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六十七章 不,她压根不是人
    宁清秋一开始的时候确实是以为自己听错了。

    明月就这么活生生的站在她的面前,说笑聊天生动极了,七夜却是斩钉截铁的告诉她眼前的是个死人......

    背后瞬间就是寒毛直竖。

    她实在是没有办法第一时间相信。

    但是他是不会随便信口开河胡说八道的人,那就只能说明那是她没有发现某些细节的东西。

    然后她便是仔细的观察一下,随后心就是凉了半截。

    明月看起来确实是和常人无异,但是一旦是以仔细探察她体内生机的方式去用真气观察,灵目术下一目了然,她体内一片鸿蒙混沌,没有五脏六腑血脉经络,体内更是没有一点生机,除了表面看着是个正常人,但其实就是死人。

    甚至可以说,她都算不上是纯正的人类。

    很可能,她只是为了某个计划创造出来的一个物件,从来......都没有活过。

    这样的话,宁清秋觉得自己无论如何也是没有办法对着明月那双迷茫而好奇的眼睛把它说出来的。

    所以她最后只是强自把自己的表情经营得滴水不漏,不动声色般的淡笑了一下:“只是需要你帮一个小小的忙而已,怎么,你不愿意?既然这样的话,我们也不会强求......”

    “不,我愿意的。”

    明月来不及多考虑,也压根没有功夫纠结什么的,她立刻挺直了腰杆,目光灼灼的看着宁清秋,很认真的做出了承诺:“虽然不知道我一个平凡普通的人有什么作用,但是既然宁姑娘你都是开口了,那么不论是要我做什么我都是不会眨一下眼。”

    “噗嗤——”

    宁清秋默默地看了她一会儿,没忍住笑了。

    “喂喂,不用这么大无畏的一脸勇于牺牲敢于奉献的模样,我又没有要你上刀山下火海,只是因为某些特殊原因需要你帮一点忙,理论上对你是不会有什么危害的,即便是有个万一,你也放宽心,我绝对不会就这么扔下你不管,那不是我们的作风。”

    明月这一下真的是舒心笑了起点,重重的点了点头。

    说实话,能够有这样的神奇经历,大概是旁人一辈子的谈资,她不会把这些事儿随便说出去,但是光是放在自己心里满满的品味,大概也是一辈子最为宝贵的回忆了。

    “来,你上前来。”

    明月按照他们的指示,站定在了云荒母星的模型的前方,一路上,她的小腿都是有点抖,还是需要宁清秋搀扶着才算是最后稳当的站在这里,主要是透明的地面像是踩踏在虚无中的感觉实在不是一个平日里脚踏实地的人可以飞快接受的,明月这个时候还能站立姿势都已经算是她心理素质强大了。

    或者......她是没有心的......

    宁清秋甩了甩头,语声轻缓,听起来特别的温柔:“现在,听着我的话,慢慢来。先闭上你的眼睛,心神放空、放空,你看到了蓝天白云,青山碧水,漫山遍野的花,温暖和煦的阳光照在你的身上,然后......”

    明远和七夜的唇角同时抽了抽。

    面面相觑。

    一个好好地清心咒,梵音祥和可以有助放松心神,特别是让明月更快地和云荒母星的投影产生联系或者是共鸣,但是怎么被宁清秋这么一整,倒像是什么跳大神的假把戏了?

    真是——

    宁清秋其实也是头一次做这档子事儿,还是有点担心自己技术不过关,所以一紧张就是带上了以前看的点皮毛的心理学知识,那些个催眠的不都是这么干的,就是把人有节奏的带向潜意识的状态中,让他们尽量的放松自己以为自己身处一个绝对的舒适而又安全的环境中,然后把想要知道的东西全部套出来么......

    不管细节多么的坑爹,至少结果非常的完美。

    明月成功的进入了潜意识的状态,她闭上双眼,表情渐渐地变得平缓,最后整张俏脸都是变得极度的漠然而无表情,就像是一个无比精致的人偶,栩栩如生,却也让人感到虚假。

    宁清秋收回手,目光复杂的落在了明月的身上。

    她的身上渐渐地透出了轻薄的银白色光芒,美丽又柔和,并不是多么强大恐怖的力量,却是无比纯粹而温和的,就这么缓缓地落在了云荒母星的投影上,像是初冬的雪,柔和而又轻飘飘。

    “她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呢?”

    宁清秋喃喃自语,像是自问也像是要明远他们给她一个答案。

    她觉得在这个小城镇里面,明月这样的美人确实是尤为出众,但是这并不太出格,毕竟美人不分地界都是可能出现的,概率大小无论,终归是有的。

    可是她怎么也没想到明月压根不是真正的凡人。

    她身上有着特殊的手段,阻隔了外界的感知,像是给她蒙上了一层假皮,普通的修士压根辨认不出她的异样和特殊,要不是明远的传送令符提醒,要不是七夜有一双能够看透迷雾的日月重瞳,他们压根不可能发现她的古怪。

    七夜目光在云荒母星的投影上面逡巡,不放过一丁点微妙的变化,这对于他来说,非常重要。

    他眼眸一片平静,对于明月不是人这个事实他并无太多的感觉,或者说,他其实非常理解上古那些大能者的做法,如果是他,会做出同样的选择:“她应该是被上古主持封天绝地的大能者们创造出来的一种开启封印的存在,大致等同于传送令符一般。她身上并无生机,可能是特意针对魔族做出来的设计,毕竟以魔念体这样的先锋驱动者为代表的魔族最擅长的就是吞噬生机破坏生命,这天楚既然有魔念体存在,那么当初这里必然是发生了什么特殊变故,以致于不得不采取特殊的手段创造一个非人存在作为后来人用以利用封天绝地形成的绝对两界壁垒的开启钥匙。”

    不得不说,他的话充满了冷冰冰的意味,可是没有人能够说他说错了,更不可能说当初一力保下人族的众多大能者苦心孤诣的计划错了。

    只是——

    “为什么非要创造一个类人出来呢?”她非常不理解,也很是纠结的一点,“既然是创造一个没有生机的钥匙来避免魔族余孽染指,那么为什么不创造一个死物而非要创造明月呢?”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