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三十三章 交谈
    我的天啊,这就是极冰雀?!

    ——怎么她第一反应想起的就是鲲鹏啊!

    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

    她杏眸中满是震撼,纤细的十指已经是全部绞拢。

    还以为极冰雀真的是小巧玲珑似的,没想到啊,竟然是这么个型号,真正的“大妖”啊!

    这等威势,难怪万妖城舍不得放弃,就算是人族,也不愿随便就折了这么个等级的大高手。

    球进了一千六百年,极冰雀一朝脱困而出,不说是喜极而泣,但是怎么也是扬眉吐气,清鸣之声远传千里,整个极北冰原的冰层都是被震裂了,无数风雪形成,在极冰雀周围盘旋,衬托它的威仪。

    其余几人更是个个目瞪口呆。

    行痴都是暗自咋舌,竟然感叹道:“我总算是知道大雪山的监察者修士们为什么装聋作哑当做是没注意到这里的动静了,这极冰雀如此凶猛,大家大概是自叹弗如于是敬而远之,就想装作什么也没有发生或似的把这尊大佛给送走啊......”

    这要是实力不济非要上来凑到被关押了一千多年的极冰雀面前,而且这只极冰雀脾气还不好,正是因为到处兴风作浪才被人族高阶修士关押封印,可见它实在是不好伺候......到时候怕是有命来没命回去啊!

    宁清秋喉咙口当即就是噎了噎,话说行痴这打人不打脸,这要不要这么直白的揭露别人的隐秘心路啊,话说要不是极冰雀太不知收敛,她这个时候都是想要转身就走了。

    大雪山的修士都懂得明哲保身,这个时候有多远躲多远,他们这些路人为什么要上赶着往这里凑啊。

    多管闲事不算错,但是不自量力那就不妙了。

    只是事已至此,硬着头皮也要上啊,不然丢不起这个脸,她掂量了一下双方的实力对比,觉得还是最好和平解决为妙。

    这个行痴也是,每一次都是事后诸葛亮的做派,马后炮放多了也很是招人恨的好不好!

    若不是她心大,又足够了解行痴,这话怎么听都是会觉得行痴是在暗嘲啊......

    她扬声高喊,运了真气,竟然也遥遥传出,宛若装了扩音器和放大器似的,一时之间甚至是盖过了极冰雀的清鸣之声。

    “极冰雀大人,我们乃是人族修士,得知你脱困破封而出特意前来恭贺,不如你先收敛了身形我们商谈一下如何送你离开人族境内?”

    她脸上带笑,心不由自主的提紧,炼心剑随时可以出鞘。

    七夜蹙了蹙眉,很是不喜欢宁清秋对人伏低做小,但是她态度不卑不亢,又向来不会是仗势欺人的那种人,所以没办法,他只好默默地扫了极冰雀一眼,到底是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做。

    其实清秋这一声大人还真的没有喊错,对于修士而言,妖族人族的区分远比不过实力的高低,妖族和人族现在还处在合作状态,故而极冰雀实力比她高,宁清秋喊一声大人并不是谄媚,而是尊重。

    在她心里,从来不存在喊了一声大人自己就低人一等的想法,她不过是按照规矩来,表明自己的态度,免得第一时间挑起极冰雀的怒火和什么心理毛病。

    毕竟被关了一千六百年,有些人可以被磨平了脾气,但是极冰雀绝对不属于这样的行列,不然的话,这么些年的囚禁他不会实力不退反进,在这个灵气贫瘠的荒漠世俗,竟然都能达到这样的修为。

    她已然确定,这一位成就了化神期的修为实力了。

    妖族果然是天赋异禀得天独厚......

    极冰雀舒展双翅,翼长数百米,那简直是一眼望不到头,身形修长优美,通体晶莹雪白,倒是名副其实,配得上极冰二字,听到宁清秋的呼喊,方才低下了它的高昂舒展的头颅,冰蓝色的瞳孔是漠然和高傲。

    人族的体型,和它比较起来简直是不值一提,放在冰原上要是不仔细看绝对是要被忽略的节奏,它之前也是毫不在意,现在看来,对方倒是对它知之甚详,有备而来。

    莫非是人族派来看管它的那些人?

    但是气息又有点不像啊,那些胆小鬼,一向是对极北冰原敬而远之,平日里都是不怎么来,更不要说它今日脱困实力全盛,那些看管它的修士自然不会上赶着自讨苦吃。

    还别说,憋了这么多年,它确实是心里暴躁想要找个发泄对象,但是也不会轻易和人族动手了,毕竟刚出来,它也不想发疯痛快了没多久再被关回去......

    就连太阳都是被遮住的恐怖阴影渐渐缩小,天地渐渐地风雪渐停,极冰雀浑身白光闪过,一道修长的人影从中划出,就这么不紧不慢的朝着他们缓步走来,身姿优雅,眉目冰冷高傲。

    那是一个二十几许的俊美青年,穿着件雪白长袍,浑身没有二色,五官宛若冰雪雕就,若不是那头如瀑般的雪白长发和冰蓝色不似人类的眼睛,在场的人都是要把他当成是个普通的人族修士了。

    这正是极冰雀化作的人形。

    他开口的时候,声音冷冰冰的不带人气儿,眼睛盯着宁清秋一眨不眨:“你这个小丫头,就是人族派来迎我出关的人?啧,倒还算是有几分本事。”

    他知道自己的寒冰领域的厉害,宁清秋在他面前毫不畏惧他自然散发的威压,在他面前也是进退有度,饶是他看不惯人族也不得不承认人族的厉害,而且看宁清秋的骨龄,确实是小得很,在他眼里,就是个人族的幼崽,竟然有元婴期的实力,就算是极冰雀这样的天道眷顾宠儿般的存在,也是觉得后生可畏。

    至于说其余人等,压根没有放在他的眼里。

    刚才出声的是宁清秋,在这些人中也是修为最高的那一个,看着都像是领头的,以他的高傲,自然不屑于和其他的人说话。

    宁清秋笑容的弧度未变,心想七夜的本事才叫高杆,竟然天衣无缝的瞒过了极冰雀的眼睛,完美的伪装了一个金丹期的小修士,实在是可怕。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