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四十四章 当初眼瞎的自己
    万妖城城主府,十分的肃穆威严,带着历史感的深厚、沧桑,还有沉重。

    宁清秋眼尖的看到了城主府墙壁上的斑驳血痕和刀枪剑戟等兵器弄出来的痕迹,年代不一,深浅各异。

    看得出来,妖族果然是血与火中走出来的种族。

    不知道经历了多少大战,这个种族才能够坚持到今天,并且开始和灵气复苏一般,渐渐地恢复了当初纵横捭阖万族的那么一点元气。

    当然,有人族在,不论是妖族还是其他什么异族,注定是没有什么出头之日了,这么想想,也不得不说可怜。

    宁清秋想,若是这里有着三国典故,那么人族和妖族具象化一点,就真的可以说是一句既生瑜何生亮了。

    妖族很好,但是比起人族来,到底是差了许多,最重要的是,它们生不逢时,缺了运道。

    但是这么想着的同时,心底身处的那些弥漫散开的荣耀和骄傲,又促使宁清秋昂首挺胸让胸中的一汪热血滚烫燃烧。

    在云荒世界,生在人族,应当觉得骄傲和自豪,并且应该努力成长奋斗,为自己的种族更加的繁荣昌盛添砖加瓦,贡献一份力量。

    宁清秋觉得这个想法其实和在现代的时候说是要为建设社会主义贡献力量的那种套话差不多,但是以前没有什么感触念念就算,过口不过心,但是如今自己自然而然的诞生这样的想法,却是觉得天经地义,觉得乃是醒世真理,是具有崇高的理想价值和人生意义的。

    一个时代,养育一个时代的人吧。

    人族,本就是薪火相传的。

    故而才能够生生不息。

    理想的火或许有一天会熄灭,信仰会找不到依附,但是灰烬中总有重燃的时刻,而星星之火,必将燎原。

    宁清秋头一次,心中生出了和握着剑的感觉一般无二的豪情壮志,虽殊途,到底同归!

    七夜就看着她不知道有了怎么样的心路历程,一个人在那里脸上表情变化十分丰富,只傻傻的盯着城主府看,心中暗自琢磨,难不成宁清秋一直欣赏的是这种粗犷豪迈还带着点硝烟气息的建筑风格?

    她不是喜欢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与人家的江南烟雨风么......

    原来是他以前理解错误?

    那得改啊。

    七夜开始嘀咕要带着她重建家园了。

    悬空山日后也是要来个大整改......

    宁清秋倒是不知道他思绪偏得没边儿,只听到战青通报的声音远远扩散开来,几乎是通传了整个城主府,府门大开,门后两排武士个个精神抖擞,身上气息外放,就这么盯着他们,是来迎接,也是有着城主的考量在这里。

    “两位请。”

    战青迎着他们入了府衙,门在身后缓缓关闭。

    宁清秋漫步城主府的主干枢道,半点没觉得白泽城主派人这般站着是在威胁,她觉得三步一哨五步一岗,足够见到这位还未谋面的城主对他们的重视,而且对于妖族的实力有了一个大概的评估。

    妖族高手如云,万妖城对于人族修士来说无疑是禁区虎狼之穴般的存在,此话诚不欺我!

    且这些兵将个个身高八尺,身藏昂扬,精气神都是极为充沛,她心里觉得很有亲切感,因为他们的做派比起修士来更像是军人,而她所生活的那个国家,对于老百姓来说,军人拥有天生自带的好感度光环。

    看到军人,简直是和看到家人没什么两样,当然,若是在灾难时刻被救助,那更是要热泪盈眶了......

    她挽回思绪,城主大殿已然就在眼前。

    战青正要请他们稍候,他前去通报一声,但是极冰是个最不讲规矩的,对战青那些道道向来是嗤之以鼻,倒也不是刻意针对他,而是极冰对于一切世俗规矩那都是觉得俗不可耐,天大地大,他不会向着任何人低头。

    于是就这么大大咧咧的进了大殿,还声音半点不遮掩,几乎是要高几个八度的在喊:“城主啊,我回来了!”

    宁清秋和战青几乎是同时嘴角一抽,后者甚至是立马脸黑如墨,看着额角的青筋都是快蹦出来了,差点绷不住面上的表情。

    她想,自己当初是怎么觉得极冰一脸冷若冰霜矜持淡漠宛若冰山的?

    这简直是把冰山这个词给黑得最惨的一次。

    这货就是个顶着高冷脸的逗比啊。

    不过看得出来,极冰和白泽感情很深,看他这么情深意切的喊城主,简直是和喊亲爹差不多了,可见极冰和城主感情非常不错。

    不过也是,若是万妖城主对这个曾经的妖族双子星都是不爱重,那么只能说这个妖族掌舵者一点儿不关心妖族的精英人才,任何一个合格的领导者,都是求贤若渴关注下一代发展的。

    没有新鲜血液的势力和种族,都是必死无疑的。

    端看领导者到底是走什么路线的。

    目前看来,白泽果然是很符合人设走的是温和威严型?

    妖族双子星,一个就是战青,被他栽培成为了自己的左膀右臂,最信任的禁卫军统领,当然,战青没有辜负他兢兢业业干得很好,说一声呕心沥血鞠躬尽瘁也不为过,便是年纪轻轻身居高位,万妖城中不论是普通妖族还是血脉高贵实力强大的长老们都是没有什么闲话的。

    另一个就是极冰了,虽然性格跳脱到处惹是生非,但是当初惹恼人族的时候,若不是万妖城主力保,极冰怎么可能一千六百年关禁闭就放出来了?

    当初太上乘龙应极道可是想要把极冰雀给抽筋扒皮永镇云州的,后来万妖城主付出不小的代价才从人族把人保下来,要不是种族绝对不同,白泽一代出一只,当代不死后来者无法诞生,绝对是生不出变异品种极冰雀的话,都是让人不得不怀疑极冰是不是他儿子了。

    宁清秋笑道:“极冰前辈不拘小节,性情中人,我本来是有点紧张见到城主的,这个时候倒是心里轻松了些。”

    战青知道她是在给台阶下,心怀感激,毕竟极冰怎么闹无所谓,在人族面前丢了妖族和城主的脸面,是战青绝对不能忍受的。

    呵,突破化神了不起啊,结果这么多年到底还是没什么长进!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