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二十七章 走后门
    自己捡神铁碎片,让这些沙族的守财奴们去挖音乐植物陶冶情操消减戾气,完全是两全其美的事儿。

    大长老看到自己几个兄弟这饿虎扑食的作态,罕见的有了点尴尬之情。

    但是这神奇植物的特殊属性他们也是亲身感受了的,也许这是瀚海古国曾经的古修士特意培养出来的变异植物,至少他们沙族没有听说过这种植物,但是修炼者都是会有心魔困扰的问题,这批植物大有用处,不论是族人用还是卖给外来者,那都是稳赚不赔的买卖。

    所以他也开不了口让他们别挖了,这入宝山空手而回,绝对不是沙族人的作风!

    只能够当做是睁眼瞎看不见了。

    大长老昂首挺胸的走在前面,宁清秋唇角带笑,脚步轻快的拉着七夜紧随其后,明远还是很有人道主义的给几个毛手毛脚的沙族长老介绍了一下移植灵植的特殊手法技巧,简单实用,免得他们毛毛躁躁的音乐植物给毁坏了,他是个见不得美好被摧残的人啊......

    书生嘛,多少都是有点爱护花花草草的品性的,要不是自己几乎是养什么死什么的手残党,这么特殊的灵植他都是想要挖两株回去自己养了。

    瀚海城很大,根据宁清秋的目测,这走走停停的感受下来怎么都是要大半天才能够横穿整个都城,比起如今云荒的九州第一城神京城那都是不遑多让。

    毕竟是曾经的上古仙朝的国都所在,自然是怎么恢弘大气壮观怎么来了。

    独角蛟雕塑下方。

    宁清秋手抵在眉间,仰头观察,一边啧啧称奇一边沿着雕塑绕了一大圈,然后便是停在独角蛟雕塑蛟首下方,捏着自己的下巴一脸疑惑的在那儿沉思,等了一会儿又是念念有词的原地自个儿转起圈儿来,让其他人看得一愣一愣的。

    沙族的几个长老很显然看得头晕眼花的。

    他们是粗人,修为高至元婴,论实际战斗力那可是不弱,宁清秋虽然一路上有意无意的打击他们,而且沙族几个一路走来颇为狼狈,但是硬实力摆在那儿,真刀实枪的干起来可不会输给任何人,但是要论知识面的广博,便是比起宁清秋,都是要自叹弗如掩面羞愧而逃了。

    所以这个时候只要傻站着等着宁清秋他们拿出说法来,结果他们说宝藏在独角蛟雕塑这边,他们信了,但是站在这儿不动算是怎么回事儿啊,大家都是赶时间呢......

    “我说宁姑娘,这在原地打转儿干什么?赶紧的给大家伙儿指条明路啊......”三长老虽然之前因为城门爆炸跟自己的难兄难弟们一起搞得狼狈,但是后续在城内路边挖到了灵植,感觉灵石资源哗啦啦的往自己怀里扑,这下心情就好转了许多。

    但是现在不免又觉得头疼。

    这宁清秋给出方法吧,大家有点怕她坑人,毕竟之前的教训摆在那儿还没过多久呢,身上砸伤的印子痕迹都是没消呢;可要是宁清秋这么一言不发,沙族几位长老也是蒙圈啊,完全不知道从何下手。

    宁清秋看他直跺脚那样儿,就觉得好笑。

    她微微一哂:“嘿,我也不是什么都知道啊,这不是得走一步看一步慢慢来么。之前城门口那儿我也是没有万全把握给出一个方案,哪知道连累各位被炸了一炸,我这不是心里有愧么,所以这会儿就有点畏首畏尾了,总是要细细考虑......”

    明远拿手握拳在嘴边堵着咳了两声,示意她收敛点,不过眼里的笑意却是怎么也压不下去。

    她这不是明里暗里拿话堵人,显然是说让沙族几位吃了亏还要念着她的好,这才是真的坑死人不偿命啊,看来以前他还真的得感谢她对他手下留情了。

    你说他也就是因为去一趟青云宗和宁清秋以及七夜分开一段时间,这两人世界不该是甜甜蜜蜜的么?怎么现在度蜜月归来他都发现宁清秋的个性作风简直是升级了......

    几位沙族长老黄脸都是憋成了暗红色,大长老苦笑道:“宁姑娘言重了,是我等自己不小心,哪里能怪姑娘?若不是姑娘的方法,我们这会儿还在城门外傻站着呢......这话休要再提,我等不是不识好歹的人。姑娘有什么想法尽管说,若是拿不定主意,我看我们便是直接从独角蛟的头部进入,这数千米的雕塑内里必然是大有乾坤!”

    他这么久也看出来这个雕塑有点不对劲了,怎么看怎么像是活物,当然,现在铁定没气儿了,但是与其说是雕塑,还不如说是独角蛟肉身寿命到了之后没有腐烂,一直在这里镇压瀚海城呢。

    大长老精明着呢,他一直认为自己比起人族只是差在了狡猾上面......

    宁清秋一脸的恍然大悟,两只手合拢一拍,故作震惊和欣喜的语调:“大长老果然聪明。我们就按照大长老的意思办,这若是出了什么事儿......咳咳,看我说的哪的话,大长老沉稳持重年龄的零头都是比我活的岁数长,想出来的办法定然是妥妥帖帖的,哪里会出什么差错呢......”

    七夜有点不爽的蹙蹙眉,将人一拉,冷哼一声道:“简直废话,谁人不知道这独角蛟有问题,而且这不从头部进去难不成你还要走尾巴?”

    这么个臭老头子,到底是有什么值得她这么一顿好夸。

    宁清秋怪异的看了眼七夜,这话在她听来怎么就那么有歧义呢——

    走后门什么的......

    咳咳,画风清奇啊。

    几位沙族长老脸色立刻就绿了,但是还不敢反驳。

    跟宁清秋以及明远还可以搭搭话,和七夜双方都是有意不和对方接触,七夜那是不屑搭理,沙族几个人就是有点敬而远之,而且很大程度上若不是因为七夜给他们的心理压力太大觉得此人太过神秘,沙族几位长老未必会这么给他们面子,任凭宁清秋话里话外的奚落他们。

    好歹也是元婴期长老,七人合力还真的不需要怕多少人。

    形势比人强罢了。

    宁清秋自从认识了七夜起,这狐假虎威四个字她自己没有刻意去做,但是被不少好事儿的都是默默地在心里给她加上了这个名头,不过这一次两人注定要分道扬镳兵分两路,一个去魔界一个去大唐,那可是彻底分开,不知道会有什么新的变化和风波,那都是后话了。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