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 异样能量
    宁清秋从不否认自己是个好奇心极重的人。

    她对于瀚海城和曾经瀚海古国的辉煌与落幕的岁月十分好奇,非常的有探索的**,但是她也知道目前第一要务就是寻找回归中土的办法,其他的一切都是要靠后站。

    明远虽然没有明说,但是故土难离,宁清秋当初有多么的怀念地球,便是知道明远对于大唐的牵挂有多深,他不过是把一切都是深深地藏起来不把软弱露出来罢了。

    却也没有刻意瞒着宁清秋,所以她对这件事相当的上心,而且为了免除七夜的后顾之忧,她是必然要跟着明远离开的,这对她来说情感上不是好事儿,但是对于她修炼进境却是大有裨益。

    七夜的存在,对她来说乃是世上最安稳强大的避风港,但是他对她实在是太过小心翼翼看得很紧,对于宁清秋来说,只有直面危险,才是最好的进步方式。

    生死之间有大恐怖,但是同样的,生命的璀璨往往是在这样的时刻迸发,她相信自己能够在修炼的登天途中攀援巅峰,如今灵气复苏大时代来临,英才层出不穷,他们身上被天道赋予的桎梏枷锁彻底断开,可谓是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这是最好的时代。

    同样的,魔族虎视眈眈,人族整戈待旦,两族大战两界大战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关键不过是爆发时间具体早晚而已,是龙是虫,是继续辉煌还是惨淡收场,都是这一场命运决战的结果注定的。

    宁清秋也是年少激情之辈,心中热血翻滚,也想要在这个乱世中好好的拼一把,至少可以守护一方安宁,她对此心中规划虽然模糊,但是决心是非常坚定的。

    去大唐看看那边的风土人情,学习学习大唐的修炼模式,对于她来说,会有非常大的启发作用。

    中土和九州的差别必然是很大的,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是中土大唐必定是一个更为繁荣几乎是可以当做是未来九州前进和奋斗方向的榜样来看,他们毕竟当初壮士断腕一般近乎冷酷的将灵气流失荒漠一般的九州与中土切断开来,所以这么些年来,大唐必然是飞速发展,宁清秋对此早有心理准备。

    在她看来,大唐和九州的隔阂其实没有必要,再怎么说,打断骨头连着筋,都是人族,云荒世界的霸主地位需要两方鼎力合作,那便是无人可以挑战,而他们的目标,显然是一致的,宁清秋对此信心十足。

    所以瀚海城之行,宁清秋看似嘻嘻哈哈主要重点放在奚落沙族上,不过这都是表面的假象,其实她对于此次出行心态是相当的严谨的,她希望能够以最快的速度最简单的方式,找到传送阵,至于说沙族会不会和他们翻脸什么的,那都是次要问题,关键时刻,她相信自己手中的三尺青锋必然是会让沙族好好见识一下人族剑修的风采,同等级战斗,她就从来没有怕过谁。

    不过目前来说,因为情况未知,所以宁清秋并不想要和沙族撕破脸,她对于从水底地宫找出来的七柄星辰法器十分看重,根据她的猜测和七夜的分析以及明远提供的情报,他们有充分的理由认为这七柄组合星辰法器和瀚海城中某些禁地有着相当大的牵连干系,所以目前还是有用得上沙族的地方,双方不过是互相利用罢了。

    她一边是喊着明远照亮黑暗通道,一边仔细探查地面的情况。

    明远搓出了一点光火,前面沙族也听到动静回转,留下了两位长老依然在前面探路,其他的人都是掉头看宁清秋为何大呼小叫。

    她可不是那种随随便便就是一惊一乍的人,必然是有了十分惊人的发现,大家为了避免独角蛟体内可能出现的危机,一直是在黑暗里面摸索前行,宁清秋突然要光亮,显然非同寻常。

    大家都是嗅觉敏锐的人,立刻便是围拢过来。

    沙族很是积极,他们特别怕宁清秋他们发现了什么好东西偷偷摸摸给独吞了,那么沙族辛辛苦苦带路、炸城门却没有收到本该有的利益,他们会心疼死的。

    众人围成了一个圈儿。

    宁清秋半蹲在地上,手指在碰上地面的时候纤眉皱得死紧,整张小脸也是瞬间扭曲成了小篆体似的,她这个人其实是有点洁癖的,这脚下虽然踩着特别舒服,但是只要是想想这是一条大蛟的体内,和她脚步接触的乃是真正的血肉之躯,她就浑身不自在,何况现在还要亲手探查触摸。

    特别是女孩子么,对于蛇虫鼠蚁先天性的就厌烦,她虽然不至于看到老鼠啊蛇啊什么的就跟惊弓之鸟,但是背上也是冷飕飕的,看着就是恨不得离得远远地。

    独角蛟虽然是洪荒异种,但是在她看来,还是可以一棒子划分到蛇类去,总而言之,不讨喜。

    她体内的明净琉璃火乃是世间至纯至净的火焰,对于很多属性相克的东西感知非常的敏锐,就像是面对天敌,所有的生物的警醒机制都是最完善的。

    “这块地方踩着不对劲,我感觉这下面有东西,还是那种非常邪恶负面的能量聚集体,而这些能量,大概就是真正造成这头独角蛟死亡的根本缘由。”

    她语出惊人。

    几位沙族长老眉头当即便是一跳。

    这显然是最大程度的拉低了他们的贡献,瀚海古国的护国圣兽被他们击毙,这可是值得骄傲的一件事儿,虽然他们完全是担当了龙游浅水遭虾戏和虎落平阳被犬欺的虾米和犬类这一方的反派角色,但是有了这样的底气和功绩,他们在宁清秋几人面前腰杆子才算是挺得特别直,说话音调瞬间就可以高三度,可要是证明了他们真切的是找了个软柿子捏,那么大家都是脸上无光。

    宁清秋毫不客气:“看来你们当时在护城河里面遇到的那条独角蛟很可能是本体死亡后的一点精魂所化,古时曾有斗转星移宗关于星象复活之秘法,神秘之处甚至是不亚于当今人族几大圣地且犹有过之,我看那七柄星辰法器很有可能就是冥器。”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