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八十章 骤生变故
    当知道宁清秋的顾虑之后,霁月诡异的沉默了半天。

    张了张口,却是不知道该怎么说的别扭。

    光风却是个大老粗,虽然有霁月这么个八面玲珑如花似玉的女儿,但是说实话,剑灵族的繁衍和新生儿的诞生和人族是大不一样的,所以这对父女相处起来倒不像是父女有点像是人族的兄妹模式。

    主要是因为剑灵族繁衍诞生是靠着剑墓中的精气酝酿积累,到达一定程度之后便是会形成一个魂种寄生在某一柄神剑中,等到有剑灵族人满足条件之后进行申请就可以将一枚魂种领回家,长辈用自身真气和精血灌注魂种,一个月内便是可以诞生一个小剑灵出来。

    但是魂种是很难得的,剑墓中精气也有限,所以剑灵族的新生儿并不多,所以光风对于霁月还是非常看重珍惜的。

    他向来是心直口快,看自己女儿词穷,便是直接说道:“宁姑娘你想多了,我们既然能够出来当然能够回去,剑灵族设置屏障选择这个地方是为了阻挡外人入族内,我们作为剑灵族人自然是知道安全的通道路线的,这一点你不用担心。”

    宁清秋面上顺间飞起了嫣红。

    这......就很尴尬了啊。

    没错啊,剑灵族的家,大门在那儿不错,但是总不可能挡着自己人吧?

    她轻咳一声,说:“......那,就请你们领路吧。”

    她决定,接下来自己就跟着他们走,一句多余的话都不说,心思从霁月嘴里吐出秋水神剑几个字之后从没有半点脱离,所以才这么简单的事儿都没想通。

    霁月给了自家老爹一个白眼,没好气的掠过他,狠狠踩上一脚恶狠狠的用嘴形说出两个字:“闭嘴。”

    不说话没人把他当哑巴,自家老爹情商不高她是知道的,这个时候说这么直白也太不给宁姑娘面子了,小姑娘面皮薄,到时候心里记着终归是个刺儿,便是知道对方不会这么小心眼,但是大家多尴尬啊。

    真是......

    霁月前面领路去了,宁清秋紧随其后,背影还是有些气呼呼的,她倒不是气别人,完全是有点生自己的气,自从剑意凝练剑心通明之后,她多久没有在这么感情用事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

    果然,还有得修炼啊。

    七夜摇摇头,颇有些失笑,当着她的面没敢笑出声,唇却不由自主的上扬,大长腿一迈,慢悠悠的跟在她的后面,其实便是没有什么便捷通道,他也可以带着她在这片丛林里面畅行无阻,她就是有时候太独立,不会总想着依赖他。

    总是让人没有成就感呢......

    光风傻眼了,看着三人都是渐渐走远,这才从被自己女儿踩了又骂了的打击中回过神,委委屈屈别别扭扭的跟在最后,说实话,大男人一个有些委屈,竟然还有些萌......大概就是传说中的反差萌?

    说实话,他确实是一头雾水么,也没说错什么啊。

    剑灵族群居于丛林中心,乃是部落式的建筑,但是并不像是愚昧的蛮人或者兽人那般以木石为主建筑材料,他们有点像西幻里面的精灵一族,以树木作为房基,用术法将树叶枝丫连接在一起,便是做成了精致小巧的树屋。

    虽然没有尖尖的耳朵,但是剑灵族同样是身体偏向于纤细,面容也是精致俊秀......嗯,光风这样的大汉有点长歪了,但是他也是英武型的绝对称不上难看。

    剑灵住在树屋,倒是挺新奇的设定。

    宁清秋跟着霁月从某一条小道中绕出来的时候,看到了那延绵拥簇的树屋丛林的时候,就是如此赞叹。

    照理来说,外围处应该有警戒人员,至少也该有几个放哨的,这是每一个势力都会有的举措,但是宁清秋很快的便是感觉到了剑灵族的群居地的异常安静,这样的安静显然是一个信号,代表着——

    “出事了!”霁月面沉似水,手一下子就攥紧了,就要朝着场地中心而去。

    那里竖立着一棵树,巨大无比的参天大树,高入云参,遮天蔽日,从那棵大树处,有庞大无比的灵气聚集,所有的人都是感应到了那剧烈的波动。

    树木主枝干处,有一个可供两人并肩行进的黑漆漆的洞口,宁清秋福至心灵般的说道:“这该不会就是剑墓入口处吧?”

    霁月惊讶的看她一眼,强制让自己镇定点,飞快地说道:“是,那就是剑墓入口,一定是魔鬼通道那里出事了,不然不会没有一个剑灵发现我们回来了,宁姑娘,事情紧迫,我们先去剑墓看看吧。”

    若是他们晚回来一会儿,说不定这次还就真的晚了。

    看样子所有的剑灵,应该都是聚集在剑墓处,如此剧烈磅礴的灵气波动,要说没出事都是自欺欺人。

    只是......

    剑灵族还真不讲究啊,她还以为剑墓作为圣地应该是被隐藏得非常深,说不定又是个重重关卡需要无数手段才能够通过进入的小秘境一样的存在,结果没想到,就这么大大方方的摆在众人眼前.....

    这还真是让人......她嘴角抽抽的想,好歹你也安个门吧,直接开个树洞算是怎么回事......

    不过显然这时候不是计较这些小细节的时候,剑灵族看样子危在旦夕,他们犹豫一会儿,指不定剑灵族就要灭族了。

    于是几人就飞速掠进树洞,因为外面一个剑灵族都是没有这个时候显然没有人来拦住这些外来者。

    不过剑墓入口没有宁清秋想象得那么来者不拒,进入洞口之后他们就到了一片空旷无极的空间,显然这里用了须弥纳芥子的秘法,或者说,剑墓确实是个秘境,只是这个秘境恰好藏在这个树洞里面罢了。

    只是......没看到门啊?

    宁清秋用灵识搜索了一遍,但是还是没有任何发现。

    她目光投向霁月。

    霁月和光风对视一眼,本来打算先见过族长报告有关宁清秋他们的事儿,商量出一个好的方案才进入剑墓执行,但是现在显然一切都来不及了,只能够先斩后奏了,然后......反正不这么做,就没然后了。

    两个人同时割开了自己的右手腕,一连串的鲜血迸出,并未落地,却在他们手印链接出形成了一个剑状的血色图案,像是上古符箓。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