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四十章 顺藤摸瓜
    最可怕的是,它遇上的是自己和明远。

    他们一个有着无双剑气,一个有着焚江煮海的南明离火,可谓是攻击力凶悍绝伦难有匹敌之人,属于元婴修士中的规格外,所以它真不是弱,只是太倒霉了而已。

    千里送人头啊。

    感天动地的牺牲精神。

    那怪物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它的识海里面完全是一片混乱,这是一个被创造出来的战斗兵器,悍不畏死冷静又癫狂,宁清秋觉得有点像是虫族之类的生物,就是不知道除了战斗力之外这种怪物的繁衍能力怎么样,要是和虫族类似的无限繁衍,那么她觉得这接下来的两族战斗人族可能就要陷入旷日持久的苦战了,毕竟虫海战术的恐怖想想都是不寒而栗。

    宁清秋说了自己的担忧,明远神情微变,七夜却是摇头否定了她的猜想。

    “不可能的。”他轻描淡写的说道,“如果这种怪物有你说的那种可怕的能力,怎么可能到这会儿还在这地下海底猫着等到我们这批外来者拜访以及才抽冷子跑出来偷袭?若真的是那样,它们早就掀翻遗迹冲出这里了。不管怎么说,这些生物必定都是有着巨大的缺陷的,也许魔族能够创造你口中所言的那种‘虫族式’生物体,他们也不会被封印在魔界那么多年。”

    “当年,我们不要过高的高估他们,但是也不能低估了对手,否则会带来难以想象的灾难。我向你保证,这一次去魔界一定会调查清楚魔族的情报动向。那种生物,魔族就是能创造出来,我也会把它掐灭在魔界,决不允许它们前来云荒污染世界。”

    宁清秋点点头。

    七夜的出使还是非常有意义的,所以她一开始就支持他去,只是不免担忧罢了,如今倒是又多了一个重量级的筹码。

    明远收拾了怪物的尸体,若是之后遇不到这样的怪物,那么这一个就是孤本,那更得好好地保存了,等到他们去往中土,想必黑白学宫的老师们铁定会非常高兴有了这么特殊的研究素材,说不定自己因为骤然穿越界壁导致的缺课缺考记录就会因此一笔勾销?、

    明远陷入了美好的畅想中。

    他们都是高手中的高手,宁清秋觉得七夜的描述很符合实际,她就自己给这个古怪生物取名魔衍兽,心里倒是好笑,魔族是没有魔兽一说的,它们自己创造这么个玩意儿出来,该不会是抱着人族有了妖族做联盟可以指挥无尽荒兽妖兽,所以它们也要为自己创造一支生力军,怎么也要和人族保持一致,毕竟双方势均力敌,每一分力量的增长都是可能影响战局的平衡,甚至是决定未来的战争胜败走向。

    她可没忘记,这一届的魔尊乃是一个魔族普遍意义上的特立独行我行我素的君主,他和以往任何一届魔尊都是不一样,他比起那些单独的追求实力和独裁残暴统治的魔尊更加让人族戒备万分,因为他甚至是同意收买云荒九州的异族作为叛徒,甚至是在人族内部蛊惑奸细,要知道,过往魔族入侵从来是不留情面的纯粹的破坏毁灭,所以云荒万族便是内斗到了极致也是会在关键时候一致对外的,人族也不再勾心斗角反而是铁板一块,对于人族来说,本届魔尊这样的存在,竟然打算补足魔族最大的一个短板和漏洞......这里面蕴含的意义,实在是太可怕了。

    虽然所有的人都是百分百的相信最后魔族便是真的侵略了整个云荒,那些背叛者和投靠者也会被清除,不得善终死得非常惨,但是不排除有人仍然存在着侥幸的投机倒把的心思,这对于人族来说,简直是致命的。

    综上所述,魔界开始搞生物技术还真不是什么不可思议的事儿。

    宁清秋对于七夜去往魔界一事再无疑虑,事前消灭怎么都是比事后悔之莫及来得好,她也相信他,就如同相信她自己,七夜可以顺利的摧毁魔族不少相关针对人族的计划,她也可以和明远一起顺利的再次为九州和中土牵线搭桥,即便是到时候他们几乎是被历史驱动着做这样的这事儿,但是她与有荣焉甘之如饴。

    顺着怪物留下来的隐晦的灵气波动,他们顺利的七拐八拐绕了无数的道道,总算是越过重重漩涡,进入了一个古怪的海底狭窄的长沟中。

    这个方向也是明远感觉传送令符反应越发灵敏的地带。

    这个怪物虽然自身隐蔽技能堪称是惊世骇俗,但是很可惜,一山更比一山高,它感受到灵魂的召唤想要从宁清秋手中夺回魔族的圣物魔念体,但是很可惜,遇上了几个硬茬,于是折戟沉沙死得痛快,尸体落入敌人手中,注定了之后被翻来覆去研究的命运,甚至还被顺着来路找到了隐蔽的老巢,它若是还活着,若是有理智,这个时候铁定是刚活又得被活生生的气死掉。

    狭窄的海沟入口只允许一个人侧身通过,水流从这入口激射而出,带出一串串的白色浪花,里面甚至是有头发丝细长的银白色小鱼,宁清秋面上一喜:“看来我们来对地方了,不管这里是不是这怪物的大本营,至少这海沟里面定然是别有洞天,不然怎么会有活的生物?”

    这些小鱼别看弱得不行,但是这就是铁证如山,生命存在的活动痕迹。

    三个人精神一振,七夜打头,这样的陌生环境又是牵涉魔族又是关联遗迹传送阵,他探路才是让人放心,宁清秋居中,她死死盯着魔念体,甭看它装死,但是刚才那怪物被杀之后魔念体那一丝微弱的波动她还是捕捉到了,想必是不甘心吧,可是便是气疯了也得老老实实的待着,要不是想着这个魔念体还有利用的价值和研究的意义,她早就用明净琉璃火把它烧得干干净净了。

    保证一丝渣儿也不剩。

    可惜啊......

    明远在最后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势必要排除一切可能会出现的二次偷袭。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