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零三章 血色大漠
    宁清秋没有想过分别来得这么猝不及防,而且还是二重打击。

    才依依不舍的留下小丫头在剑灵族,这一次七夜都是要孤身闯魔族,要丢下她孤零零的一个人......

    她再好再坚定地心性都是有些抗不住这样接踵而来的打击。

    七夜话说得直白,她也没有觉得被下了面子,魔族危险她是知道的,实力不够只会是给他增添负担,若不是万不得已,七夜怎么舍得和她分开,所以宁清秋压根说不出要和他一起走的话。

    即便是心里再怎么想,她也不能表现出来,因为那只会让他为难。

    而且七夜都是把话说到了这个份儿上,都是坦承自己没有把握护她周全才这么做,心里必定不好受,她哪里还能在他的心口戳上一刀?

    她神情恹恹的捏了捏耳垂上的那枚耳钉,之前收到礼物的欣喜已经是全然消失,反而是心中涩然。

    “那你......万事小心。”她最后小脸都是憋红了才冒出来这么一句话,却是肺腑之言,“总之要记得还有个人在这里等着你回来。”

    七夜目光变得无比柔和,冲淡他身上仿若天生的威仪和淡漠,他将人抱在怀里,将她的头按在自己的胸口处,说话声轻微连带着胸膛震动:“我知道了。”

    他说。

    ......

    宁清秋知道七夜对于魔族的谋划打算后就一直有些闷闷不乐,虽然接受了这个事实,但是一路上还是提不起劲儿来。

    有的人在身边,就像是空气,因为一直在,便是知道那是活命的必要条件却因为没想过失去所以从来没有担心过,但是如今她骤然发现七夜也是会离开她的,即便只是一段时间的分离,也是让她突然没有了主心骨的感觉。

    好在作为剑修心志坚定,她理智上还是接受了,情感上只能够慢慢来,不舒服是必然的,且担心不会少,七夜再强,也没有说傲视天下无敌手,魔尊的恐怖便是隔了千万年在云荒九州也是足够止小儿夜啼的,更不要说上次七夜在神京城中和魔尊神念一战,虽然战而胜之,但是宁清秋可没有忘记那是自己头一次见到七夜受伤。

    分身神念如此恐怖,那么本尊呢?

    至少现在七夜和他还相差了一个大境界,真的要是撞上七夜想要全身而退可不是容易的事儿,那魔尊必定是对他怨恨极深要是遇到一定不会放过他的,且到时候深入魔族腹地,可谓是孤军奋战,一旦是被魔族发现踪迹,大军包围那岂不是插翅难逃?

    宁清秋光是想一想那种可能性,就觉得自己浑身上下都是不安,晚上大概是连睡觉都睡不着了,而且这样的状态必然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

    七夜见她神情郁郁,却也只能默默的陪伴在身边,在出发之前尽可能的安抚她,因为此次魔界之行非去不可,这有助于将来两族战争人族的大方向布局和战略实施,且他心高气傲,便是知道这个时候的自己多半不是魔尊的对手,但是也不是全然没有还手之力。

    借着这次机会,一探魔族虚实弄清楚情报是一方面,还有就是想要借着生死危机看看能不能触碰到合道境界。

    云荒九州太久没有出现过化神期以上的高手,七夜凭借无双天资和种种机缘,借助婆娑秘境的时空奥妙将自己推向了返虚境界,这个境界玄奥神妙,只要是领悟足够便是水到渠成,之后却是再怎么修炼都是无所寸进,故而他感觉到前路断绝,已然是原地踏步,而七夜不会让这样的情况继续下去,故而放手一搏兵行险着的方案就跃上心头。

    且魔尊不除,他始终不放心。

    这个时候杀他自然不可能,但是一切都是要早做准备,不然事到临头岂不是只有引颈待戮束手无策?

    故而便是知道宁清秋会闷闷不乐,七夜也没有别的办法。

    两个人之前的气氛便是有些安静而沉默。

    他们一路朝着悬空山行去,路上七夜已经是传讯给了昆仑瑶池、日月神宗、天机阁、八方游云斋、幽冥谷、神农轩......等人族圣地,其他的宗门世家压根不可能得知此次计划的行动,确保万无一失,毕竟还有与魔族勾结的叛逆之人还未全部揪出,他们也只能小心谨慎的行事,毕竟进入魔族乃是极为重要的隐秘行动。

    他们没有人提及用空间传送一日千里的赶路,而是默默的采取了行走赶路的方式,虽然速度也是极快,但是也耽误不少的时间,两个人离别在即,都是依依不舍。

    七夜倒是不急,反正所有的人接到消息安排好人前往悬空山都是需要时间的,所以没有一线情报传来的话,他可以慢慢走。

    他们此时来到了一片广阔的沙漠前,晚间夕阳如血,颜色瑰丽难言,宁清秋看着这样的雄浑壮阔的美景,心情总算是好上了些许,事已至此郁闷也没用,便是担心七夜这个时候也不能在他出发前东想西想让他没有办法安心做事,到时候前往魔族危机重重,说是九死一生都是不为过,他若是到时候还惦念她的事儿,岂不是要分心?

    宁清秋算是体会到了古诗词里面那些“悔教夫婿觅封侯”的女人的心情了,她们为了家国荣光,将自己的丈夫送上战场,在后方提心吊胆不就是她现在的心情的真实写照么?

    而且她家男人的冒险举动还更加有高大上的理由——那就是拯救世界。

    她唇边溢出一丝苦笑。

    眉宇间却释然许多。

    有的事,必须要有人做,而且先下手为强总比后下手遭殃的好,她不该阻止他也不不会阻止他,甚至是不会更多的在他心里增添负担,男主外女主内,他们这样的分配模式其实也挺好的。

    七夜也没有骗她,到时候若是真的遇到了致命危机,还真的需要靠着宁清秋身在云荒的坐标定位才可以安然无恙的返回,倒真的算是个保命符了,双向的那种。

    就在此时,天机突然传来了哒哒的马蹄声,一线烟沙裹挟风暴扬起,直接从东南方向往他们这边而来。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