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一十八章 虚伪的假面
    沙族大长老知道宁清秋他们会心有不满,但是他也是没办法啊。

    本来就因为百年之期要到了,沙椤花海要拱手让出,他一直是心中焦虑,有的时候甚至是想干脆直接霸占花海遗迹,反正其他沙漠种族加在一块儿也是不够和他们扳手腕的,实力是压倒性的对比。

    但是他还是下定不了决心。

    不是沙漠中的种族,无法理解他们对于沙椤花海的感情,某种程度而言,沙椤花海就是整片瀚海沙漠的象征,古往今来的居住沙漠的任何种族对这里都是怀着敬仰的心情,没有人敢于触怒沙漠之灵,那就像是海中的种族不敬畏海神,就像是凡人世界的人跑到皇帝的宫殿闹事儿一般,实在是骇人听闻的事件。

    可是遗迹对于沙族来说也是非常重要,没有人会对这么一个进入第一重大门就能够搬回无数灵石得到很多灵丹宝物的地方不动心的,天赐不予反受其咎,这可是云荒世界颠扑不破的真理。

    既然让沙族发现了遗迹,那么这就是天道给予沙族的眷顾......

    所以大长老实在是纠结。

    好在很快他就不用纠结了,因为明远和宁清秋还有七夜他们来了。

    他们帮沙族下了决定。

    外表看像是被逼迫不得不下定决心,其实内心里经过一开始的惊慌暴怒想要杀人灭口的冲动之后,不得不说沙族长老大大的松了一口气,还觉得这是上天注定,百年之期要到,他难以决断的时候,让一批外人加入局势,直接给了他一个答案,还很符合沙族的需求。

    退一万步来讲,这一次打不开遗迹,宁清秋他们仍然要给予沙族报酬,有了混元金斗,足够抵得过半个遗迹了,至少对沙族来说是这样。

    东西再好,适合的才是最需要的。

    如果不揭破这一层窗户纸,那沙族勉强还占了上风,这么被明远毫不留情的戳破,实在是让沙族长老们颜面无光。

    不过生在云荒,一个重要的条件,就是脸皮要厚,节操这东西要不要无所谓,下限也不过是自己划出来的道道,该换一换的时候,大家尴尬一下别扭一下也就换了......

    宁清秋暗自唏嘘,收着自己的裙摆,几乎是垫着脚的跟着他们进入了花海中心。

    还冷不丁的问了一句:“大长老,你们这个守护花海的时间到底是还剩下多少啊?”

    倒不是故意给人没脸,而是一路上硬是憋着好奇没问生怕把沙族长老团气炸了,也不好太给人没脸,但是她到底是没忍住。

    大长老气沉丹田,默默地安慰自己这不过是单纯的“关心”,没有必要多想,一边从嗓子眼儿里面挤出来几个字:“还有一月。”

    不要装得你们好无辜的样子啊,说实话即便是只剩下一个月我之前也没有设想过这个遗迹要分一半出去啊,我只是想现在翻脸霸占遗迹或者是百年之期过后再争取守护职责两个选项啊,这肉烂在锅里也是自己人的,谁都不愿意把手里的东西分出一半给外人的。

    他不过是碍于形势从各个方面考虑选择了对于沙族来说最好的那一个罢了,你们何必这么咄咄逼人......

    恩,大长老也是觉得自己很委屈的。

    但是对于宁清秋来说,最多感慨一下沙族长老们看着长得粗糙,其实内心戏很多,心眼儿也是跟蜜蜂窝似的密密麻麻,其他的倒是没什么。

    七夜却是觉得,给他们机会带路,算是他们的福分,要他一个人来干这件事儿,就是摆出刀子,听话儿干事那就算了,硬挺着的话那就拿刀子架在他们的脖子上逼着他们听话!

    明远的手段完全是称得上怀柔了......

    七位长老站成了一个圆圈,大长老站在圆的中心,高高举起了太阳权杖,其他的六位长老站成了一个类似于等边六角形,每一个边角站着一位长老,他们平平向着中心举起自己手中的星辰法器,七彩的光线从一个长老身上链接到另一位长老身上,那光线是弧形的,所以几位长老被串成了一个圆。

    这开启仪式倒不是因为遗迹必须得这么打开,完全是沙族长老们得到了偌大的好处之后生怕一个不小心这里被旁人发现,干脆的自己动手在遗迹入口做了一个崭新的星辰封印,妥妥儿的守财奴架势。

    宁清秋用手肘碰了碰明远的手臂,问道:“我问你啊,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沙族形势所迫不得不答应我们的条件啊。那之前还费那么多功夫干什么......”

    明远摇头,失笑不已的看着她:“你怎么会这么想,我要是有那个未卜先知的本事哪里还会不知道沙族竟然是早就知道了瀚海古国遗迹所在?你忘了我最开始只是想要请个沙族向导带路而已,没想到钓出来一条大鱼......”

    “沙族百年之期困扰,我们的到来虽然出乎意料有威逼利诱的嫌疑,他们便只有顺理成章的接下这个方案,还要聊以**,我们这么表现一番,他们就心中舒畅许多,觉得到底是给我们添堵了,我这么做也是免得他们之后给我们在遗迹里面添什么麻烦。别看大长老看起来像是丢了面子,他们要是真不乐意,不会倾巢出动的,你看那个三长老看似嚣张暴躁,但是他到了现在不也是没有真的出手么......”

    宁清秋悚然一惊。

    她觉得自己牙疼。

    马蛋,这些人的套路都是好深啊,一个个全部都是影帝级别的,整个世界都欠了他们无数的小金人啊。

    她何其有幸,竟然和这些演习高手们同台竞技?

    宁清秋呵呵冷笑两声,抱着七夜的手臂,轻声说道:“这些人活得真累。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的,这么虚伪,我想起都觉得膈应得慌。”

    她对于沙族的观感基本上已经变成负数了。

    沙族大长老要是真的忍气吞声她反而是佩服他为了种族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结果发现一切都是假的,不过是一种试探他们的手段,便是觉得倒尽了胃口。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