秋站在最前方,就这么安然不动的站在江家祖宅祠堂里面,一点不像是不经过主人家同意便是擅自入内的惶恐,反而是淡定自若,想必任何人看到眼前的情景,见到她的神情,都不会怀疑她站在这里的合理性。

    宁清秋深深地明白,这个世上的对决,不论是何种形式,开始之前一定要有气势,立足点不稳,这接下来的局面就很不好收拾。

    就像是古代的战争一样,管他怎么样,首先要找一个说得过去的借口和理由,能够站在道德制高点公理正义一方那就是更完美。

    天下之事,大多可以参照这样的想法。

    就像是犯罪,若是有了个感人至深的背后故事,那么也有一大堆人感到同情悲悯感同身受,便是宁清秋自己也是如此。

    当然,这也要看到底是黑暗遮住了光明迫使人们采取偏激极端的手段反抗,还是说有人存着操纵舆论和公众情感的恶意为自己的行为作出一块遮羞布粉饰太平来思考到底是法理重于情感还是情感重于法理......

    反正她已然摆足了气势。

    紫青双剑他们已然按照宁清秋的说法先行离开,倒不是落荒而逃,他们是大摇大摆的走了,主要是青冥之前差一点就死了,虽然有九转还魂丹救命,但是身体已然是受到重创,元气大伤,要恢复巅峰时刻不留隐患暗伤,还是需要仔细将养一下的。

    接下来的事,她完全可以轻松处理。

    这相当于一场激烈的谈判会结束之后,总算是可以闲下来有一搭没一搭的抠抠细节,比如说某一条条例的具体施行方式啊之类的,算是紧张激烈的战斗之后,调剂心情的小事儿。

    江念云剑骨之身难得,且还是上佳剑骨,绝对的修炼好苗子,但是也就是这个程度了,随便来个炼体期的称不上修士的预备役,都是可以把江念云打得分不清东南西北,当然,人江少爷可是侯府公子,满腹经纶才华,练武也不过是强健体魄却也不是为了和人争强斗狠。

    总而言之,宁清秋的心态很放松。

    他若是不答应,江家就注定和修炼界无缘,那么她和江念雨的交情大概也就只能到这个份儿上,她走之前,会给他们留下一些凡人用得上的好东西的。

    江念云的脚步渐渐地放慢,他虽然耳聪目明,但是到底是脱离不了凡俗皮囊的桎梏,对于宁清秋的气息压根感受不到,但是自从日夜兼程的赶到江家祖宅的路上,他体内的变化已然是越发剧烈,江念云不清楚这突如其来的疼痛反复又好转到底是因为什么缘故,但是他知道也许解决方案就是在自家祖宅。

    这是一种直觉。

    这种直觉当他进了大门直奔祠堂的时候达到了顶端,他健步如飞,走到祠堂门口,不顾身后都快跟不上的仆役管家们,迟疑的探出手,按在了门把环上。m..,更优质的体验。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