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六十八章 你的故乡
    难道还是什么恶趣味不成?!

    明远上前一步,掏出了传送令符,令符早就是感应到了远古的联系,急不可耐的早就想蹦跶出来,可惜一直被他死死按住。

    令符像是乳燕投林一般的落在了云荒母星投影和闭着眼渐渐地悬浮在空中的明月的位置的中间,也爆发出了一团灼眼的红光。

    明远拍了拍纠结中的清秋的肩膀,想了想说道:“其实你也不用过多的执着在为什么要把她创造成一个类人的状态这个问题上,也许只是当初创造者的喜好问题,也许是因为这样会更有助于她在人类世界的‘保存’,谁知道漫长时光前到底是怎么做出这个决定的。”

    “反正现在的情况是她自己不知道自己的情况把自己当成是人,而你呢,即便是知道真相,大概也是把她看作是人,毕竟你若是不把她当成是人这会儿也不会这么纠缠这个问题了,你这是在给她打抱不平啊。所以,最关键的是她自己和别人怎么看待她,而不是本身到底是不是人的这个问题。”

    宁清秋顿时一头黑线。

    看了明远半天,像是不认识他似的。

    “我说,这个时候听你这么长篇大论,我竟然还觉得挺有道理,觉得自己完全是太矫情白纠结了......不过我怎么对你这么不爽?说实话你是想安慰我是吧?可惜我并没有感受到你的安慰呢......”

    她阴测测的笑了一下,手微微一动,明远顿时像是被针刺了一般从原地跳了两三步远,一脸警惕。

    “你的那一招,还是继续用在七夜身上吧,我就无福消受了。”

    他一脸的敬谢不敏,呵呵,修士的身体修炼得再强悍,也挡不住同级元婴修士在你腰间掐上一把的,那当然还是很痛啊啊啊......

    宁清秋翻了个白眼,个活宝,难得和他一般见识。

    七夜在一边关注云荒母星的投影,倒是没有功夫搭理他们,其实他也知道,他们这么闹腾其实并不是不注重紧张他的去向,完全是因为他们心里都是没底儿,所以这个时候才会有这样的方式来冲淡离愁别绪和某些深深地担忧。

    让他们去吧,心里好受点......

    明月悬浮半空,满头黑发无风自动,里面无数点点晕晕的星光银光碰撞,她睁开的黑眸里面一丝人类的情绪也无,冷漠无机质,甚至是夸张点说,宁清秋觉得那里面几乎是全部都是流淌着数据流什么的......

    当然,神秘侧的云荒世界自然不可能像是点开了科技树的文明创造出什么人工智能,但是其实明远存在的性质倒是和那个东西差不多。

    她淡漠的开口,声音也冷冰冰没有人气儿,那叫一个一板一眼:“精神波动吻合,人类种属纯正后裔,数量:三。请先验证自身权限以及血脉灵魂,确认并无深渊感染痕迹。”

    七夜默默地挤出一滴金红色的血液。

    滴落在传送令符上。

    这一个传送令符不单单是他们之前以为的只是传送九州和大唐两界的传送阵的开启钥匙,更是链接明月这个指挥权限系统和母星投影所在也就是封天绝地的核心之一的关键点,也就是说,三样东西缺一不可,命运安排下,他们倒是这么短的时间凑齐了。

    可见那些测算命运天机的神棍们还是很有本事的,要说这里面没有当初天机阁的人的手笔,宁清秋第一个不信。

    修士其实是一个很奇怪的群体,要说他们守规矩,但是他们乃是天地间最为反叛悖逆的一群人,狂妄到叫嚣我命由我不由天,损不足而奉有余,可以说,修士就是天地间最大的盗贼,窃取整个天地的气运。

    而要说他们对于命运嗤之以鼻,对于既定的未来从不承认却又是错误的,正相反,修士对于命运天机的信任度几乎是达到了极致,不然占卜测算天机这些方式也不可能在修士群体中延续了这么长的时间,从一开始到现在,甚至是遥远的未来,可以预见,他们永不会停止探测命运天机的脚步。

    他们既信命,也不信命。

    总而言之,复杂又矛盾。

    封天绝地是他们自己给云荒世界种下的保护伞,但是这也是枷锁,那么他们势必会留下足够的手段让后来者可以合理利用两界壁垒甚至是以此作为反攻魔族和深渊的契机,这毋庸置疑。

    眼前的明月口中的话无疑是证实这一点。

    “血脉检测通过。灵魂测验无误。”她顿了顿,再次说出来的话依然流畅而没有感情,无激动也没喜悦,“来人悬空山一脉传承者,恭喜你,获得了一部分封天绝地的核心控制权,检测到空间波动,是否开启传送?”

    她眼中闪过和令符一样的红光。

    七夜回头,深深地看了她一眼,一切尽在不言中。

    他想说的话太多,这个时候却是不知道该从何说起,所以,等他回来。

    “照顾好她。”

    七夜最后只是对着明远说了这么一句,便是沉声道:“开启,坐标——深渊魔域!”

    魔界的核心地带,他这一次,要独自一个人踏上征途,前路未知,但是知道后方有人守望,所以他绝不会畏惧,他本来,就是一个一往无前的人。

    热血,尤未冷,且开始沸腾。

    下一刻,无尽的红光包围了七夜,骤然的光亮甚至是让宁清秋都是不得不闭上了眼睛,随后再次睁开,眼前已然没有了他的踪影,心中有淡淡的失落泛起,这是他们在一起这段时间以来,头一次两个人真正的分开。

    她深深呼吸一口气,抚摸了身侧冰冷坚硬的炼心剑的剑柄,上面传来一阵剑意波动,像是温柔的安抚,虽然它这个时候甚至是还没有诞生出真正的意识,已然可以感受到主人的情绪,知道她失落,便是安慰她。

    “没事吧?”

    明远有点担心。

    宁清秋摇摇头,目光清明,“没事儿。我没你想的那么离不了人。他出发了去办正事了,我们也不能落后,这就走吧,传送到中土大唐去,去看看你日思夜想的故乡。”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