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八十四章 不情之请
    不得不说,宁清秋当真是大吃一惊。

    依稀记得好像最开始见到丫丫的时候,她貌似是提起过自己的身世,不过就是那么一说,她还真的没有多放在心上,她说自己乃是剑灵族的小公主,宁清秋也就那么一听没怎么相信。

    毕竟谁还不是自己的小公举了?

    她也就当个概念听听就算,没想到这丫头在剑灵族的威望这么高?

    没看到好几个白发苍苍的老头都是快要喜极而泣了?

    啧,早知道剑灵族对于身份这般看重,刚就该把丫丫拿出来遛一遛,至少这个无极会第一时间选择相信他们。

    无极虽知道他们是来帮忙的,可之前不过也就听霁月那么一说,其实观感还是很消极悲观的,毕竟魔鬼通道就像是一座大山千年来死死压在所有剑灵族头上片刻不得放松,乍一听有人来帮忙其实压根不抱有多大的希望,毕竟天青风雷和秋水神剑齐上,族长和整个剑灵族耗费举族之力也不过是在剑墓中暂时镇压封印通道,最近还有些压不住的意思,故而多来两个人的帮忙他也没有多大的期望。

    可现在知道丫丫的存在,听说了宁清秋和七夜乃是妖族都是奉为座上宾的存在,甚至是那位俊美若神邸的七夜大人和万妖城主打了个势均力敌的平手,甚至是在人族都是身份无比尊崇,无极的心思也活泛了起来。

    莫不是真的遇上贵人了?这一次剑灵族当真是有救了?

    宁清秋对此却不敢把话说满了,看剑灵族这欢欣鼓舞的模样,若是最后的结局不太乐观,那她怎么面对这些兴高采烈的剑灵族人?

    她悄悄的对无极说道:“你还是让大家都散了吧,我说实话,两界通道的事儿我也不敢和你打包票,我们要看看具体情况,只能说尽力而为......只希望到时候你们不要怪我们就好了。”

    两界通道和剑墓息息相关休憩同体,这一个处理不好,剑灵族的生死存亡就没有办法保障。

    再输了,宁清秋是知道七夜还在心里有着其他的算盘,反攻魔族乃是人族高层的大计也是七夜心心念念的战略方针,她没办法不支持他。

    而且,要根本性的断绝魔族侵略云荒践踏九州的念头,除了毁灭大概是没有第二种办法,他们也是要狠狠地打击一次魔族,让他们知道痛了,才不会时刻惦记别人家的东西。

    故而两界通道到底是彻底镇压封印或是毁灭,利用起来还是任由荒废,宁清秋都不可能一个人做决定。

    无极听她的话却并没有失望,真的要是大包大揽拍着胸脯说这事儿好解决,那他就真的要怀疑宁清秋别有用心或者是根本没什么能力只是空口白牙吹大话了。

    说话留有余地的谨慎之人,才是真正可以信赖的盟友。

    “宁姑娘这话当真是折煞我等了。两位仗义而来,我剑灵族上下牢牢记住这份恩情高义,退一万步讲,便是此次封锁空间裂缝之事最后无**成,我等也不敢责怪宁姑娘和七夜大人。”

    “更何况,你们还救了丫丫公主,复活仪式的珍贵和艰难我等心知肚明,两位对剑灵族的恩情比天高比海深,朋友之间不说二话,两界通道乃是无妄之灾,降临到剑灵一族冥冥之中自有天意,便是最后举族皆亡,我等也无话可说。只希望到时候宁姑娘能够答应我一个不情之请。”

    “你说。”

    宁清秋被他说得有点伤感,见他和周围的人都是一脸的悲壮,心里也是伤感的。

    其实形势也没有呢恶劣到那个程度吧。

    就是不知道为什么空间裂缝的魔气涌动突然变得如此剧烈的原因是为什么了,宁清秋脑海中总有一个念头:该不会这件事儿和那个魔尊当初降临云荒九州的神念有关吧?

    然后便是安慰自己,大概是杯弓蛇影自己吓自己。

    魔尊神念又不是批发的大白菜,哪里能出现一次又一次的,俗话说得好,可一可二不可再三,边凛那一次出师未捷身先死,后来神京城中那一次又被七夜亲手斩杀,魔尊就算是可以化身千万也不可能短时间内再一次突破两界封印壁垒这么快便是再次出现在云荒吧?

    真要有这个本事,云荒九州早就成为魔族的后花园了。

    合道至尊也不是无所不能的。

    她却是不知道,自己这一次瞎蒙算是猜到了点子上,这一次这两界通道魔气增多还真的和魔尊有着不小的联系,并且魔尊当初并没有被七夜真的斩尽杀绝,当时不过是化神期的七夜虽然战力滔天,但是到底是魔尊的底蕴积累更强一些,六道轮回之秘法让他置之死地而后生,并且裹挟着报仇的念头卷土重来。

    宁清秋不知道,故而目前还相当的乐观。

    她倒是好奇,无极会有什么要求。

    无极说道:“若是到时候两界通道镇压不住,剑墓和剑灵族势必要毁于一旦,我等会竭尽全力不让这空间裂缝存在危及云荒九州,还希望宁姑娘到时候可以带走丫丫公主,为我剑灵族留下一丝血脉,她的肉身重塑,魂体也与姑娘签订了血契,某种程度上来说已然是和剑墓断开联系,所以到时候的灾难必定是波及不到她,丫丫公主也是宁姑娘唯一可以带走的活着的剑灵族人。”

    丫丫顿时忍不住眼泪了,开始只是强制压抑的哽咽,很快的就嚎啕大哭。

    她没有父母亲人本就是难过得紧,不过这件事已然是有所预料了,她当初被困在太阴灵犀中沉睡便是知道自己此身大概是没有办法再次回到剑灵族更不要说见见自己的亲人了,如今重获肉身,心竟然也变得贪婪,回到了剑灵族更是让她兴奋幸福到了极致,却没想到再见已然是物是人非,不单单是她的亲人早就没了,剑灵族还有灭顶之灾。

    真真儿是相见争如不见了。

    只要他们好好地,丫丫便是永远当个魂体也是没关系的。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