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五十三章 威胁
    铁器铺看着简谱,其实内蕴不凡。

    光是那店铺靠着内间阻拦的那扇双面绣屏风帘幕,就已然是巧夺天工。

    宁清秋甫一进门,其实就被吸引了注意力。

    而这样偏向于精致美丽的东西,显然不是眼前这位剑灵族汉子喜欢的风格,她可没忘记,店铺里面应该还有着眼前人的女儿在。

    果不其然,她说话的时候,屏风后面已然出现了一道身影。

    即便是被人出声喊破形迹,倒是也没有让帘幕后面的人惊慌失措。

    那影影绰绰的屏风后面,缓慢踱步出来一道纤细的身影,那是一个年约十七八岁的少女,她穿着胭脂色短褂,湘妃色马面裙,脚上金丝步履,腰间环佩叮当,耳边挂着碧玉耳环,眉目纤柔婉转,眼波含情。

    真真儿的俏佳人。

    宁清秋眸光闪过微微的惊艳,却也没有太多的讶异。

    毕竟修士界最不缺的就是俊男美女,不过这姑娘这般出挑的倒是并不多,她自身有着一股清丽脱俗的气质。

    不请自来,是为偷听。

    但是她之前确实是放言请店铺主人,剑灵族这对父女自然都是她要见的对象,只是这个姑娘倒是姗姗来迟,也不打声招呼,倒是让人有些怀疑她别有用心。

    可是人家也没有遮遮掩掩,倒是把隔墙有耳的行动做得坦荡,一派风光霁月的,倒是让人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宁清秋难得的,对一个女孩起了好奇心。

    不过看着是少女,其实照剑灵族汉子所言他们已然被流放了两千年,这么说来,也不知道年龄多少,说不定和丫丫他们都是有所联系。

    不过可惜了,丫丫年少不经事的时候便是流落在外进了琅嬛宗,岐江神剑的剑灵更是突逢大变心性都是变了更不要说那点在炼化成为器灵的时候就几乎是残缺破损的记忆,她们对这对父女都是没什么印象。

    那姑娘莲步轻移,面如芙蓉,春风带笑:“几位大人安好。小女子霁月,见过各位。家父少与外人打交道,故此有所冒犯还望见谅,小女子也并非是有意偷听,只是我过来的时候这位仙子正在和家父说话,我不便打断。”

    “我们父女确实是来自剑灵族,被流放一事也是颇多苦衷缘由,仙子对我剑灵族的规矩内情知之甚详,那么便该知道剑灵族隐世不出已然近万年有余,我等既被驱逐,自然也不算是被族人认可之人,恐怕是帮不了几位贵客的忙,若是有武器买卖,我们自然欢迎,若是其他的......恐怕就是爱莫能助了。”

    宁清秋纤眉一挑,瞬间就被激起了好胜心。

    这位姑娘看着纤柔貌美,宛若林黛玉在世似的,没想到说话却是个王熙凤般,爽辣辣的,还有那么点夹枪带棒,当真是不客气极了。

    别看她言语里面貌似颇为恭敬,上来就是戴高帽,什么大人仙子似的在,这些场面话听听也就算了,还真的要是这么简单的就被人灌了**药哄得云里雾里的,那就是真的丢尽了高手颜面了。

    是的,没错,宁姑娘自从成就元婴期以后,一直是自信心爆棚,现在都是默认自己是高手了,再怎么自己当初也是在九州武道会上获得了潜龙榜第一位,便是云荒还有人卧虎藏龙不屑名利,甚至是在她之上的,那也是少之又少几乎没有,如今她进阶元婴,如果这样都是不值得骄傲的话,那也实在是太过自谦和虚伪了。

    没有点骨子里要站得比别人高的骄傲和自信,那么她也走不到今天这一步。

    除了武力比试,言语交锋,其实也是很有趣的一件事。

    当然,要和自己看得上眼也能够交手的同一个层次的人说话才有趣,换一个人就不好说了。

    宁清秋不在意的笑笑,自顾自的找了店铺内的休息座椅坐下,没有仪态万千,却是自在风流格外的有一股洒脱飒爽:“甭仙子来仙子去的唤我,倒是真叫人不好意思。霁月......这个名字当真是取得好,非常适合你。你可以叫我宁清秋。咱们没有必要继续这么试探来试探去,我们既然找上门来,那若是没有把握就是一场笑话了。这么说吧,你们必然知道剑灵族隐世所在,而我们呢,需要引路人,若是你们答应我们的事,那自然是要数之不尽的好处,可若是不识趣的话......那么对不起了,我身边的这两位,脾气可都是不怎么好。”

    她意味深长,连消带打,利益和威胁都是明摆着放在剑灵族这一对父女面前,然后非常清晰的从那位中年汉子波澜不惊的脸上看到了隐约的愤怒,而那个霁月也是浑身紧绷,脸色难看。

    七夜和极冰都是有那么点哭笑不得。

    七夜一笑而过,已经是习惯了自己成为她的挡箭牌和背锅侠了,不仅是不以为杵反而是甘之如饴。

    至于说极冰......

    他先是愣了愣,然后反应过来自己是被人当枪使了,有点哭笑不得,自己怎么也是堂堂化神期的大妖啊,在万妖城那可是身份尊贵,便是拿到整个云荒来说,都是响当当的人物,怎么就栽在宁清秋手里,成为了震慑别人的借口?

    不过他也不介意就是了。

    宁清秋这做派,倒是符合他的性子。

    问你就说,不说那就是找死。

    妖族都是这么直爽,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甭讲什么公平道义。

    只是人族一向是喜欢做点掩饰装饰,扯张遮羞布,面子上过得去才最好。

    便是做尽了坏事,都是要扯些冠冕堂皇的借口,听着牙都是要酸掉了。

    极冰对于这一点就看不惯,但是很显然自己新认的这两个都不是那样的虚伪性子,也好,若是他们矫揉造作的话,极冰也不可能和他们谈得来。

    霁月皮笑肉不笑,冷静了片刻还是没忍住冷笑道:“你这是威胁?”

    倒是装不下去了,丹田处的灵气也开始翻滚,手指并拢,随时准备出手。

    宁清秋不慌不忙的换了个坐姿,还煞有介事的想了想才点了点头,漫不经心,又有点气死人不偿命的说道:“唔,你要是非得这么理解,也没错!”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