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五十四章 明月楼里的明月姑娘
    七夜却是倏然沉了脸色,冷冷道:“放肆,你算是个什么东西,敢把青楼女子和她比?”

    春桃一张涂抹胭脂的红润脸蛋立刻便是吓得死白死白的,咬住嘴唇一个字都是不敢说,手里紧紧地攥着自己的帕子,满面惶恐。

    宁清秋看着都是觉得她可怜,便是轻声说道:“你快去给我们安排一个包厢,要最好的,赶紧。”

    话语带着催促和命令。

    春桃却是如奉纶音。

    她怕死了七夜。

    赶紧朝着宁清秋一鞠躬,连弱柳扶风的走路姿势都是顾不得了,小碎步加快的上了楼,还在喊着侍女龟公们给他们准备上好的包间。

    其实若不是她没有平时反应灵敏,第一时间就该做好这样的准备的,毕竟宁清秋他们的来头一看就是大得吓人,难不成不给包厢还让他们和旁人一起坐在大厅里面?

    那简直是明月楼的人疯了,想要早日关门也不是这么个得罪人的法子。

    她匆匆离开。

    宁清秋拉扯一下七夜的玄色衣袖,上面龙腾云纹凸起她摩挲着小声嘟囔:“何必这么严肃么,她也不是有意要做什么,只是词不达意罢了,你看她那样儿,不过就是想要说两句讨喜话讨好我们......结果却是马屁拍在了马腿上。”

    明远还在一边说风凉话,冷不丁的凑过来:“清秋别糟蹋自己啊,你比起马来说可高贵好看多了,你可是凤凰,怎么能说自己是马呢......”

    宁清秋眉角一抽:“怎么哪儿都有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一边儿去。”

    明远深切的怀疑自己是不是听漏了一个滚字。

    他也见好就收,摇了摇自己手里的风景山水画的水墨折扇,一派疏朗洒脱的气质,也就跟着上了三楼。

    宁清秋都是不知道他从哪里寻摸出一把扇子出来的,该说他那个储物戒指是个杂物库还是百宝箱?

    她拉着七夜笑道:“知道你不喜欢这样的地方,不过就当做是为了满足我的好奇心,好吧?”

    他叹了口气,道:“我们是来找传送阵的,这个地方对我来说和别的地方没什么两样,你用不着担心。”

    ......

    楼下的人在他们消失在楼梯口之后,终于把试探和臆测的目光全部换成了窃窃私语,且声音越来越大。

    实在是宁清秋他们这两男一女逛青楼的组合实在是太能够引发人们的好奇心了,刚才不知道因为什么缘故大家可能是畏惧于他们的气场或许是因为其他的某些原因,不敢光明正大的打探,这个时候你来我往的倒是讨论得热火朝天,话题不外乎他们的来历和目的。

    总之没有人相信他们是真的来逛青楼的。

    不说带个美得和天仙似的姑娘来青楼有多么奇怪,就说那两个男人一看就是金尊玉贵了不得的大人物,这要是来这么个小青楼找女人那到底是他们找女人,还是他们被女人那啥啥?

    大厅里面都是些没什么权势富贵的人,有钱有势的都是在三楼的包厢里面坐着呢,他们可不屑于和平民百姓为伍,虽然大家都是来逛青楼的,本质上并没有什么不同就是了,男人的劣根性么......

    宁清秋到是不对这个行为做过多的评论,对她来说,只要是自己身边的人并不是那种人,其他的人怎么样都是他们的自由。

    包厢的装饰比起大厅自然胜出许多,但是宁清秋去过神京城去过昆仑瑶池,这世上的最最震撼人心的地方她都是见识过了,还真看不上这个地方的粗陋,他们来这里的目的不是看姑娘的,到底是为了查探明月楼中到底是有什么东西在主宰这一片方圆天地间的灵气。

    说实话,即便是那个作恶的魔念体已经是灰飞烟灭,另外一个魔念体奄奄一息的被她的无垢火时刻伤害,绝对是逃不出她的手掌心,但是宁清秋实在是对魔念体到底是怎么隐匿又出现的缘故很是在意,之前一直是相安无事,怎么在他们踏足天楚的土地上的时候这个魔念体就跑出来兴风作浪了?

    春桃安排了楼里最沉默寡言做事勤快的烧火丫头给他们端茶送水,送上几盘精致的点心,小心翼翼的问道:“几位看看还有什么需要的么?”

    宁清秋看了看桌上满满的东西,沉吟片刻手托着腮笑道:“恩,暂时是什么都不缺了,哦,对了,这还少了一个姑娘,我刚才不是说了让你找最美的姑娘来么,这不,我们明公子形单影只独影阑珊的看着可怜,你不给他安排个姑娘陪着岂不是枉费我们走了一趟明月楼?”

    春桃的脸和明远的脸色同时僵硬了。

    她讪讪的笑了笑:“我还以为姑娘是开玩笑的......”

    更多的话却是不敢随意开口了。

    因为七夜在那边已经是成了凶神恶煞的代名词,即便是他风华高彻龙章凤姿,她都是在心底把他妖魔化了。

    宁清秋微微沉了沉脸色:“我这个人向来不喜欢开玩笑,好话不说三遍,你确定不按照规矩来,我记得,这个地方只要是给钱,就足够提出任何要求吧,我的要求,并不过分。”

    正相反,来青楼找姑娘,多么合理啊。

    ——前提是忽略宁清秋的性别和他们的目的。

    春桃咬了咬牙,最后颤声说道:“您的吩咐我自然不敢拒绝,只是今晚明月楼的明月姑娘乃是初次挂牌,这楼里坐着的这许多人全部都是冲着她的名头来的,您看是否可以宽宥一下,我安排其他的姑娘来......”

    宁清秋笑了。

    她还以为这个老鸨被吓破了胆,没想到竟然还敢这么试探他们。

    这话里的意思不是明摆着么,明月就是那个头牌姑娘没错,但是要根据价高者得的规矩来,便是他们也是不能破坏这个规矩的,当然,春桃的话不算强硬,试探性浓重,可能也是想着便是他们身份尊贵也是不会吃霸王餐白那啥的,当然不是因为怕了明月楼和真的要按规矩来,不过是因为丢不起那个脸罢了。

    “你胆子很大么。”她微微一笑,宛若霞映澄塘,“我们有的是金子银子,你赶紧的安排她出场,我倒是要看看这个明月姑娘是何等模样。”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