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六十二章 认输
    白泽城主都是长长的,叹了口气。

    赤翼多么嚣张飞扬的一个人,眼下被宁清秋压制得这般凄惨,实在是......闻者伤心,见者落泪。

    不论这一场比试是谁先提出又是怀着什么样的目的,眼下的结果分明是妖族和赤翼丢尽了颜面,他这个时候还是在咬牙硬撑,死也没办法开口吐出一句认输。

    否则的话,真的是最后一点尊严都是没有了。

    当然,眼下被打得凄凄惨惨的模样也好不到哪里去就是了。

    “宁姑娘当真是剑道天骄,如此年纪竟然自学成才创造出这等高深精妙的剑法,实在是让人感叹,人族当真是代代皆有豪杰出,我妖族倒是自叹弗如了。”

    白泽城主说这话的时候,眉宇间有那么点落寞。

    他实力绝顶修为奇高又如何,便是打遍天下无敌手,妖族也终归是没办法和人族一争天地气运,人力无法改变,不得不说是一件悲哀之事。

    然而他这一生,最看重的也就只有整个妖族,只希望万妖城可以蒸蒸日上,维持耗费苦心的给妖族天骄们创造出最好的环境,但是妖族高手如云,却比不过人族,他得认命。

    战青在旁边听到此话,却是一时心酸难言,喉咙里面像是堵了石头块儿似的,半晌不过是讷讷挤出两个字:“城主......”

    极冰虽然没有这般伤春悲秋,但是同样也是心里沉甸甸的,他甚至是在想,自己就这么把宁清秋和七夜带回万妖城的事儿,是不是做错了,不过这也就是特定的情景特定的时候冒出来的一个诡异念头罢了,不论是他怎么想,人族和妖族在魔族窥视的时候进行联合保卫云荒这是天下大势,没有任何人可以阻止。

    他怎么想,都是不要紧。

    七夜和宁清秋的到来,就像是妖族辉煌落幕人族崛起微末一般,乃是命中注定。

    不可更改。

    七夜却是淡淡的回了一句:“城主何必妄自菲薄。世上也就只有这么一个宁清秋罢了。”

    这话说得极为平淡,却也极为骄傲。

    其他三个人听到这话,倒是一时半会儿什么也说不出来。

    也没有这么夸自家女人的吧,好歹矜持点儿呗。

    “我做主,替赤翼认输,既然技不如人,何必强撑着,这压根换不来什么脸面。”

    白泽城主是个干脆的人。

    也不过分的沉湎于某些情绪之中。

    那样的优柔寡断拿不起放不下的人,自艾自怜的人,没资格做万妖城的城主,统领亿万妖族。

    他认输认得坦荡。

    输了这一场,不代表整个妖族都低下头颅,面子丢了,日后挣回来就是,这么不依不饶的在场上梗着脖子硬挺,谁脸上都不会好看。

    宁清秋自然也听到了,她十分给城主的面子,收剑后退,剑尖斜斜指地,面上已然飞上了薄红,一场比武,倒是催发了体内的酒气,她这会儿酒意有些上脸。

    赤翼英俊的脸上已然没有了开始的傲气和邪气,他怎么都是没有想到,自己竟然是会在她的手上一败涂地输得这么难看。

    是的,输了。

    便是他死不承认,城主都是开口帮他认了输,大家都是有长眼睛,事实不容他辩驳,即便是赤翼再怎么不甘心不情愿不相信。

    他面色僵冷,那些宴席中的无数目光刺得他敏感的内心生疼,感觉就像是在大庭广众被人扒光了一副示众一般,难堪到了极致,恨不得就此死去都是解脱。

    牙关紧要,唇齿贴合间冒出股股血腥气味,他扬声道:“不,城主,我还能战斗!我不愿意认输!我还没有输!”

    体内血脉燃烧,便是这一次献祭血脉会带来恐怖的后遗症,往后的日子他的修炼之路也许就此断绝,他也不容许自己这般垂下头颅。

    所有的人面色都变了。

    何至于这样就到了搏命的程度。

    七夜薄唇一挑,弧度冰冷无比,声音也没有丝毫的温度:“倒真是个输不起的。”

    没说什么嘲讽的话,却已然是把什么难听的话都说尽了,听到的人个个面上犹如发烧,火辣辣的疼。

    宁清秋面色也严肃起来,别看她压制住了赤翼,炼心剑所向无敌,其实这并不容易,赤翼也不是什么一吹风就倒的孱弱之辈,他是妖族年青一代的高手,真正的元婴期大修士,还有着妖族本体肉身力量的强悍和火焰力量的加持,术法也是极为高深,近战远攻没有弱点,也就防御和速度差上些许,比不过她的剑利,高手之争,本就是差之毫厘谬以千里,所以场面才会一边倒。

    但若是赤翼要拼命,宁清秋不可能等闲视之。

    她也是闹不明白了,这个人的自尊心怎么就强烈到这般地步,明明是交流性质的比试,打不过就要性命相博,这也太......极端偏激了。

    一滴冷汗从额头滑落。

    赤翼面上已然是青筋暴露,眉心火焰图案熊熊燃烧一般亮了起来,人形都是扭曲起来几乎是要化作原形,但是就在下一刻,就被柔和的白光包围。

    白光看似温柔,实则强制,他的爆发,就这样被打断,就此扼杀在了摇篮里面,像是困兽被关入了囚笼。

    白泽城主的面色头一次沉了下来,严肃极了,看过去就是让人生畏:“赤翼,你当真是丢尽了我妖族的脸面!”

    “我这么说,不是因为你输给了人族的宁姑娘,而是因为你没有承认输赢的勇气和坦荡的胸襟!”

    “火烈鸟一族,乃是天生的战士和勇者,你这个样子,只会让你的祖先和族人们蒙羞!”

    “输了就是输了,有什么了不起的,输不起的妖族,不配当我万妖城的人!”

    他勃然大怒,怒发冲冠。

    联盟长老们也坐不住了,众口一词,轰然唱喏道:“城主息怒!”

    赤翼不过是钻了牛角尖,这下被白泽城主一阻隔,理智也回来了,热血冷却,冷静下来便是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不要见人的好,他满目羞愧,对于城主的指责不敢反驳,老实听着。

    他拱手垂首:“城主容禀,是我学艺不精心志不稳,竟然玷污了妖族的英明,丢了万妖城的脸,让火烈鸟一族蒙羞,我自请关入锁妖塔镇压千年,以震慑后来者。”

    “宁姑娘,对不住了,我赤翼有眼不识泰山,这场比试,是我输了!”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