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七十八章 熟悉的配方......
    宋海很是谨慎。

    但是他却也因为太过谨慎,导致明远开始怀疑他。

    在生死的威胁下,他把问题老老实实的回答看似没有毛病,但是凭借明远对宋海此人的了解,他不是贪生怕死之辈。

    这样的男人,竟然愿意暂时忍受耻辱这么配合,实在是让人不得不怀疑其中必然有诈。

    要不然就是黑白学宫会帮助朝廷在川江大渡口和北疆军队会战乃是假消息,那是专门的设置给明远这样的人的陷阱;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宋海身上有什么必须要完成的重大使命,才让他两害相权取其轻,才貌似毫无骨气反抗他们的要求。

    宁清秋听了明远的解释之后也是深以为然。

    她就觉得某个地方很是矛盾,原来却是宋海给人的前后观感差异太大,明明应该是宁死不屈之辈,竟然还学会审时度势?

    这样的应变在旁人看起来应该是可以说是识时务者为俊杰,但是放在宋海这个当年为了北疆王在战场上面断了一条手臂的男人身上来说,里面就大大的有问题了。

    “那么,黑白学宫怎么办?你不想赶快去找他们吗?”

    宁清秋知道明远是个理智的人,但是随便什么样的人,只要是还有人类的感情,那就一定是会不可避免的拥有一些情感上的软肋,他不是神,在面对中土如此剧烈的变故之下,不论是对于人皇对于大唐朝廷有着多么根深蒂固的信心,但是必然还是希望见到那些熟悉的人,和他们并肩作战。

    “要不然你就让我留在这里盯着这个宋海,我自认实力不弱于他,有心算无心,我的胜算更大。你就启程前往川江大渡口吧,他们需要你,我们兵分两路,也不失为一种好办法。”

    “我知道你是为我考虑,清秋。”明远微微的笑了,眼中闪着淡淡的暖光,捏着她的肩膀,真诚的道谢,“但是......我知道什么时候该做出什么样的选择是最好的,我们有情感,但是同样也有理智,大局才是最重要的,相信就是学宫和明家的人知道我的选择也是不会反对的。”

    “战场多一两个元婴修士,其实真的是没什么大作用,也起不了什么改变。但是清秋,我们若是在宋海身上找到了突破口,很可能就会发现北疆反叛的真相,可能从他们最弱的一点击溃他们,这才是最行之有效的办法。”

    宁清秋佩服的看着他,说着简单,但是在这样的时候,并不是每个人都是可以和他做出一样的抉择。

    知易行难。

    “那好,他们在川江大渡口,我们在五岳联盟的曾经山脉,虽然不是在同一个地方,但是却也可以并肩作战,此心一同。”

    她眼眸澄澈如水。

    明远释然的笑了。

    她能够理解他支持他,让明远觉得自己并不孤单,就像是自己在黑白学宫的师友,京都明府的家人一般,对他信任有加。

    宋海很是沉得住气。

    明远和宁清秋也和他比拼耐心一般,默默地在外围守着。

    因为他们始终对他那句话记忆犹新,他说北疆王不得不反叛,当时宁清秋第一反应就是,北疆王也被魔族控制了,虽然不知道他们到底是用的什么手段,也不知道北疆王是被操纵了还是自己的**野心太过强盛愿意被人利用,但是结果到底是因为他在大唐本就外患重重的时候,让它内部也是深深受创。

    光这一点,北疆王就是罪无可赦。

    不管他有什么理由,他都是对人族犯了罪。

    第四天的夜晚,他终于是半夜摸出了自己的帐篷。

    宋海也是非常的仔细小心了,他的神识这几天几乎是一刻不放松的在周围逡巡,北疆修士们组成的军人巡逻队也是密集的探查周围的风吹草动,明远和宁清秋刻意营造了自己两个人离开的假象,方向自然是川江大渡口那边,宋海对此试探几次之后便是深信他们已然离开。

    不是他粗心,而是明远和宁清秋的隐匿手段太过高明,且蹲守几天几乎可以用一动不动来形容,便是最好的刺客也不过是这样的耐心了。

    于是宋海便是按照既定的计划,开始一个人朝着五岳联盟的山脉曾经的腹部地区行动。

    宁清秋和明远眼看着他走远了,便是对视一眼,紧随其后,但是距离拉得还是比较远,若是宋海发现了他们,那么到时候必然是鱼死网破,他们到时候绝对是找不到宋海苦心孤诣想要在他们面前隐瞒的秘密了。

    要说北疆军队为何要灭了五岳联盟,也许今晚上便是可以真正的见分晓了。

    宋海一路小心翼翼的走着,这片地方已然是被他们探查得非常仔细了,所以他行走的速度极快,当然,目光锐利如剑锋,四处扫视,便是任何的风吹草动他都是会再三确认真的不是有外来修士在周围。

    如此谨慎,引起了明远和宁清秋的高度重视,他们渐渐地跟得更近了一点,因为宋海在逐渐的加快速度,要是他们继续保持之前的状态,倒是会被撇下的。

    宋海走到一片空地,这荒原上每一处都是近乎没什么两样的相同。

    天上的月高高悬挂,清清冷冷的光在大地上照耀,但是还是很多地方是一片片的阴影。

    宋海在一个地方站定,也不知道是根据什么方式定位的,他开始从储物戒指里面陆陆续续的掏出来许多的稀奇古怪的物件,有神奇的药草,有荒兽的牙齿尾巴,有白森森的骨头,有金光闪耀的星辰精金,破布铜罐、木剑石碗......可谓是什么想得到想不到的东西都是有的。

    这是要干什么?

    宁清秋纤眉紧蹙,该不是她想的那样吧,这熟悉的配方......哦不,前奏。

    然后她就发现她想错了,宋海在这里神神秘秘的搞这个仪式,貌似还真的和魔族没什么关联,也不是要开启什么空间裂缝通道的,至少目前这片地方的空间波动一如往常没有任何异样。

    有剧烈动荡改变的,是另一种东西。

    是天地规则。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