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二十三章 相生相克
    宁清秋从重玄真君这位迄今为止七夜唯一带她见过的长辈手里,拿到的不单单是灵性十足更上一层楼的炼心剑,还得了其他不少的馈赠。

    只是比起前者来说,都是些小礼物罢了。

    所谓是长者赐,不敢辞,她便也心安理得收了,反正都是一家人......

    咳咳,现在不是,以后也是啊。

    这些小礼物里面就包含了重玄真君的玉简,倒也不是传承之物,只是包含了很多的珍贵的炼器材料的信息,以及云荒特有的某些特殊材料,相当于随身一个百度,至少在炼器方面重玄真君作为大宗师可谓是非常具有权威性,她从中学到不少东西。

    比如说一语道出这瀚海城门的材质来源,万均玄重寒铁,这乃是云荒世界极为珍贵的一种神铁,最大的两个特性就已然是体现在了名字里,一个是重,另一个就是极寒。

    宁清秋灌入真气,真气进入城门,宛若泥牛入海,压根生不起半点波澜,她心里暗自感叹难怪沙族几位长老一直是不得其门而入,她虽然没有尽全力,但是也灌输了一大半的真气,试探之下发现这城门当真是固若金汤,想必元婴期修士拿着法宝轰上几天几夜都是打不开,那个时候肯定是修士先抗不住。

    元婴修士虽然是动用天地元气,掌握部分天地之力,真气理论上来说源源不断,但是也不可能是无限大多,终归是有耗尽的时候,便是真气支撑得住,精神识海那也不是永动机,到底是只能是束手无策。

    沙族六长老沙哑的声音非常有特色,他平时默默无闻,但是根据宁清秋观察,此人在七人长老团里面位置不低,至少大长老是把他视为绝对的心腹,七长老同气连枝,但是只有这位深藏不漏的六长老才是他的左膀右臂。

    宁清秋自然不会小觑他。

    六长老就站在宁清秋的右手靠后方的位置,自然听清楚了她的喃喃自语,当即便是一喜,这城门材质对他们来说神秘不已,沙族对于人族的了解一向贫乏,更遑论这样在人族世界都并不是人人了解的神秘材质,听宁清秋一语道破机藏,他便是精神振奋。

    “宁姑娘知道此城门的材质来历?”他出声道,神情非常认真,“还望姑娘赐教,给出个章程,不然我们就只有在城门外干看着却不得其门而入。”

    “姑娘竟然认识城门的材料?”

    “那不就是可以针对性的做出方案,果然是我沙族寄予厚望的合作队伍啊......”

    “大长老深谋远虑......”

    几位长老七嘴八舌的说起来。

    宁清秋眉角一抽,这拍马屁的水准说话的技巧这沙族人还真的没什么闪光点,还有这个时候应该是极力的夸赞人族一方才对他们大有好处,说好话不干事儿谁都愿意费嘴皮子而不是自己去劳心劳力。

    但这几个沙族长老一开口怎么就分出一半功绩给大长老去了?

    要不是知道人家团结一心,宁清秋甚至是要怀疑这是不是沙族长老们内讧了,刻意让他们和沙族大长老产生隔阂呢。

    “略知一二罢了。”宁清秋面容带笑,明眸带水,“这城门乃是一种万均玄重寒铁所制,此神铁有传说来自于天外陨石,也有传言产出于万里海浪之下,其重万均,便是拇指大小一块,都是重若泰山,这竟然弄出这么一大块完整的万均玄重寒铁作为城门,当真是大手笔大魄力,也只有辉煌的上古时代的人族皇朝才有这样的造物......”

    “普通手段打不开这城门的,我们所有的人合力想要开启城门都是痴心妄想,必须用特殊的手段才能打开。”

    “要不然我们从城墙上打个缺口进去?”

    有长老灵机一动,开口提出建议。

    其他的人也有议论纷纷的,对啊,这事儿大家完全是陷入了思维误区了,城门实在是打不开,他们就从墙上钻个洞啊,那不就是完美的越过了这个城门的障碍么。

    这倒也不是他们黔驴技穷,想不出什么好办法,主要是一座城池城墙必定是修得比城门要坚硬许多,大家进城惯性就会选择开启城门,一时半会儿没想到这个方案也正常,要不是这里还有禁空法阵,甭管城墙砌得有千百米高,对于修士来说也是如履平地,倒不至于像是现在不得其门而入了。

    但是瀚海城的情况又是有些不同,既然城门来历这般考究,他们就应该舍难就易啊。

    长老团们立即开始兴奋的讨论可行性。

    结果明远冷不丁的就是破灭了他们的希望,泼了一盆大大的冷水把人从头凉到脚。

    “这个法子就不用想了,城墙我查看过了,用的是寒疆冻土,本来就极为坚硬,单纯的破坏冻土城墙对于我们来说也不过是时间问题,但是这寒疆冻土和这万均玄重寒铁性质极为相合,经过特殊手法炼制,城门城墙宛若一体,破坏城墙的难度比起城门还要高......”

    所有的人脸色当即便是一垮。

    想来也是,如果有这么好钻空子的法子,那么当初瀚海古国的修士何必要费这么大的力气安置这么品级高的城门,那不就是成了暴殄天物么。

    “用不着灰心丧气,我倒是有办法开启城门,不过就需要几位长老大大的出一把力气了。”

    宁清秋冷眼旁观几个沙族长老确实是焦虑不已,也明白他们的心态和自己等人不一样。

    因为体型变化的缘故,他们对于这个遗迹已然是心内升起了深深地忌惮,便是表面上压抑住了这种焦虑,但是他们的节奏不自觉的就加快了,若是要形容一下,其实有些热锅上的蚂蚁的感觉。

    她一边好笑,一边给予了希望:“寒铁极重极寒,我们自然不可能以己之短攻彼之长,那是自找罪受。既然没有正确的开门方法,我们就破坏这门就行了。考虑到寒铁物极必反的性质,万物属性相生相克,我们最好的办法就是用火来炽烤这寒铁之门,虽然寒铁寒气极重极烈,但是不断燃烧炽烤之下,只要是过了那个临界点,寒气反噬,城门必然是比我们预想的还要崩溃得更快。”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