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二十二章 护国圣兽,洪荒异种
    瀚海古国在曾经的历史中,也是煊赫一时辉煌无比的人族修炼国度。

    它身处在瀚海沙漠所在的极西之地,龚州、青州、郴州交界处,东连中原腹地,西及西域诸国,纵横千万里之遥,可谓是盛极一时。

    不知因何缘故,上古之时覆灭一夕之间,典籍上也是少有记载,千万年过去,便是曾经有的真相都是彻底的埋葬在了历史岁月的尘埃中,当今云荒九州,甚至是没有几个修士听说过瀚海古国的名字,至少宁清秋在到了沙漠遇到明远之前就对此一无所知。

    但是光是从这座曾经的瀚海城的气势规模来看,那个古国的声势便是非同小可。

    但是那样的存在都是会覆灭,实在是让人唏嘘感慨。

    沙族大长老的神情也激动起来,重新振奋了一下精神,目光像是穿过了厚重城墙,射进了那巍巍帝都中,恨不得把里面的珍宝全部一搬而空,到时候有了混元金斗壮大根基人口,再有了遗迹中得到的灵石资源奇珍异宝,沙族统一瀚海沙漠甚至是走出这片贫瘠之地,都不再是梦想。

    “这就是遗迹了,我等之前只是看到上有瀚海城几个字悬挂城墙之上,对于这里的来历却是一无所知,如今明公子宁姑娘几位带来了瀚海古国的消息,我们对这里才算是了解一二根底。”

    “之前我们只能在城墙外徘徊,怎么都是没有办法打开城门,被阻拦在城墙之外,只能够望洋兴叹,如今几位乃是人族,先天上便是具有传承遗迹的优势,想必我们这一次必然能够得偿所愿,进入瀚海城中领略上古人族国度的辉煌雄伟......”

    宁清秋抿唇一笑,大长老拍马屁的水平并不高,但是好话谁都是爱听,本来是一场差点就演变成了打斗战争的胁迫合作,听他说出来怎么就成了命中注定因缘巧合了?

    不过细细想来,这么想也是没错。

    有的事,你以为是你的选择,其实说不定是命运让你这么选的呢?

    他们和沙族,也算是有缘分了,只希望最后大家能够好聚好散,那就是最好的结局了。

    不过,她倒是有些好奇另一件事,便是开口问道:“进入瀚海城还得另说,我好奇的是你们既然没有办法入城,甚至是连城门都是没有打开,那么到底是在什么地方得到七柄星辰法器的?”

    星辰法器暗合天道星辰运转轨迹规律,在法器中向来是数一数二的珍品,铸造材料十分稀缺,难度和威力都是一等一的顶尖,这沙族能够在城外挖到灵石矿脉、找到灵药花园都是不稀奇,但是进不了城,他们到底是怎么得到这么高阶的法器的?

    宁清秋可不相信上古人族竟然豪奢到了这个程度,竟然连星辰法器这样级别的高阶法器都是不会好好地放在藏宝库里面,而是直接丢在城外,这说给谁听,都是会当做是天方夜谭!

    瀚海古国曾经威压一方,势力范围延绵几个州,但是那都是不可能拥有这么恐怖的财富的,若是他们到了在郊外丢星辰法器的地步,那么就不可能泯灭在时光长河中,怎么也是要演变成至少人族圣地的规模。

    大长老苦笑了一下:“星辰法器乃是我们从护城河中得来的。当初我们第一次在遗迹中探险,找到了灵石矿脉三条,规模不大,加起来出产不小,供应我沙族绰绰有余,当时因为没有办法随时打开空间通道,故而采取临时通道的方法探索时间有限,便是很快的退出了遗迹。第二次我们走得更远些,便是看到了瀚海城,当时我们欣喜若狂就要渡河开城门,没想到护城河中竟然蹿出洪荒异种来......”

    他目光灼灼,像是回忆起了那场惊天大战,当时的沙族七长老,只有他和老三以及老六乃是元婴期,其他长老不过金丹期,实力还不及现在的一半:“好在那独角蛟处在幼生期并未长成,被我们合力斩杀,结果在它的地底水宫里面我们发现了七柄星辰法器,虽然借着星辰法器的力量掌握了空间通道的力量,延长了在遗迹中的时间,却怎么也打不开城门,我们只有暂时撤退,养精蓄锐,打算在七人实力大进之后再来开启。”

    宁清秋瞬间就是燃起了对护城河水底地宫的好奇,她看了一眼明远,发现他也有些跃跃欲试,倒是七夜,对此兴趣缺缺,他关注的重点显然和他们不同:“独角蛟?此等洪荒异种,必然是被瀚海古国捕捉,当做是镇压一国气运的存在,独角蛟有极大的化龙可能性,但是一条幼蛟怎么可能有七柄星辰法器作为镇压宫殿的法宝?必然是成年独角蛟因为瀚海古国破灭,气运随之被牵连,产生了退化,所以你们当初运气很好,遇到的是一条命不久矣且力量衰退到极致的独角蛟,才可能战而胜之,并且得到了天大的好处。”

    几位沙族长老倒抽一口冷气,七夜自然不会无的放矢,而且他说得很有道理,他们细细想来,当初的那条独角蛟确实是战斗经验丰富,但是力量却是极为不符合洪荒异种的身份,若是幼年期不该身上满是死气,七夜的推断十分的有道理。

    难怪水底地宫竟然挖出了七柄星辰法器,这赫然是瀚海古国的人给自家的护国圣兽逆天续命的宝贝,所以独角蛟才能够在这遗迹中苟延残喘这么多年,可惜它没有等到瀚海古国的后人复国,最后只能是郁郁而终。

    宁清秋瘪瘪嘴,暗道沙族倒是捡了个大便宜。

    “闲话不多说,我们开城门吧。”

    难怪沙族推不开大门,都是把人家护国圣兽这个级别的独角蛟都是给杀了,瀚海城没有出动什么底牌把他们杀了都是时光流逝力有未逮,哪里还会给他们深入都城的机会?

    还是他们亲自动手的好。

    宁清秋飞跃到城门外,仰头看,几乎是觉得城墙成了遮天蔽日的阴影,高度不可测量,伸出纤白的玉手,轻轻按在大门上,她瞬间就被那冰冷的寒意冻得激灵灵的打了个寒颤。

    沉沉吐出几个字:“万均玄重寒铁!”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