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三十二章 破冰
    七夜见她转身,便是露出一抹笑,薄唇微挑,眼里闪过一丝促侠,便是紧随其后。

    宁清秋没猜错,他确实是故意的。

    施展了一点小手段,让她觉得有些冷,顺利成章的披上他准备的雪狐裘。

    免得到了极冰雀面前的时候才觉得冷,到时候她定然是咬着牙硬挺,他可舍不得她难受。

    而且他觉得她穿得单薄,知道修士寒暑不侵,但是他依然担忧。

    就像是父母对子女一般永远觉得子女长不大,而且永远都变瘦故而一心只想着多喂养食物......

    她裹着雪白的毛绒绒的狐裘大氅,像是个雪地里面的白团子,可爱可怜,他看着都是想要把她往怀里抱。

    故而只有先下手为强了。

    其他的人也是各施手段,务必不能冻僵在半路上,不然岂不是丢尽了脸面?

    怎么也是要走到极冰雀面前再说。

    一路上七夜也没有闲着,给宁清秋进行着科普,毕竟极冰雀久未现世,修士对于它的了解并不算多。

    其他的人也赶紧支楞着耳朵听,务必一字一句都是刻在心里,虽然待会儿可能是和平商谈毕竟极冰雀只要不是脑残就不会在被封印了一千六百年之后出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和人族修士翻脸,那无疑是自绝于天下,想必到时候就算是万妖城都是没有任何理由来阻止人族对于极冰雀的任何制裁了。

    到时候被杀,可不是无辜,而是自找的。

    不然还真把人族当成是软柿子捏了?

    当然,要是没有几分实力敢硬要和极冰雀互怼,被恼怒的极冰雀冻成冰棍那也是没处说理。

    不可能因为你背后仗着人族就对人家指手画脚耀武扬威的吧?

    总的来说,双方在势均力敌的时候可以讲理,不然的话,还是看谁更强谁就更有话语权。

    这就是云荒世界的真正铁则。

    颠扑不破的真理。

    按照七夜所言,宁清秋已然对于极冰雀有所了解,在心里已然勾画出一个大概的轮廓。

    极冰雀天生神圣,寒冰领域几乎可以说是无冕之王一样的存在,除了冰龙族、冰麒麟(不是冰淇淋)一族,冰凤一族等寥寥几个少数异种存在,几乎没有任何种族可以在这个领域和它们比肩,包括人族在内。

    人族学得杂而广,远没有极冰雀这样的专精,当然人族专修冰属真气以脉的强者也不是软面团,强悍照样有,只是没有极冰雀这么如鱼得水罢了,它们到底是天道眷顾的冰属种族。

    宁清秋暗道自己虽然吸收冰凤精血,到底是只有一半,且冰凤死去多时,精血虽然力量经久不衰但是岁月催折到底是损失了不少精华,她也没有把冰凤血脉刻入骨髓让自己传承凤凰血脉,最多的就是单纯的吸收了一部分能量,真气稍微带了点冰凤属性的加强之力,和纯正血脉的极冰雀不可同日而语。

    要知道,传言极冰雀可是天地异种,天地间第一只极冰雀据说是上古冰凤和朱雀的血脉,当然,传说就是传说,可信度不知道有多少,但是既然能够有这样的传说,就说明了极冰雀的厉害和高贵。

    眼前的世界银装素裹,漫天雪花飞舞,她伸出玉掌,一片晶莹剔透的雪花宛若冰晶雕刻而成,精美至极,真正的鬼斧神工,大自然的伟力可见一斑。

    落入掌心,并未融化,然而是一股极寒之气盘旋缠绕,可见这片天地此时ed温度已然不可常理而论。

    看来,这只极冰雀被关了一千六百年当真是关得狠了,积蓄压抑了这么一股庞大的寒气力量,若是没有人限制一二,它还不闹得天翻地覆啊!

    不过,她也不怕就是了。

    宁清秋仗剑行天下,还没有怕过事儿!

    咳,她最多有些时候懒了点,怕麻烦而已,但是真的有事找上门来,用不着废话,直接上,正面硬钢,绝对不会怂就是了。

    狭路相逢勇者胜,剑修最不可以缺失的就是那股一往无前的锋芒,不然的话,那星空之下最强种族中修士最杀伐无双的这个称号,早就该让人了。

    极冰雀又如何,放马过来便是!

    她纤眉挑起,带着女性少有的英气。

    地面的光滑冰层已然龟裂,大大小小的裂缝四处纵横蔓延,看得人头皮发麻,生怕一不小心踩中便是中招,雪花遮掩了视线和路径,裂缝不好辨认,倒是让人更加的小心翼翼。

    他们行进的速度也相应的有些迟缓,但是修士本就是日行千里小菜一碟,再怎么减缓速度,他们依然在一刻钟之后顺利抵达大雪山脚下,极北冰原最深处,人迹罕至的地方。

    “难怪这里会被大周的那些凡人称为死亡禁区,入内者十死无生。”她呵了一口气,极低的温度顷刻间就把气息凝固成冰柱,蜿蜒停留半空,而后衰落在地,碎裂成渣。

    “就连我们这样的修士都是觉得举步维艰,可见这里乃是极寒地带,这极冰雀倒是先声夺人,尚未真正的破封而出,已然让我心有余悸。看着规模,这只极冰雀莫不是在一千六百年的禁闭封锁中有所突破?妖族又添了一位大能。”

    这样的威势,她只在一个人身上看到过,那就是七夜,虽然极冰雀说不上到底是有多强,但是不是元婴期大圆满就是化神期,这点儿应该没跑。

    她脸上泛起苦笑。

    本开以为自己突破元婴从此就不说横着走吧,但是到底是不会走到哪儿便是被人压上一头,却没想到出师不利,这出来的这么一段时日,除了身边的这几个,怎么高手像是韭菜似的一茬茬儿的往外冒啊!

    这年头,高阶修士当真是不值钱了吗?

    什么魔族尊者的分身神念啊、重返人间的上古修士啊、还有被封印的大妖啊,怎么都像是商量好似的,凑堆赶集似的蜂拥而至,当真是让人欲哭无泪。

    这年头,低阶修士还真没有人权了。

    就连元婴期,都是开始变得不值钱了......

    几人找了个合适的方位站定,目光都是聚焦在无数裂缝聚集的中心地带,那里已然上拱出一个圆弧蛋壳形状,冰寒之气滚滚而来。

    下一刻,清脆鸣叫响彻天地,一头庞然大物倏然破冰而出,风云裹挟冰暴雪,巨大的翅膀张开,阴影遮天蔽日。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