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五十五章 痴情女子负心汉(上)
    宁清秋虽然表现得对青楼十分热衷的模样,但是她最开始来这里的目的并不是单纯的为了看看传说中的“青楼”,后者其实只是顺便罢了。

    对于青楼红牌这样的存在,她虽然好奇,但是也不是非要见见不可,处于可有可无的心理......她就是外在表现夸张了点......

    但是这个时候对于明月这位将要挂牌售卖初夜的姑娘,她却是升起了前所未有的好奇心,因为春桃这位老鸨在把她夸上天之后,竟然还真的敢提出这样类似于“不卑不亢”的要求,显然,这位明月姑娘的存在实在是给了她很大的信心,甚至是让她潜意识的觉得明月虽然比不上宁清秋两者不同命,但是也肯定是色艺双绝,不然她不会在这个时候还提出“要钱”的潜在要求。

    那只能说明在春桃这位阅尽千帆的老鸨子的眼里,明月实在是出众至极,绝对是够得上资格让方圆千里的男人都是闻讯而来齐聚一堂,就连宁清秋他们这样的大人物只要不是想要单纯的以势压人,那就也得掏钱才能见面......

    春桃脸色先是一僵,后知后觉的发现宁清秋他们实在不是她过往招揽的那些顾客可以相比,她自己敢欲拒还迎一番都是佩服自己的胆量,但是明月可是她千辛万苦培养出来的摇钱树,这头一次正式接客,她若是就这么白白的拿去讨好人,自己都是舍不得。

    显然,春桃这样的人,还是目光短浅了,想想宁清秋他们可能有的来历和身份,就知道自己绝对是亏不了的,只要是人家手指缝里面漏出来点,就足够明月楼上上下下所有的人吃好喝好发大财了,她这个时候应该是全心全意想着怎么尽力讨好他们,春桃却是选择了极为不明智的做法。

    宁清秋拿出了足够分量的金子在春桃面前晃了一晃,就是丢在了桌子上,春桃眼睛一亮,赶紧的把金子拿起来在嘴边咬了咬,眉开眼笑的,声音都是变得有生气了些,音调也下意识的提高了些许:“姑娘不只是人美,这出手更是大方,明月能够被几位贵客看上,当真是几世修来的福分,我这就把她叫来。”

    她挥舞着满是脂粉味的锦帕一步三摇晃的走了出去。

    当然,完全没有忘了把那锭金子揣在怀里。

    宁清秋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暗道今个儿算是长见识了,还真的见到这要钱不要命的人了,她以为自己算是个爱财的,当初对人民币也是很爱很爱的,结果后来当了修士之后对于身外之物就反而没有那么看重了,可如今才算是见识到了什么叫做真正的守财奴,她可没忘了刚才春桃被七夜吓得战战兢兢的模样,结果才多少一会儿功夫,她就像是给全忘了的坦然样子。

    或者说,金钱当道,其他的后患她就让自己给忽略了......

    明远见着房门再次被禁闭,透过中空的窗户和影影绰绰的帘子看向下方,有些不满的说道:“你要看姑娘就看姑娘,做什么那我当做挡箭牌?七夜,你也该管管她了。”

    七夜淡淡一笑,半点儿没把他的抱怨放在心里,一副她拿着你当挡箭牌算是你的荣幸的模样,实在是看得明远明大公子肝疼,他觉得自己是不是流年不利误交损友,一个只知道压榨他,另一个就是前面杀人放火,他就挖坑埋人毁尸灭迹的那种绝对凶残的帮凶,他一个人实在是抗不住啊......

    宁清秋摇晃了一下自己的拳头,轻声嗤笑道:“这么大个人,连和女孩子相处的经验都是没有,日后岂不是要打一辈子光棍?到时候我和七夜简直是要以你为耻了,再说了,你一个单身狗看着我们整天谈情说爱的,你都不觉得自己相当的......碍眼?”

    她自然是开玩笑的。

    但是话里话外的嫌弃却是真实的。

    明远被打击到了,整个人都是有些恹恹的,他才叫委屈呢,整日里面被他们两个秀一脸恩爱就算了,结果宁清秋还这么嚣张的说出来反而是倒打一耙,他简直是觉得自己没有拍案而起还真的好涵养了,黑白学宫的老师们以及明府的人真的应该好好地表扬他一下。

    他讨饶般的做了一个揖礼:“......那位明月姑娘进来之后,清秋你自己对付她吧,有什么问什么,我就不掺和了,行不?”

    他自然知道宁清秋不是那么无聊的人,找那位明月姑娘来很可能是为了打探明月楼的情报,一个是他们找明月的理由合情合理,不会引起旁人的怀疑,二的一个春桃这位明月楼的老鸨乃是对楼里的一切了如指掌的人,但是朝着她套问情报很可能会引起对方的警惕,他们又不喜欢擅用搜魂之类的法术,那太过有伤天和,所以最快的办法就是找一个在明月楼地位超凡对这里的许多东西应该是都有权知道却又要比起春桃这样的人老成精的老油条好打发一点的人,那么明月这位楼里的头牌无疑是最好的人选。

    几声有序的敲门声轻轻响起,非常的有节奏,宁清秋纤眉一扬,饶有兴趣道:“看来这位姑娘的乐艺非凡,光是这敲门的声音都是如此的错落有致,倒是让我期待是何等佳人了,倒是希望一定要值回票价啊......”

    明远和七夜面面相觑,对她的咕哝当做是没听到。

    明月很是新奇。

    因为知道明月楼的春桃妈妈是典型的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人物,也就是传说中的死要钱,特别精明的那种,听说她以前不是这样,当年春桃也是舞妓出身,年轻的时候在这一带简直是赫赫有名,男人们都是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也是风光过好一段时日。

    但是做她们这一行的,就是吃几年青春饭,后来便是再美的姑娘再受欢迎的姑娘也要渐渐地没了人气。

    春桃也是如此。

    不过她很聪明,也有些清高,便是自己找了一个看得上眼的书生资助,还别说她的眼光当真是不差,自己的情人当真是有几分真本事,后来上京赶考结果中了探花,不过俊秀的探花郎人生恰逢双喜临门,不只是金榜题名,还被高官权贵看中榜下捉婿。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