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五十一章 保命符还是催命符?
    小城镇乃是方圆百里最为繁华热闹之所,虽然比不得大城市的热闹,却也强上小渔村许多。

    街道上房屋鳞次栉比,三五成群的人聚集在一起,或是互相交易买卖互通有无,或是走街串巷介绍新鲜事物......

    不过马车里面总共四个人外加驾车的一个车夫,都是没有心思看着凡世热闹。

    马车夫战战兢兢的把人送到预定的目标地点,便是飞也似的跑了。

    小渔村惨案实在是骇人听闻,他平日里虽然不常去小渔村那偏僻的地方接人,但是也是去过几次,还有几个熟人在那里,结果这一次基本上都是死掉了,好好的一趟差事竟然看到了这么恐怖的画面,马车夫心理压力实在是太大,受到的冲击也极为严重,要不是看着宁清秋他们几个绝对是惹不起的大人物,且收了定金他也不敢反悔,马车夫怎么也是不愿意跑这一趟的。

    他现在腿肚子都是软的。

    宁清秋沉默了须臾,最后也只是叹了口气,两根手指轻轻一弹,将一锭碎银子弹入马车厢,看着马车夫远去的背影想到这也算是一点安慰了,多的她不是给不起,是怕意外飞来横财会给那个马车夫带来灾祸......

    旁人隔得远自然只看到一道隐约的白光,自然会怀疑是不是自己看错了,但是石秀才可是在近距离目睹了宁清秋的动作,他微微作揖:“姑娘当真是菩萨心肠,不只是对我等伸出援手,对陌生的马车夫也愿意体恤。”

    他面上带着深深地苦涩:“我等平凡小民,无知无识,故而面对变故灾难只得战战兢兢,还望姑娘不要介意马车夫的怠慢。”

    面对客人跑得后面跟有鬼在追似的,这样真的很容易得罪人。

    宁清秋只是略微摆手,袍袖如莲花绽放,眉目中带着一点微不可查的怅然:“何必这般多礼。你既然都说了我是菩萨心肠,若是还因为他害怕就责怪他的表现,那我岂不是成了锱铢必较之人?你且放宽心。”

    修士和凡人,到底是不可能真切交心的,一方可以对另一方有着生杀予夺的权力,且生命的长短实在是让他们有了不可磨合的代沟,石秀才担心她会生气,确实是没有必要的。

    石秀才面色微红,略微带着羞愧,其实他也不想这般说话,但是不得不说,强大的力量和神秘的来历实在是给宁清秋一行人笼罩了无数的光环,他雾里看花摸不清底细,只能是努力把握平衡点。

    宁清秋见他尴尬难言,便是直接开口赶人:“我们和小渔村的缘分也就止步于此了,你且去往城镇中找主事之官员,让官府来解决小渔村惨死村民们的身后事吧,重建小渔村也需要官府的力量和百姓的支持。”

    “你切记,不要隐瞒任何事,就连我们的存在你都是可以告诉官府,你看到的听到的老老实实都是说出来,那么想必官府应当不会为难你。”

    石秀才知道自己没有任何理由挽留他们,他也没想过要把小渔村的事儿交给别人,他们救了自己还有一些村民没错,但是不可能连带着他们的未来一起负担。

    明远倒是颇为欣赏石秀才,就像是宁清秋对于小缘颇有好感一般,他觉得这个石秀才也是个修炼的苗子,虽然他的天资很差比不上小缘且年纪也大了,但是儒修一脉本就是对年龄根骨这些要求最不高的一门修炼支脉,他们注重的是对于天道、人心的感悟。

    佛祖菩提悟道,魔头放下屠刀,还有书生翻阅经文典籍数以万万计从未修炼却是一朝悟道直达元婴......

    这些都不是神话传说,而是真实的故事。

    虽然石秀才不一定有这个底蕴和机缘,但是世事无绝对,谁又知道他不可能做到这一点?

    反正,明远比较看好这个骨子里有点书生意气却也坚韧的男人。

    于是他给了他一道符诏。

    “这是?”石秀才有点不敢随意接受。

    宁清秋倒是讶异的看了一眼明远,倒是没想到他竟然对石秀才这般青睐?

    “官府之人到底是会怎么对你这个‘知情者’还是两说,随时都是要给自己留一条后路,你说了认识我们对你有害处也有好处,乃是双刃剑一把,官府可能会对你投鼠忌器也有可能把你囚禁起来,严刑拷打可能没有,但是不得自由却是肯定的......”

    石秀才脸色瞬间变了,他知道明远的话并不是危言耸听,国家大事面前,个人的意志无关紧要,宁清秋他们乃是真正的神仙人物,你若是皇帝,想不想要把这样的人控制起来?

    这对于君主的威权绝对是最大的挑战。

    他嘴唇微动,却是什么都说不出来。

    “所以,这道符诏你拿着保命吧,别忘了,你还有妻子和孩子要保护,还有小渔村的村民们侥幸活下来不是为了成为官府权贵这些大人物们的棋子,他们也需要有一个人抗住一切压力,为他们遮风挡雨,而这个人,非你莫属。所以,我就助你一臂之力。”

    石秀才没有问一道符诏怎么报名,非常之人有非常之手段,他不可以自己的心思去揣测,他只是深深地感激他们,然后坚定地背向离去。

    他要去做自己应该做的事。

    宁清秋目送他远去,轻声问道:“你们说他日后会变成一个什么样的人?保持初心的青天老爷还是说平步青云的高官权贵?”

    她从不怀疑有了明远的符诏,那么官府对于石秀才必定会无比重视,超凡力量的出现必然是会让所有的人对石秀才的话深信不疑,他若是秉承初衷那自然是小渔村村民们的福气,甚至是日后官做大了成为天下人的福气,但是他若是被权势利益蒙蔽了双眼......

    “他不会有那个机会的。”七夜淡淡的断言道,“我在那符诏中加了一道刀气,上面附有一丝意识,若是他为非作歹,那便是会立即暴毙。”

    明远立刻拍掌一笑。

    “你看,七夜不是把收尾处理好了?所以,省去不必要的担心吧,我们现在还是立刻前往那个地方吧。”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