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六十四章 赔礼道歉
    宁清秋早就感觉到了院子外面那两道不容忽视的气息。

    冷如冰的不用说就是极冰,另一道沉默山峦铁血铿锵的就是战青无疑。

    这就让她有点脸红了。

    这段日子住下来,城主府的这几位已然是知道这两位人族贵客竟然有夜睡这个和凡人一般无二的习惯,虽然古怪,但是修炼者么谁没有几个怪癖出门大概都是不好意思和人打招呼的。

    也许这不该叫做怪癖,叫做独一无二的特性......

    极冰甚至是还诡异的猜想过着是不是人族新弄出来的什么捷径修炼的法子,比如说睡梦中自动修炼啊也不是不可能。

    这还真的不是异想天开,修炼法中有大梦千秋的法门,就是这种入睡如修炼,吃饭喝水都是涨修为的顶尖法门。

    不过要求也颇高就是了。

    宁清秋对于极冰的脑洞向来是嗤之以鼻的。

    很多时候,都是恨不得把当初在极北冰原第一次见极冰种下的那印象给彻底的敲碎成渣渣,巴不得自己丧失记忆给忘了。

    极冰若是能够被称上一句冷若冰霜不动声色,她就把炼心剑给吃了!

    明明是个中二病晚期和逗比综合症么!

    她提着裙摆,从七夜身上一跃而过,轻飘飘落地没声响。

    即便是人家知道他们有睡觉的习惯故而来到他们的院落安静的在外等待也不吵醒他们是待客之道,但是宁清秋自己还是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像是自己给人添了麻烦。

    她来到院子里面,一株寒梅开得正好,梅树下放着石桌,极冰坐着,战青在一边负手而立。

    都是等待的姿势。

    宁清秋蹙眉道:“怎么来了也不叫醒我们?还有,都是没让人给你们上点茶水点心就这么干坐着?”

    极冰见到她便是面上一喜,一叠声的说道:“唉唉别忙活那些无关紧要的,我们来找你是有大事儿。”

    直接把七夜给忽略了。

    宁清秋纤眉一挑,轻声笑道:“怎么,该不会是火烈鸟一脉上门兴师问罪来了?还是说赤翼痛定思痛心有不服想要改日邀约和我再战一场?”

    这可不是胡乱猜测,宁清秋觉得这两种可能性都不小。

    火烈鸟一脉在万妖城的权势地位她这些日子已经了解得非常清楚了,他们可不是只会挨打不会还手,肯吃亏的软包子性子啊。

    而且赤翼昨日才遭受了人生第一次的惨败,面子里子输了个精光,宁清秋认为他短时间应该不会出来蹦跶反而是消沉一段时日,甚至是牟足了劲儿疯狂修炼期望实力更为强悍,然后找机会挑战她一雪前耻,毕竟是从哪里跌倒就要从哪里爬起来么。

    赤翼应当是有这个胆量的。

    但是怎么也不可能是急匆匆第二天就找上门来啊。

    那未免太不明智了。

    便是算账,也该是等到这段日子风头过去之后吧?

    今日七夜和万妖城主的比试才算是头等大事,没有任何人任何事可以在这个时候来螳臂当车阻挡这浩浩荡荡的大势。

    她的脸色跟打翻了调色盘似的,五颜六色,又是走马观花的变幻,情绪想法简直是摆在脸上,一目了然。

    就连极冰这种不太会察言观色向来是自说自话的人都是看出来了她在胡思乱想,思维那叫一个天马行空,还有她话里的意思......

    简直是让人啼笑皆非。

    “确实是火烈鸟一脉和赤翼找上门来,但是不是你想的那样来找麻烦的,相反的,他们托我找你赔礼道歉来了。”

    极冰手一指,宁清秋顺着他的动作看过去,才看到院子中央竟然是摆满了大大小小的礼盒,半开半阖,宝物光华璀璨,琳琅满目。

    “喏,这些都是赔礼。你就笑纳了吧。”

    极冰可谓是极其扬眉吐气,自从他破封而出之后,就没有一天不是好日子。

    自己破封而出不再被禁闭关押,并且突破化神天堑,先战青这个竞争对手一步迈上了修炼者如今的巅峰,得到了城主的赞扬,得到了极冰雀一脉的夸耀,得到了曾经所有看不起他的人的认可,这下还托了宁清秋的福,大大的挫伤了火烈鸟一脉的颜面,甚至是让火烈鸟那边的人求到了他的头上来。

    火烈鸟和极冰雀这两支族群可向来是水火不容,你支持的我就一定要反对,且为了反对而反对,损人不利己的事儿那可没少干,可谓是永远尿不到一个壶里,但是这一次......

    所以极冰心中极为爽快,便是知道这并不意味着火烈鸟对极冰雀俯首称臣认了输,但是这一次到底是他们技高一筹,抢先和人族搭上了关系,且在城主身边站稳了脚跟,火烈鸟一脉这些年势力膨胀,行事嚣张,这些好了,当真是吃了个闷亏。

    他怎么能够不乐呵?

    当然,该说的话还是要说,赔礼道歉这件事儿他也不会去做什么文章,毕竟两边的关系还是要修复为好,不然的话因为私人恩怨导致两族有了龃龉,那他极冰就是自己往自己人身上捅一刀了,这样的被人戳脊梁骨的事儿,他可做不来。

    那样做的人,都是蠢货,也是小人。

    宁清秋对这些道道自然是心知肚明,推拒了两次看事不可为,便是顺势应承下来,反正白送上门的好处不要那就是傻子,都说有便宜不占王八蛋么。

    还别说,火烈鸟一脉果然是富得流油,妖族也是宝物众多,看这些赔礼,当真是好东西极多。

    战青看两边交涉的差不多了,便是提起来意。

    他凝视着宁清秋片刻,眼神中略微闪过一丝异样,说道:“城主命我来这里通知宁姑娘和七夜大人,若是收拾好了便是准备前往前殿,今日比斗,正午之时,不可错过。”

    宁清秋被他看得有些别扭发毛,深深怀疑自己是不是睡觉的时候不老实,脸上枕出了红印或者是嘴角有口水?

    照理来说不应该啊,但是战青的眼神......

    她又不好直接问人是不是自己脸上有东西,更不好直接上手去脸上抹一把,特别尴尬,但还是端着稳当的做派。

    “好,我去唤他,你们稍等。今日也不知道怎么了,竟然比我还晚起片刻......”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