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六十六章 分裂
    几人就复活仪式商议了一个时辰,确定整个计划都是有迹可循万无一失便是决定前往前殿。

    想必妖族的人都是等急了。

    若不是七夜的身份太过尊崇实力也太强悍,想必催促的人会源源不断的跑过来,他们也不好太耽搁了,不然的话人族和妖族两方脸面大概都不好看。

    七夜回房换了一身衣物。

    倒不是他讲究,而是宁清秋觉得这一次露脸对于他和人族的权威荣耀来说都是至关重要,所以她家男人这么拉风的人,怎么可以不光芒万丈的出现?

    都说是人靠衣装佛靠金装。

    七夜虽然是人来修饰衣物的大帅哥真美男,那穿得锦衣玉服总比披个破布麻袋来得好吧?

    总不能让妖族以为人族高手穷酸吧?

    当然,以上都是宁清秋自己脑补过度,便是七夜再怎么奇装异服,妖族也不会在乎,他们在乎的只有绝对的实力,外在如何都是虚无。

    某种程度,妖族确实是颜控不错,但是与之相比,他们更是实力至上论。

    七夜穿了一身白衣如雪缠绕金边的长袍,黑发竖起,用玲珑通天玉冠扎了一个发髻,长眉入鬓黑眸如海,一眼往来,几乎是让人双腿发软。

    宁清秋心中闪过一句诗。

    除却军君身三重雪,天下和人配白衣。

    明远着白透着儒雅清俊,陆长生白衣则是傲骨凌霜,极冰的白衣完全是因为本体种族遗传的因素,极冰雀本身就是钟爱白色,穿白衣估计只是个习惯,在他不说话没什么表情动作的时候还是很唬人的,有冰山美人之感,然而一动起来......至于说七夜白衣胜雪那就真的是神威仙姿。

    果然,谁也没有他穿白衣好看。

    即便是这个男人钟爱深色衣物,但是有宁清秋在,他的审美观总是会变的,就是他不变,不也还得她让他穿什么他就得穿什么,还专挑她喜欢的穿,宁清秋上一次看他穿蓝色衣物眼睛亮了好几度,那几个月里面他深蓝、浅蓝、灰蓝、靛蓝、青蓝......只要是蓝色沾边都是被他穿了个遍,弄得宁清秋有一度觉得自己都是变成了色盲......

    咳咳,话题转回来。

    剑灵族父女都是被他震慑,一大堆好词不要钱的往外冒。

    宁清秋可谓是趾高气扬的把七夜带着招摇过市出门去了,内心骄傲一股一股往外冒,甭管生活在哪里是个什么样的女人,都是会有虚荣心的,头一个炫耀自己的容貌风仪气质家世等属于自身的优点,另外最能够证明一个女人价值的就是看她找了个什么样的男人。

    宁清秋虽然听惯了这个论调,但是她其实并不怎么赞同,总觉得这里面有很深的对于女性歧视的重男轻女的意味,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是觉得这种想法完全是故意贬低女子丑化女子的,也就只有前面的说法乃是女人天性,但是后面的那种说法就是大男子主义群体故意加上去的。

    但是现在么......倒是觉得很有道理。

    自己的男人这么优秀,又不是见不得人的,自然要拉出来溜溜弯啊,虽然这话说着听着挺像是遛狗,但是只要是不让他知道自己一个人乐呵不就行了。

    七夜总觉得她表情有些古怪,背脊都是有点发寒,知道她心里多半又是在编排什么的,拿她没办法,他这么想着,薄唇却不由自主的弯起了一个好看的弧度。

    妖族前殿已然是满座,就连赤翼这个据说要被关禁闭的人,都是好好地坐在火烈鸟一脉的位置处,只是脸色青白难看,昨日受的伤还没有好全,且人都是没缓过劲儿来,一个人恹恹的坐在那里,没有了往日的张扬,倒是看着又让人解气,又有些让人心生同情。

    旁边极冰雀的一个长老似笑非笑的看了赤翼一眼,问道身边正襟危坐的火烈鸟一脉的太上长老:“我说赤明啊,你们火烈鸟一脉还嫌惹的麻烦还不够多么?怎么还把赤翼带出来了?这个时候不该是把人关在你们的烈阳洞府里面好好养伤吗?”

    就不要出来丢人现眼了。

    这话里未尽的意思,在场的人都是听得明白,很多人都是竖着耳朵听这边的动静。

    太上长老赤明倒是不慌不忙的一笑,拦住了身后坐不住的两位自己人,皮笑肉不笑的说道:“极寒,就不用你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了,极冰雀一脉人才辈出,极冰也进阶化神让你们实力大涨,但是你不要忘了,你们仍然是妖族的一份子,在这样的时候,若是在人族面前闹起了内讧,乘人之危对我火烈鸟一脉落井下石,你们的名声也好不到哪里去!大家的眼睛都是雪亮的,我们做错的事儿我们不会否认,今日一早已经是摆脱极冰送了赔礼前去人族来使面前,据说宁姑娘已然原谅我们火烈鸟一脉,赤翼也是心慕七夜大人和城主的威名,想要见证这一场大战有何不可?你何必咄咄逼人?莫非是要越俎代庖踩在城主和联盟议会头上吗!”

    赤明一番话,把众人都是说得鸦雀无声。

    这个时候,没有人敢出来担这个挑起内讧的罪名,昨日赤翼的行为已经是做了表率,在场的没有人是个傻子。

    极寒也是被他噎了个半死。

    赤明这个死老头子,竟然还学会装可怜讲道理的,以往谁不知道他们火烈鸟这一脉的蛮子能动手从来都不吵吵么,没想到吃了亏倒是做起了缩头乌龟了。

    极寒冷哼一声:“我可没这么说,你甭胡扯,是非公道城主大人和联盟长老们自然会看得分明,赤翼要看比试便是坐在这儿老老实实的,若是有什么异常举动和不当话语,那么我们可不会坐视不理。言尽于此,好自为之。”

    说完便是不再开口。

    两边气势对冲,气氛冷凝,颇有些剑拔弩张,城主坐在上首,沉默不语,慢慢蓄势,压根没把下面的小冲突放进眼里更不过心。

    外面一声清喝长传:“人族贵使七夜大人、宁姑娘到——”

    门开,两道身影踏进,身后的日光将他们包围笼罩,宛若天神下凡。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