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五十九章 喜闻乐见的打脸戏码(中)
    瀚海古国,曾经辉煌一时。

    在这里汇聚了无数的修士,可谓是高手如云强者如雨。

    天楚到底是和遗迹同为一体被特意分割出来,抑或是当初的古修士们特意在危难时刻留的一条后路那都是不得而知的历史,但是有一点却是容不得反驳的,那就是天楚这片凡人国度并不是自然衍生,而是绝对是有修士的力量和手笔穿插其中。

    这里死寂的灵气以及突然跳出来的魔念体都是最好的佐证。

    宁清秋怀疑过传送阵就在明月楼中,但是根据明月的回答来说明月楼中并无异样,本来以为有什么线索被忽略了,却没想到一个旁人当做是杜撰的故事,却是给她带来了真正的灵感。

    两轮明月映照于空,天地突变一月消失,随后明月楼发生了离奇的死亡事件,并且穿插了薄情寡义负心汉还有痴心不悔的风尘女子的凄美故事,实在是非常烂俗而老套,当然这里题外话不得不说一句这明月楼也不知道是中了什么邪还是有什么诅咒,只要是这楼里的女子和男人发生感情纠葛,就会成为被抛弃的对象......

    话题转回来。

    上面魔幻离奇版本的述说,在宁清秋这个熟悉世界背后隐藏的真相和内幕,了解瀚海古国的修士耳朵里听起来,这个故事可以完全的换一个说法。

    瀚海古国有一种非常神异独特的法术,曾经在那个时代也是赫赫有名,叫做镜花水月,乃是近乎化虚拟为现实,以精神意志篡改现实世界物质条件,以幻想驱动真实的超强法术,据说当初的瀚海古国也没有几个人会用,乃是皇室专属的法术,立身的根本。

    两轮明月,怎么看其中一轮是真实的月亮,另一轮应该是镜花水月法术造成的景象,而明月坠落,很可能是因为镜花水月已经是没有足够的灵气支撑它悬挂天空,照亮守护这片凡人世界了,而镜花水月的破灭,多半还和魔念体逃不了干系,毕竟魔念体这个玩意儿作恶的时候黑气漫天还吞噬月亮,怎么看都是非常妥帖传说中的吞噬月亮的怪物形象......

    镜花水月破灭后,应该有残留的施法物质也就是当初此术法的核心,必然是极为珍贵的材料,甚至是充满了灵性,掉入明月楼不过是机缘巧合,也有可能是刻意的用最后一份力量保护那个还在猜测中的跨界传送阵......

    总而言之,那几个惨死的倒霉蛋也许还真的是死得不冤枉,因为他们满含杀气和恶意而来,然后被镜花水月的核心残骸判定为敌人,最后就是倒霉催的被弄死了,该说因果报业轮回不爽。

    所以,这个明月楼名字的由来还真的是给了宁清秋非常充足的灵感,给了她一个极为有力的证实猜测的证据,就连明远都是对于宁清秋采取的这种办法采取认同的态度,以最小的代价得知了急需的情报,宁清秋该记上一大功,提供消息的明月,自然也会得到她应该得到的东西。

    明明是皆大欢喜的时候,偏偏有人上赶着闹事儿,这不是主动送上脸来给人家抽么。

    宁清秋最是不喜欢这种蹦跶得很欢的人了,她喜欢把这样仗势欺人的嚣张纨绔之辈踩在地上,让他洗心革面重新做人,日后再不敢犯浑。

    “碰擦——”、“哐当——”

    包厢的门乃是雕花嵌墨石的,好看是好看,但是还真的是经不起什么外力冲击。

    春桃来不及阻拦镇长的小儿子这位十里八街的小霸王就这么横冲直撞的进了这个她压根不敢冒犯的贵客的包间所在,她被那莽撞的力道带着跌到在地上,唇上的红脂都是花了,她却是两眼无神,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完了,姓王的,你这次可真的害死我了,你生的这个儿子,当真是坑爹啊,你要是死了都是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惹上这倒霉事儿的!

    王镇长乃是春桃的老相好,两个人一直是有来往十几年了,虽然不说是什么真正的男女感情,到底是有那么几分香火情在那里,所以平日里王冲在明月楼里面横行霸道,她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做不知道,没想到倒是助长了他嚣张的气焰,竟然连对方是什么都是不知道,就敢这么作死。

    明月脸色微微一变,俏脸含霜,她知道王冲这个人,眼睛从来都是不规矩,人品学问什么都不行,偏偏还仗着自己老爹在这个小城镇里面耀武扬威,平日里没人治得了他,明月便是不喜碍着春桃妈妈她也是敬而远之便罢,这一次却是真的生气了。

    前面就说过了,虽然春桃没把她当成是亲生女儿甚至是还要她挂牌接客,但是明月对于春桃仍然是有几分感情的,这不是软糯包子的缘故,而是因为这个世道太过险恶,就连你的亲生父母待你都是如此残酷冷漠,映衬得春桃对她的养育之恩重如泰山。

    也许有人说明月傻,说她三观不正,但是在这个时代以女子的身份这样不容易的或者,她需要给自己一个信念和支撑,一旦是这个信念破灭,她大概也是找不到活下去的意义了。

    命该如此,由不得人,她不恨,也不怨。

    只是王冲的做法彻底的惹恼了她,明月将春桃扶起来,冷冰冰的指着门对王冲说道:“还请王公子出去,免得惊扰了其他贵客,有什么话我们一边儿去说。还有,这门乃是明月楼的财产,王公子财大气粗,想必不会不认赔偿!”

    王冲的脸瞬间涨成了猪肝色。

    这话里面的讽刺只要不是个彻底的白痴智障二百五都是可以听出明月的逐客令和冷漠,王冲虽然喜欢明月,可是这喜欢不过是男人追逐女人鲜妍美妙的容颜和身体带来的表象罢了,是一戳就会破的假象气泡。

    “你这个贱人,清高什么?!不过就是个出来卖的,小爷来这里是来拍你的初夜的,价高者得,这可是春桃这个老娘们自己放出来的话,大家都是一清二楚,现在到了这会儿,却又临时反口说不卖就不卖了?还真把我们这些客人当成是泥捏的了没脾气么!”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