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三十五章 演技爆发
    沙族几位一根筋完全没有发现,就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宁清秋和明远交换了一个成功的眼神。

    明远传音道:“发现了一个好东西,待会儿告诉你,我们现在最主要的,是把沙族这几个拖后腿可能会给我们带来麻烦的生物清除掉......”

    宁清秋纤眉一蹙,打断他:“不行,虽然我对于沙族这几位长老的观感都不是很好,但是也没有达到要杀了他们的地步。至少在他们没有正式和我们翻脸的情况下,我们还是目前状态的盟友,内讧和自相残杀是我非常讨厌的行为。我不同意你的想法。”

    倒不是她刻意圣母,主要是她不愿意滥杀,即便沙族几位长老不是什么无辜者,但是也不是罪大恶极需要消灭的那种人,并且名义上双方还是合作者,就这么翻脸无情,实在是挑战她的承受底线。

    这让宁清秋不由得想起了和魔族勾结,煽动无生道还有部分人族叛徒成为内奸的事儿,这对她来说,是影响非常深刻的一件事,她表现得万事不放在心上,但是到底是深深地铭记了。

    沙族长老团没有背叛盟约之前,她绝对不会对他们下手,当然,有意的隐瞒部分机密,那属于正常状况,合作者也不可能让人家坦诚自家十八辈祖宗对一切秘密刨根问底吧?

    明远倒也没有生气,他对于杀不杀沙族长老们是无所谓的态度,对于宁清秋有些过激的反应倒是比较关注,暗道当初的边凛叛逃青云宗死在她面前,别看宁清秋貌似无动于衷没放在心里,但是现在看来大家都是想当然被表象蒙蔽了,或者说就连她自己都是没有发现,这在她的心里对此留下了很深重的阴影,让她对于魔族深恶痛绝的同时,对于叛徒内奸的痛恨反而是更加深刻,也绝对不能接受且无法容忍背叛。

    找时间好好谈谈这个问题,对她进行一下心理疏导吧,以免以后修为进境的时候被心魔什么蒙蔽,对她有害无益。

    他话语速度缓慢,带着似有若无的安抚意味:“你想到哪里去了,我是一上来就喊打喊杀的粗鲁莽撞之人么?我的意思是,尽快的找个办法把他们支开,反正我基本上已经可以确定目标的存在了,此次遗迹探索的目的已然是达到大半,那么接下来只要是给出足够的利益,让这些沙族长老打道回府不要掺和接下来的事儿,对他们才是好事。”

    也能皆大欢喜。

    反正明远是绝对不会在对于沙族并没有绝对信任的情况下将自己来自大唐的秘密袒露出来,传送阵更是极为重大的机密,关系着整个云荒人族的一统,甚至是关系着未来人族和魔族进行两界大战的胜败,故而他对此秉承的概念是——可杀错,不可放过。

    除了自己和宁清秋还有七夜,这件事不能够入第四人之耳,至少现在是。

    到了那个时候,沙族要是知道了什么不该他们知道的事儿,他也不得不痛下杀手,毕竟只有死人才是最好保守秘密的存在,甚至是对于云荒这么多规格外的力量来说,甚至是就连灵魂都是不允许被保留,他们甚至是连轮回转世的机会都不能有,因为那可能会被大能者追根溯源发现秘密,魂飞魄散才是他们最终的结局。

    故而,这个时候驱逐沙族几个长老,不是在害他们,反而是在救他们。

    不过估计对方绝对不可能理解就是了。

    宁清秋略微感到头疼的揉了揉眉心,这还当真是一个好消息加一个坏消息的标准模板啊。

    明远虽然带来了让她放下心中最大担忧的信息,但是同样也给她出了一个大大的难题。

    看看几位沙族长老那满脸兴奋掩饰不住期待的在这个空无一物的海底到处探索,跟勤劳的小蜜蜂似的,这么辛勤耕耘不就是为了找到宝藏么,结果明远现在告诉她要让沙族退出遗迹?

    这话只要是说出来,甭提能够把意思说得多么婉转用上多少语言加工艺术,沙族七人团必定是会彻底的爆发,大战将会不可避免。

    相比下来,之前两次爆炸加落水的狼狈,以及宁清秋时不时的言语奚落,七夜的高傲冷淡这些统统都不算是事儿了,这个将他们从利益目标近在咫尺的时候排除在外的要求,才是真正触及底线的。

    她要怎么做到这么困难的事儿?这简直是地狱难度啊......

    自己可是个和平爱好者,最不喜欢打打杀杀了,便是剑修,那也不是见到人就会冲上去打啊,那么做的不是疯子就是战斗狂,她虽然热衷于练习剑法,但是没有破除人道主义的枷锁的时候,她还是个有下限的好姑娘——当然,这是自封的。

    咳咳,言归正传。

    宁清秋像是被海底一成不变的景色给弄得麻木暴躁了,烦躁的转着圈圈甚至是懊恼的忍不住揪了揪自己的头发,要不是顾及着形象,彻底的放开来的话,估摸着这会儿头顶都是被自个儿挠成了鸟窝。

    “啊啊啊,怎么这下面什么东西也没有,话说这该不会是瀚海古国的人修筑起来逗我们玩儿的吧,这个遗迹其实压根就没有什么宝藏?!”

    如果一个人长期呆在同样的环境里面,再美的景色也是会厌烦的,海底幽蓝光亮世界虽然美丽,但是没有了动植物的点缀,没有了奇异的精矿宝石以及等等海底特产,连颜色都是只有那么一种,想必没有任何一个人会喜欢。

    所以她果断的怒了,且怒得顺理成章,故而沙族长老们半点没有怀疑,只看到她跺脚踩在地面上的时候以她为中心冒出来十几条深不见底宽至少有三四米的巨大裂缝,默默地在背后擦了擦冷汗。

    没有一个人看出来这里面做戏的成分相当的重,七夜微微侧了侧头,眼底溢出笑意,明远则是握拳抵在唇边,差点没忍住笑出声来,还在微微点头对她示意——表现得好,演技不错,继续努力。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