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四十八章 杀机,覆灭
    夜间的渔村,海风轻轻吹拂,月色流光,安宁静谧。

    石秀才为了把房间空出来给他们,自己带着妻子孩子村里别的人家居住,走之前那位沉默寡言颇有几分秀丽的女人还把屋子里里外外的清扫了一遍。

    宁清秋都觉得石秀才果然是好运气,妻子文静漂亮孩子可爱乖巧,难怪他虽然被贬到这么个犄角旮旯都是没有怨天尤人,感情是日子过得不赖才有这样的心胸......

    村里的渔民都很尊敬石秀才,一个是因为村长的身份使然,另外一个就是平民百姓对于读书人天然就是尊敬仰慕值max,加上石秀才虽然有点清高和读书人的脾气,但是遭逢变故也是成熟了许多,至少他对渔民们还是非常好的,帮助他们找到了城镇里面的固定商人倾销鱼类产品,倒是让小渔村的日子过得越发的好一点。

    宁清秋悄悄地给他们吃的晚饭里面加了点灵草粉末,不多也就那么一点,对于他们的体质能有不小的改善,不过就没有其他的功效了,过犹不及,只是石秀才夫妻有点尴尬,因为他们对于晚饭基本上没动,宁清秋倒是饶有兴趣的尝了几口粗茶淡饭,但是还是让石村长夫妻有些不安,觉得是招待不周了,但是这里也就这么点条件,这破茅草屋子晚上不漏风,地面不沾水就已经是村里最好的条件了,和宁清秋他们无疑是格格不入。

    她犹自感叹,自己到底是“**”了。

    七夜长身玉立,站在堂院中央,手上拿着什么东西在雕刻。

    宁清秋轻手轻脚的走过去,虽然知道他不可能没有发现她来了,但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两方配合那就是天经地义了。

    她踮起脚从他的肩膀上越过,美眸好奇的瞪大,黑溜溜的转着,好奇的光芒溢满,伸手戳了戳他的腰背,问道:“你在这里雕木头?什么时候养成的爱好啊,我怎么不知道?”

    他那双手握刀杀人利落得很,没想到雕刻木制品也是有模有样的啊。

    她隐约看了一眼,倒是像个人像,心中不由得微微一喜,难不成他在雕刻她?

    那还真的是美滋滋啊......

    没想到七夜倒是一开口就打破了她的幻想:“我在制作西王母的传讯灵符,这需要交给明远,到时候你们到了大唐要把这个跨界通讯灵符交到大唐有资格商谈权衡两界合并之事的人手里,人选一定要慎重选择,这关系到云荒一统和人族大融合......你这是什么表情?”

    “呵呵。”她面容僵硬唇角微翘,“我是感叹你当真是忧国忧民啊......跨界灵符,这玩意儿好使么?”

    她自作多情没有关系,但是绝对不能让他看出来,不然她岂不是要被笑话!

    七夜拍了拍手中的木偶,狭长的眸微挑,带着的是全然的傲慢,浑然天成一般:“我亲手做的东西,自然是有它应该有的价值。我在上面用刀气铭刻了对于空间法则的高深感悟,跨界通讯绝对没有问题,这木偶上有着西王母托付给我的一缕灵念,足够她和大唐的高层们交流,所以,你们的任务很重啊。”

    他似有些开玩笑一般的说道,伸手按了按她的头,盖在她乌漆的秀发上,微微用力。

    宁清秋赶紧的把他的手甩开,抿抿唇刻意装作被人隐瞒的愤怒:“好啊,还说什么陪我去昆仑瑶池游览风光求长生草,结果帮我只是顺便,你倒是要去和西王母商量天下大事儿才是要紧啊......”

    他摇摇头:“你说错了,陪你才是要紧,和西王母商谈这方便的事宜只是顺道,毕竟那个时候我们也不知道会有中土大唐的消息,只是在魔族入侵前夕大家做好联手的准备而已,人族圣地这一次要无愧其名狠狠地击败魔族保卫云荒,以前悬空山和昆仑瑶池的关系虽然不错,但是大家来往的并不多,毕竟都是有着自己的山门要事要处理。”

    宁清秋俏脸飞红,她不过就是随口一说,他竟然还正儿八经的在那里解释,倒是显得她无理取闹了。

    宁清秋正要说话,就听到外面传来格外嘈杂的声音,像是平静的夜被打破,吵闹的声音、亮起的灯火、哭喊声喝骂声几乎是一时间此起彼伏。

    她面色微微一沉,和七夜对视一眼,知道出事儿了,都是赶快的走出了屋子,明远已经是蹲在前方不远处查看地面上的一具尸体,神色阴沉,看到他们来了脸色都是没有好转。

    “怎么回事儿?”

    宁清秋有些着急。

    白日还好好地,怎么晚上就出事儿了,放开灵识神念感应,却像是陷入了泥淖黏稠的液体中,几乎是寸步难行,白日里她在村口外动用十分之一的念头都是可以轻松扫描完整个渔村的点点滴滴,此时动用全力竟然神念放不出百米之外,这简直是骇人至极。

    而且看到的东西都是模糊的,还不如用眼睛实打实的观察,这对于她来说,简直是让人十分头疼。

    七夜拿出了鲛人珠,白光大亮,照亮了周围的黑暗,地上躺着横七竖八的尸体,老人、男人、女人、小孩,不分差别的都是死掉了。

    明远沉声说道:“我也是才听到动静出来,之前丝毫没有发现什么异样,听到声音的时候才发现神念不能轻易动用,出来看的时候外面死掉了不少人,我检查了他们的尸体,极度僵硬寒冷,像是被......”

    “被魔念体吞噬生机之后的死亡状态。”

    宁清秋咬牙切齿的吐出几个字,视线冷冷的钉在自己的手腕上,那黑色的魔念体依然在不动声色的装死,但是周围的熟悉的死气却让它控制不住有些蠢蠢欲动。

    宁清秋愤恨不已,没想到竟然还有一个漏网之鱼!

    这里,不只一个魔念体!

    “追!”她冷冷道,带着纯粹的愤怒,“能够保下多少人是多少人。”

    三人化作流光朝着声音传来的声音掠去,这个时候纯粹是和魔念体比拼速度了,看看是杀的人快还是救的人快,只是最倒霉的是这个和平多年的小渔村,就这么一夜之间陷入了覆灭的边缘。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