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三十三章 厄运附体
    宁清秋越想越是觉得阴谋重重。

    她也不由担心起来。

    这瀚海城里面有多少珍宝对她来说无关紧要,可若是这里的传送阵被当初入侵的魔族刻意破坏针对,那事情就糟糕了。

    好在唯一可以安慰自己的是,瀚海城看起来并未遭到太大的破坏,甚至是在魔念体出现之前他们压根没有想到瀚海古国的覆灭甚至是和魔族扯上关系,这就说明不论是魔族到底是为什么而来,他们针对瀚海城的阴谋最后到底是功亏一篑了。

    他们心心念念的传送阵很大可能依然保存完整。

    宁清秋将魔念体死死地抓在掌心,像是捏了个软弹的球体一般,手感相当的不错——前提是不要想起这个鬼玩意儿乃是臭名昭着的魔族宝物......

    且在场有能力控制魔念体让它翻不出浪花来的除了七夜,便是她自己最有这个资格。

    七夜是压倒性实力摆在那儿,宁清秋完全是因为明净琉璃火的克制缘故。

    黑暗的狭长血肉隧道,总是有到底的时候。

    前方隐约透出一点暗光。

    宁清秋眉角一跳:“这怎么回事?独角蛟莫非身体后方还被人穿了个洞?这光哪儿来的?”

    沙族大长老回答道:“宁姑娘,我们在前面发现了独角蛟和青铜柱链接的地方有着一个人为开辟的洞口,想必那就是瀚海国的古修士藏匿宝物的地方,倒是奇思妙想。”

    显然,这位精神十分之振奋。

    宁清秋清脆的笑了一声:“那咱们就去看看呗。”

    她本来估计独角蛟体内会存在异空间,这样用来当藏宝库绝对是很多势力的首选,他们没有能力开辟或者捕捉到小秘境,就会另辟蹊径,独角蛟这样的洪荒异种,体内自成空间,要论隐秘比起秘境甚至都是犹有过之,是很多的人都是会选择的一种移动藏宝库。

    她本来以为宝藏会埋在它的身体内,结果没想到却是在它盘旋的青铜柱内,想必当时这独角蛟死亡之前,已然是发现了体内的魔念体作祟,压根不敢让自己的血肉之躯承当藏宝之重任,干脆破体而出放入青铜柱中,倒是个掩人耳目的好法子,且青铜柱乃是死物,东西丢进去便是魔念体也是鞭长莫及......

    宁清秋将魔念体光球抓在手里,想了想把它捏得更小些,然后用冰蚕丝串起来干脆套在手腕上,看起来倒是个似模似样的手链。

    沙族大长老白眉抽了抽,对于她的大胆有了深深地体会。

    自己等人避之唯恐不及,她却敢贴身带着拿着把玩,该说她胆识过人呢,还是说无知者无畏呢......

    虽然骄傲就连凶名昭彰的魔念体都是惜败于自己七人合力之下,虽然仰仗星辰法器之功,但是也足够自傲了,毕竟好的工具也有要适合的人来用,当初瀚海古国何等强大,独角蛟更是异种拥有翻天覆海之力,还不是死在了魔念体的吞噬之下,却是因果循环报应不爽,被沙族几位给封印了,由此可见可见沙族光耀之日就在眼前。

    三长老乃是横练功夫极为出色,几乎可以说是和体修一脉不相上下的防御功夫,他打头阵,第一个跳下了漆黑的深远的黑色洞口,青铜柱被挖空,里面不知道通往地下多么深的地方。

    上面的人等得心焦,要不是怕耽误三长老初步探寻地下,早有人开口喊了。

    大概半个时辰左右,总算是听到下方传来三长老的声音,中气十足,看样子下面并没有众人预计的危险。

    “可以下来了,下面有一座宫殿,想来应该是我们要找的地方,周围初步探查,没什么危险。”

    话音未落,早就等不及的沙族其余几个长老便是急不可耐的跳了下去,宁清秋站在明远和七夜中间也点点头道:“跳吧。”

    然后他们就跟下饺子似的往下跳,下落的时候速度极快,这里的重力和外界似乎是有点不同,她感觉自己一直在做加速度运动,而且下落的加速度并未恒定,而是几乎是每隔一小段距离都是几何倍数的下落速度,要不是她事先给自己加了防护罩,这会儿大概是脸皮都是给吹皱了......

    “只是下来的人要记得给自己加持一个漂浮咒......”

    隐约听不太清楚的话音从下方传来,好像是三长老在喊,虽然并不十分肯定,但宁清秋是个很听人劝的孩子,于是她默默地给自己加持了一个漂浮咒,最后像是一片羽毛似的轻飘飘踩在了水面上。

    同时听到了扑通扑通的落水声。

    一二三四五六......

    嗯,没数错。

    沙族长老团全军覆没,估计第一个下来的三长老也没逃过这一劫。

    此起彼伏的咒骂声响起。

    “老三你这个蠢货,下面有海谁你不知道提醒我们啊!”

    六长老这么沉稳的人,都是气呼呼的拍着水面,跟落汤鸡似的爬了出来,拧紧袖子衣摆挤水,面色阴沉如滴墨,再好的涵养这个时候也是打了水漂。

    三长老老脸微微一红,还有那么点委屈小小声的反驳道:“我喊了啊,你自己没听见怎么能怪我?”

    他振振有词,看到衣带当风宛若洛神的宁清秋还像是找到了佐证一眼眼睛一亮:“你看,宁姑娘他们不就是听了我的话给自己加了漂浮咒么,这不是没事儿?我只是稍微喊得慢了一点而已......”

    大长老白眉毛湿哒哒的成了一团,看着实在是狼狈,他没有开口骂人,周身的怒气却是犹如实质,要是眼光能够杀人的话,估计三长老这会儿都是死成一片一片儿的了......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赶紧的给自己身上加持烘干法术,火堆很快就是染了起来,几位沙族长老虽然面部不是很白偏深黄色,但是这个时候还是隐约能够看出发青。

    话说六长老怎么一口喊出这是海水?莫非落水的时候一不小心多喝了几口尝到满嘴盐巴咸得很......呃......

    真的是现身说法几个字的真实写照啊。

    宁清秋极力控制面部表情,默默地为沙族七人组多灾多难的倒霉样儿点了个赞。

    先是遭到了大爆炸,后来又是成了落汤鸡,这该不会是被诅咒厄运女神之类的给盯上了吧。

    那真是可喜可贺......咳咳,不是,是值得人掬一把同情泪。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