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三十章 覆灭的原因
    云荒九州,向来是有些崇古之风。

    虽然九州创新之法层出不穷且有自己的独到之处,但是曾经上古人族的辉煌璀璨实在是太过耀眼,那个时候万家争鸣,他们踩着无数异族的尸骨登顶了至高王座,然后便是你方唱罢我登场,繁衍出了一个无比灿烂的辉煌时代,人族文明成了诸天万族唯一的声音和主宰......

    所以由不得他们不推崇古法。

    斗转星移宗上古时候也是煊赫一时,宁清秋对它有了解还是这几天把星辰法器翻来覆去的琢磨的时候联想到的,星象和天机向来是修炼界中特别特殊的一个分类,神秘至极,却也厉害非凡。

    从古至今,星象修士向来是能够在最强的一批人中占有一席之地,没有人可以绕开他们。

    瀚海古国打造了七柄星辰法器用以镇压护城河的水底地宫,那里又有一条实力强悍却也不复巅峰的独角蛟......怎么看都像是续命之法,用星辰之器偷天换日当做是瞒天过海的镇压之物,可惜的是遇到了沙族的外来者,独角蛟饮恨败北,千万年的辛苦说不定都是付诸东流,倒是真的可怜。

    不过复活之法向来是天道忌讳,丫丫的复活完全是靠着三大可遇不可求的神药,加上灵魂纯粹重塑肉身,倒是有些投机取巧避过了雷区,不然当初宁清秋也不敢大大咧咧的让七夜主持复活仪式,真的要被天道盯上承担了改命的因果,那麻烦就太大了。

    所以独角蛟遭此一劫,也该是应有的果报。

    大长老眉头死死纠结成一团,阴沉得厉害。

    独角蛟有这等本事,实在是让人忌讳,星辰法器到了他们手里,自然不可能再让出来,好在独角蛟终究是死了,否则的话被一头洪荒异种当做是死仇惦记着,恐怕整个沙族都是要日日夜夜寝食难安了,他们在瀚海沙漠的根基说不定都是要毁于一旦。

    能够在曾经的一古国中成为护国圣兽,那实力鼎盛时期可不是七个元婴修士就能招惹得起的。

    时也命也罢了。

    大长老心底这么安慰自己,但是心底却是拔凉一片,四周黑漆漆,他总是觉得有阴森森的眼光在注视自己,手中太阳权杖握得死紧,他压着嗓子问道:“宁姑娘可看出这负面力量的路数?”

    独角蛟死了不要紧,为什么死的怎么死的才重要一点,最关键的是,这股负面力量会不会阻碍他们寻宝之旅才是众人第一关心的要点。

    宁清秋沉吟一会儿道:“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这样,我出手把那股负面力量逼出来,你们在四周布阵,务必牢牢控制住这股力量不外泄,我们说不定就能够知道当初瀚海古国毁灭的真实原因,最关键的是,因此找到瀚海城中的重地,这就事半功倍了,也可以避免眼下两眼一抹黑的状况。”

    其他人也觉得是个好办法,立刻点头赞同。

    特别是沙族几位长老,觉得务必要清楚一切不安稳的因素。

    宁清秋估摸了一下大概位置,他们这个时候大概已经走到了独角蛟的心脏附近,难怪在这里感觉到了异样,她拔出炼心剑,剑光雪寒,锐利至极的剑锋顺着负面力量盘桓的位置深深插入、剖开,惨绿色的血液涌出,几乎是半固体黏稠浆液的状态,一股恶臭瞬间喷薄而出,几乎所有的人都是脸色一变。

    宁清秋还在费力安抚跳脚的炼心剑,它虽然没有形成真正的意识体,但是灵性已然是足够,大概能表达模糊的情绪,这独角蛟也不知道死了多少年,体内的负面力量腐蚀性极其强悍,炼心剑觉得自己完全是捅入垃圾堆中,整把剑都是不好了......

    她好说歹说才把炼心剑哄得没有消极罢工,不怪,炼心剑多事,实在是她生平都是没有遇到这么难受的时候,这股恶臭简直不是嗅觉问题造成的,而是一股负面能量直接作用于灵魂骨髓般,让人形成条件反射性的厌恶,不单是针对修炼者,任何有灵性的万物恐怕都是对这股能量避之唯恐不及。

    这到底是什么?

    世间恶念的聚集体么?

    简直是骇人听闻。

    宁清秋自己都是想要捂住口鼻倒退,深深觉得这完全就是生化武器,但是她到底是憋气忍住了,冷喝一声:“快,它要出来了,稳住,抓到它!”

    炼心剑划出的伤口越发的深,几乎是穿破了独角蛟的心脏部位,宁清秋眼尖的看到那本该是血红色的心脏已然是彻底的成了毒瘤一般的存在,狰狞恐怖颜色漆黑,看着格外的渗人。

    惨绿色液体汹涌不休,大量的流出,那格外膨胀的黑色心脏急剧萎缩,那股负面力量的本体就盘旋在心脏深处,乃是真正置独角蛟于死地的罪魁祸首。

    一道黑线从狰狞的血肉创口处如闪电般迅速的逃逸出来,速度之快几乎是要超过众人观察的极限,好在几人之前早有准备,七柄星辰法器上面的神石同时亮起,瞬间形成了天罗地网的罩子,把它死死的圈了起来,最后七彩光芒化作一个人头大小的透明圆形的薄膜状器皿,众人这才看清楚那东西到底是什么。

    那是一团黑色烟雾状的东西,它不断地变化形态,在透明七彩器皿中东奔西突,却是没有办法,那不单单是因为星辰法器能量造就了一个铁笼,而是宁清秋伸手接过的时候几乎是本能般的在掌心聚集了一团明净琉璃火,薄薄的透明无色的火焰宛若玻璃罩子一般在器皿外围裹了一层,算是彻底的限制了那团邪恶负面能量的活动。

    “这什么鬼东西?”宁清秋放在眼前仔细打量了一番,见那团黑雾徒劳无功之后形成了鬼脸的狰狞状态,看着确实是丑到极致,但是因为特别小,看起来反而怎么也不觉得吓人,只是厌恶之感实在是太强。

    她怎么越看这东西越是像......

    “是魔念体。”七夜的声音冷沉得厉害,显然也是没有想到在这里会看到这个东西,让他几乎是瞬间就联想到了瀚海古国覆灭的原因。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