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九十六章 锁和钥匙
    宁清秋松开了手。

    让它落入那几乎是被定型的固化的黑色方块物中心处。

    秋水神剑爆发出了无尽的光。

    白茫茫一片刺得人眼睛疼。

    作为由诛邪火和无垢火共同催动的神剑,天生带有诛邪神圣的属性,对于魔族的镇压可谓是有奇效,称呼一句光明圣剑恐怕都是没有人能够指摘其中的错误。

    她体力不支,落下云层,下一刻就被人拥入怀中。

    七夜眼疾手快,看到宁清秋体内真气耗尽体力不够,一把揽住了那盈盈一握的小腰,心里暗暗念叨什么时候得养着她长点肉,一边为她骄傲一边为她心疼。

    他嘴上不说,但是也知道宁清秋这一次越级使用秋水神剑的力量很是难为了她,不过也是有着偌大的好处在,不然他也不会权衡之后让她成为此次封印必不可少的助手。

    宁清秋不是菟丝花,她也许信任他依赖他,但是同时她的灵魂是独立的坚强的,软弱只是偶尔,而且除非亲近的人没有人看得到这样的情态,七夜已然知足,他从没有想过要强制的去改变她这个人,因为被折断了翅膀的宁清秋也许就不是那个他爱的宁清秋了,比起让他自己高兴七夜还是觉得宁清秋的心情更重要一点,天平上两端便是如此,一方重了,另一方必然就要轻些,男人在自己女人面前做让步没什么大不了的。

    宁清秋没有推开他,半倚在七夜的怀里,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天空中急剧变化的天象。

    这天象本就是因为空间裂缝的缘故才呈现这么毁天灭世的倾向的,如今倒是渐渐雷电消失乌云散去,虽然不是什么蓝天白云晴空万里,但也是一片平静,即便是颜色暗沉了些的天空也比起发怒吼叫的景象来得好。

    最后一声愤怒的狂吼响起,表面威势骇人,在场的人却都是知道这不过是穷途末路的发泄罢了。

    宁清秋你记得自己以前看过一部动画片,里面的反派灰太狼每次被欺负得很惨丢得远远地都是会怒吼一声“我会回来的!”就有些理解对面魔族的想法了。

    这一声过后,魔气再没有从对面涌现,一直在拼命抵御某些部分逃窜魔气的光风神经一直绷紧,刚才每个人都是倾尽全力,这会儿发现自己无事可做了,差点就直接软倒在地上了。

    这差事可真的是折腾人,再来一次他可能就要英年早逝了......光风看了看族长那边,发现没有大碍,又看了看自家漂亮女儿也是和少族长相互搀扶满脸劫后余生的表情,这才有了真实的感觉。

    于是他也笑了起来。

    这会儿有点可惜剑墓的环境一向是这么死气沉沉了,若是这个时候在外界,应该是有暖暖金色的灿烂阳光,白云应该也是软绵绵的像是小孩子喜欢吃的一般柔软甜蜜,地上若是青草遍地,他倒是可以躺下来好好地睡上一觉,那就是真的人间乐事了......

    啧,手下败将,吼什么吼,亮嗓子啊!

    宁清秋默默地翻了个白眼。

    呐,不管怎么说,这输赢已定胜负已分,吼吼没什么大不了,反正改变不了既定事实。

    她喃喃说道:“我们这是......成功了?”

    惊喜交加的时候掐了一把七夜腰间的软肉,闪着期待的水眸眨巴眨巴的看着他:“怎么样?疼不疼?”

    七夜似笑非笑的看了她一眼,知道这完全是借题发挥,想必是故意报复他,也许是自己又在哪个小地方惹她不高兴了?

    他一边想着,一边招了招手,天空那块大半个巴掌大的黑色固化的东西就像是长了翅膀似的跟乳燕归巢投向七夜的怀抱......呃,这里已经是被宁清秋占领,于是只好是退而求其次的在半空顿了顿,然后颇有点委委屈屈扭扭捏捏的落入了七夜张开的左手手掌中。

    宁清秋看得几乎是目瞪口呆。

    “这玩意儿是什么鬼......成精了?”

    云荒九州,可没有建国后不准成精这么一大神奇条例啊。

    也就是说,在这里什么妖魔鬼怪都是会跳出来的,你要是不做好心理准备,保不齐就是会吓一跳啊。

    可这个......没记错的话这东西就是空间裂缝最后定型的形状吧?虽然说被封印之后变得这么小还成了一件实物实在是神奇,但是这么情绪化的表现难不成这两界通道还有智慧?

    七夜把她嘴里自己一向是听不懂的那些奇奇怪怪的词语忽略,也知道她疑惑什么,便是解释道:“空间裂缝已然是被彻底封印,我将它变成了两界壁垒的一份子,你眼前看到的这块圆形块状物,说是空间通道的本体也没错,但是实际上它只是真正的两界通道分离出来的一部分,我们拿着它,就像是拿着钥匙,只要是启动,便是可以摒除空间对我们的限制,在任何地点任何时间都是可以随时出现在真正的空间通道处。”

    “也就是说,我们真的拥有了一处随时可以打开的大门?或者说,潘多拉的魔盒?”

    宁清秋听得入迷,小心翼翼的伸出手指速度缓慢的接近他手里的那块看起来像是黑色玉璧一般的物体,有些怯怯的,用指尖碰了碰。

    冰冷的、光滑的,像石头也像是玉,甚至是铁块一类的矿石产物。

    总而言之,确实是实际存在。

    最中心处,有一个凹下去的剑形刻痕,边缘呈现深沉的紫青色,宁清秋灵光一闪,明白这就是秋水神剑的印记。

    七夜从来体贴,这个时候便是为她答疑解惑:“秋水神剑作为封印主体核心,相当于阵法阵眼压阵之物,若是没有它,我也不可能把空间通道接在两界壁垒中,壁垒若是墙,秋水神剑便是打洞成为门框可以装进两界通道并且把它关闭严实的锁,它不可或缺。”

    “......简单地说,就是秋水神剑已经是融进这一个空间通道了?”宁清秋苦着一张脸,这把人家的传家宝变没了,任谁都有点兜不住,要不是顾及形象,她这会儿倒是真的挺想狠狠挠挠头把头发褥成一团乱麻的,“要不我们直接从剑墓跑路?已经没脸见丫丫还有族长他们了。”

    她语气颇有些绝望。

    这叫什么事儿啊!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