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五十五章 感恩
    肃杀之气弥漫。

    宁清秋秀眉微蹙,再怎么心大这个时候也是没办法继续悠闲的坐着不动弹了。

    她站起身,拂开胸前垂落的秀发,冷声道:“你们看清楚点,这位可是你们的族人,人活得好好地,你们干什么冲着我大呼小叫的?咱们可没仇没怨的啊。”

    当然,她表面理直气壮,心里可远远没有外在那么坦荡。

    到底是有点心虚的。

    虽然不是她的错吧,但是剑灵目前的状态要说是好好活着貌似没错,但是这般形容也确实不是不心虚的。

    剑灵成了器灵,虽然当初也算是拼死一搏,但是到底是被岐江熔炼成了岐江神剑的器灵受尽了千般苦楚万般劫难,到底是遭了罪,而且肉身没了成了魂体,甚至是都没有丫丫那种可以重塑肉身的可能性,这样的存在,不知道到底是悲哀还是幸运。

    只希望剑灵自己看得开吧,若是看不开,也没办法,事情已经是成了定局。

    霁月这姑娘好歹还是沉得住气,她爹可是鲁莽冲动之人,剑灵族本就是亲如一家,同族之人乃是手足臂膀一般的存在,流落在外两千年,除了父女两个能够互相照应,再也没有见过同族剑灵,如今总算是见到了一个,却是个残缺不全的可怜残魂,怎么不五内俱焚心肝摧毁。

    他当即便是怒发冲冠,不管是宁清秋说什么,他都听不进去。

    怒吼之声振聋发聩:“你们一行人怀有目的找上我们父女,我们虽然势单力薄但是心志不改,你想要以我族人残魂威胁我们,我告诉你,那是在做梦,我们绝对不会背叛剑灵族,你那些阴谋诡计都是收回肚子里去吧,说废话就不用了,手底下见真章吧!”

    他揉身上前,双手挥舞虎虎生风,火红色的真气炽烈霸道,倒是很有几分铁砂掌的味道。

    宁清秋并未生气,相反,看着人家一脸撕破脸的架势,反而是心底松了口气,说实话,这么不客气的找上门信誓旦旦的以为人家乃是身怀剑灵族隐秘,并非表面上的流放弃徒,这也不过是猜测罢了。

    到底不是十拿九稳。

    现在这剑灵族的汉子亲口承认了他们确实是身怀隐秘,口口声声什么“不会背叛剑灵族”,那就说明了他们来此的目的应该可以达到了。

    这对剑灵族父女,当真不是犯错被驱逐之叛徒,而是真正的剑灵族人,他们必然是知道剑灵族所在,且至今仍然是忠心耿耿,不管他们是因为什么原因隐姓埋名背负污名藏在这万妖城中一小小的铁器铺中,但是她对这些都不关心,只要是知道能够把丫丫送回她心心念念的族群就好了。

    至于说之后丫丫在重生复活、返回族群这双喜临门之后,会选择到底是跟在她的身边继续行走天下还是留在族群不忍再颠沛流离,她都不会干扰的。

    她炼心剑出鞘,雪亮剑身耀亮了店铺堂内。

    但是却并未和那大汉交上手,因为霁月伸出了纤纤玉手一把从身后握住了她父亲的肩膀,阻止他愤而出手。

    “霁月!”他大吼。

    不懂女儿到底是为何要阻拦自己。

    霁月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缓缓吐出,慢慢道:“爹,你不要太冲动了,擦亮眼睛看看,这位剑灵......族人,她的状态并不是你想的那样。即便是肉身被毁魂体异常,那也应当不是这几位动的手,不然的话他们也不会当着我们的面如此的明目张胆的挑衅。”

    若是真的心怀其他目的,他们没有必要激怒他们。

    这就是霁月后面未曾说出口的话。

    大汉也不是个没脑子的,看着粗狂其实心细,之前的冲动鲁莽也是三分真七分假,表演的成分极多,但是刚才一时激愤,也确实是被宁清秋的举动激怒了。

    现在冷静一点,发现事实确实有异。

    若是真如他所想宁清秋是为了威胁他们挟持了剑灵族人,那么她的表现绝不会如此。

    只是......

    这么飘忽的魂体状态,她是怎么有脸大声嚷嚷叫嚣“活得好好的”。

    这若是叫活得好好的,那他真的是瞎了眼。

    宁清秋翻了个白眼,哼了一声说道:“让她自己跟你们解释吧。”

    那个迷蓝色的飘忽身影总算是开了尊口,声音和幻影一样的飘忽。

    “我确实是剑灵族没错,如今的状态和他们无关,是我当初殒命时候借着某些机缘转换了形态获得新生。”

    “我被异族迫害流落在外,阔别故乡已久,也是很多年没见过族人了,如今见到你们父女算是了了其中一个心愿,宁清秋她不是坏人,他们要找剑灵族也不是怀着恶意,反而是好意要送我和另外一位剑灵族人返回族群以酬思乡之苦,你们不要误会了。”

    “他们身份尊贵,乃是人族圣地出身,断不会诓骗剑灵族,你要知道我们族群到底是偏居一隅,说得难听点,人家这等身份实力没有必要纡尊降贵的这么算计我们......你们若是信我,便是将族群所在之地据实以告吧。”

    其实若不是丫丫和器灵剑灵流落在外的时间甚至远远超过眼前的剑灵父女,他们也不会求到他们的头上来。

    大汉和霁月面面相觑,视线对视的时候已经是交流了许多的消息。

    终于是狠狠心点头,下定决心。

    “剑灵族没有叛徒,我们自然是相信你。灵魂本源的亲近是不会骗人的,你们既然是被剑灵族承认的朋友,那么我们也把你们当朋友。有事我们坐下来慢慢说吧。”

    大汉总算是开始邀请他们坐下,这才有了点尽地主之谊的感觉。

    宁清秋这次没有耍什么幺蛾子,直接托盘相告,坦诚待人,这才是交流的不二法门。

    当然,前提要是辨认清楚谁是敌人,谁是朋友。

    光风和霁月总算是明白了宁清秋等人的身份和事情的来龙去脉,实在是说来话长,让人感慨其中的转折跌宕了。

    哦,光风就是大汉的名字,别说这父女两个的名字取得当真是有意思。

    父女两个听完宁清秋的话沉默一会儿,双双站立弯腰作揖,长长一礼:“多谢姑娘大恩!”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