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四十七章 你啊......
    虽然外表看不出来,但是战青和极冰怎么着至少也有几千岁吧,毕竟极冰光是被困在极北冰原就是一千六百年,总不能是个婴幼儿的时候就被应极道给抓了关起来吧?

    那么小,便是妖族再怎么天赋强悍,也不可能是个幼儿时期就把云州搞得乌烟瘴气,作为天下首屈一指的大州,云州的修士力量可是极为强悍,压根不会薄弱到随便一只幼年极冰雀都是可以踩上一踩的程度。

    不过以上看法完全是因为宁清秋是个人族,还是个双十年华的年轻姑娘,加上穿越之前的那十几二十年说实话她的年龄也不是很大,便是心理年龄稍微成熟点,也是被七夜无下限的宠溺给养回去了,完全的倒退......战青和极冰这几千岁的妖修在妖族来说,说是青年还真没有什么错。

    毕竟两个妖族的本体都不简单,它们的寿命比起人族来说,长多了。

    好在寿命这个问题,可以通过修炼解决,否则先天条件跟不上,后天也没法追,那么人族怎么可能爬到诸天万族的头上耀武扬威执掌权柄?

    一饮一啄,天道自有公平。

    不在个人,而在整体。

    这么看来妖族的年龄和人族计数实在是差别很大,妖族甚至是许多异族的寿命比起人族先天上来说确实是多上许多,这也是他们的一大优势了。

    算了,细节不要深究。

    比如说很多时候宁清秋都不太喜欢去想身边朋友的年龄问题,总觉得三岁一代沟的话,她和身边的很多人大概是要相隔天涯了......

    咳咳。

    “战青,你为两位贵客安排好客房,然后去传讯各大联盟长老,说是此次扶桑阁会议提前召开,让他们放下手中所有的事物,前来城主府,并且在此事彻底的完成之前,不许泄露出半点儿消息,违令者,杀无赦!”

    “是,谨遵城主令!”

    战青双手抱拳,回应铿然有力,宛若刀剑相击。

    宁清秋悄悄地和七夜咬耳朵:“喂,你怎么不说邀战的事儿了?看到万妖城主自觉不敌或者是惺惺相惜,所以决定放弃挑战?”

    这话说得她自己都不信。

    七夜幽幽的看她一眼,先是沉默着没说话,把人看得毛骨悚然,最后在叹了口气,在她不自然的表情面前反问:“你说呢?”

    宁清秋表情讪讪,讨好一笑,知道自己这无疑是找死,竟然敢随意揣测七夜怯战,他没有当即给她一刀完全是因为自己是他心上人的缘故啊,不然这会儿大概是没命蹦跶了。

    若是和万妖城主英雄惜英雄,那就更应该来一场男人与男人之间的对决了,高手最怕寂寞,独孤求败当年求了多少年都是没出现一个可堪一敌的对手,最后郁郁而终遗憾而亡,便是可以看出男人的求战之心。

    七夜也不例外。

    越厉害的高手,越渴望一场酣畅淋漓拼劲全力的战斗。

    “......哦,我知道了,你是打算等到扶桑阁会议开启之后在那些联盟长老犹豫不决的时候提出挑战,当着所有的人的面,打败万妖城主,让他们看到你的实力,输得心服口服,然后一举奠定优势地位,占据上风然后狮子大开口......”

    她本来是越说越激动,然后发现七夜有些古怪的眼神,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身边好像就站着一个白泽城主的铁杆拥护者和脑残粉,且还是个地地道道的妖族,她这番话说出口,肉眼可见战青面无表情的脸上都是冒出了黑气啊!

    她僵硬的扭头看了一眼战青,总觉得要不是人家涵养好,这个时候都是要跳起来找她决斗拔刀相向,或者是大吵一架......

    她默默闭嘴。

    甚至是暗暗恼恨的在七夜的腰间狠狠地掐了一把。

    反正不论怎么说,千错万错的都是他的错,刻意引导,让她忘乎所以的大放厥词,怀着对他的满腔信任,下了战青、万妖城主和妖族的面子,反正都怪他!

    理直气壮的忽略了其实她说的那话里面影射七夜的冷嘲热讽其实也不小,把人想得特别的负面。

    七夜淡淡一笑,轻描淡写的说道:“你说得没错,我就是这么想的。”

    背锅,背得毫无压力。

    她有什么事,他总是一肩抗。

    战青并未多说什么,也没有发怒。

    七夜是和万妖城主一个层次的大高手,身份也高,同样,宁清秋乃是他的道侣,说点什么他也不可能反驳,一切都是要靠着事实说话。

    七夜要挑战万妖城主,万妖城主必然要接受,到时候,不论结局如何,都是联盟长老和城主这些大人物要考虑的事儿,他一个禁卫军统领做多了不合适。

    他敬佩万妖城主尊重人族来客,并不会因小失大。

    因为宁清秋本质上并不是羞辱妖族,故而战青并不是太过生气。

    只是脸色到底是冷了点。

    宁清秋惯会装乖,而且这次明显自己有错在先,这样的话,实在是不适合在两族和谈的时候说出来伤感情,面子上大家会不好看,谁让她得意忘形的把应该是私底下两个人打趣说的话就这么当着旁人的面给说了出来?

    而且人家还是另一方的当事人,这嘴快的毛病真的要改一改了。

    “抱歉,我并无恶意,刚才的话,并非故意......”

    她道歉还是很诚恳地。

    战青大度,男人也不应该和女人计较。

    于是便是摇头道:“宁姑娘也是无心之失,不用道歉。”

    于是接下里的便是一路沉默。

    然后七夜和宁清秋便是被送到了他们位于城主府东南方向的厢房,极冰因为刚破封而出,并未和他们一道出来,而是在前殿接受万妖城主的垂询。

    想来极冰和战青都是把城主当成是那种非常值得信任和依赖的可靠长辈了吧。

    宁清秋一见战青离开,便是直接扑上床,变出一床冰丝锦绣蚕被,把自己严严实实的裹成了一个团子,声音瓮瓮传出:“丢脸死了,我不要见人了,你记得谁来找我都说不在,我已经是隐身了!”

    七夜失笑,隔着被子摸摸她的头,然后把人整个儿团进自己的怀里。

    “你啊......”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